长春大法弟子朱淑云所遭受的迫害情况补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一、在长春二道分局被迫害情况补充

吉林省长春大法弟子朱淑云,今年四十七岁,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下午在东盛路亚泰超市对面马路上行走时,被二道分局恶警强行绑架。恶警把她带到二道分局后,非法审问:朱淑云的名字及其住址。朱淑云回答:你们这是侵犯人权犯法的,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不应绑架我。邪党的警察根本不听善言相劝,便穷凶极恶的对她大打出手,拽着她的头发,头按在墙上打她嘴巴子数十个,将她打昏死了过去。

朱淑云头发被拽掉一大绺,嘴都被打坏了,出了很多血,二道分局的墙上、地上、衣服上、脸上都是鲜血。恶警看出血太多,就用白毛巾把她嘴勒住。就这样,恶警还不肯放手,又开始新一轮的迫害,用手铐把朱淑云的两只胳膊背着铐在一起,把她打趴在地,用大被把头蒙上,身上放一把电脑椅子把她夹在椅子腿中间,椅子上坐一个恶警,用脚踩着她的腰部。恶警们把她的鞋脱掉,开始疯狂的殴打,有的打头、有的用竹板打手、脚、腿的。

朱淑云感到全身剧痛难忍,呼吸非常困难,恶警见她不动了,便停手了,把被子、椅子拿掉。朱淑云遍体鳞伤,手、手指甲、脚、腿都被打青紫了,嘴上勒着的白毛巾已被鲜血染红了。

遭受二道分局一个小时左右的折磨后,邪党人员又让八里堡派出所将朱淑云及另外一名大法弟子劫去继续迫害,八里堡派出所、孟岩等人见她伤势很重,将她戴的手铐取下、换上八里堡派出所的手铐,强行推拽到车上。孟岩等人怕曝光,让司机把车开到门口来,将她等押到八里堡派出所一楼的一个房间。这时天已经黑了,戴着满身伤痛的朱淑云,她想到的是告诉警察真相,让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换来的是又一次的折磨及毒打。

孟岩等人把朱淑云的嘴用胶带缠了很多层,手一直都是背着铐着,脚脖用手铐铐住、腿用胶带缠起来,整个身体被捆好躺在水泥地上两个多小时。所长冷长学来了,把她手铐打开,让手下人把捆住她的胶带打开,又来人给她照像,朱淑云的脸已被打的面目皆非,拒绝照像,又一次遭到毒打,被打的昏了过去。

五月十日,朱淑云拉开窗户向世人揭露迫害,又被恶警捂嘴、掐脖子、拳打脚踢又一次被的打昏过去了。到了下午恶警孟岩、王正茂等人见她不说出姓名就把她抻起来往地上墩,王正茂用力踩她的小肚子。到了十日晚上,所长冷长学让防暴大队警察迫害朱淑云,冷长学说:你想怎么迫害就怎么迫害,她还挺年轻的,只要她说出姓名就行,上级给你一大笔钱。就这样朱淑云又被三个警察打骂折磨了一夜到天亮。

十一日,朱淑云又一次拉开窗户向世人揭露迫害,又被恶警拳打脚踢。朱淑云对他们没有恨,九日至十一日在受迫害中一直都在讲真相,告诉他们也是受迫害的,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出党团队保平安 ”,有退出党团队的,有要学法轮大法的,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好了的,有的点点头,有的说谢谢,有的给家人退出党团队保平安的。有的恶警不听真相,吐了她一脸的唾沫,还打她耳光。还有打她遭报应了,胳膊、腿疼的。

十一日晚,恶警让朱淑云在拘留票子上签字,朱淑云说我没有罪,不同意拘留,并把拘留票子撕了。恶警把朱淑云铐在暖气管上,冷长学象疯了一般脱下自己的皮鞋,用皮鞋底打她的嘴巴,用手掐她的脖子,朱淑云又一 次昏死过去了。

等朱淑云醒来时,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她觉的身体动不了,胳膊、腿都抬不起来,伤痕累累的身体,已经不能正常行走。就这样八里堡派出所强行把朱淑云送到第三看守所。

二、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补充

六月八日朱淑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又遭到任枫,刘莲英、于波、陈莉等恶警的残酷迫害。到了第二大队后,大队长任枫打朱淑云三个耳光。强制奴役劳动、强制坐在木板椅子上,朱淑云腿都控肿了,不让盘腿,遭到强制性的迫害。

六月十三日大队长任枫,让刑犯尹春、吴跃华等用胶带把朱淑云的嘴缠很多层,上手铐,抬上死人床将两只胳膊反铐在床头中间六十二个小时,不让吃饭、不能睡觉,指使刑事犯人吴跃华、尹春疯狂的打她并掐大腿里面。

六十二小时后开始给朱淑云灌食;恶警陈莉警医,指使用很粗的管子从鼻子插入食道,由于用力太猛鲜血从鼻子里流出,恶警陈莉还说玩吧,有时把管子插到气管里造成肺内感染、肺出血、口吐血块。警医陈莉知道后不给及时治疗,说灌食就这样。她的身体始终被捆着,每天强行灌食两次,鼻子被插管子插肿了,朱淑云要求任枫、刘莲英无条件打开捆着她的皮带和手铐,拔掉管子,恶警让她保证不炼功、遵守所谓的“所规所纪”才能下床。她不配合这种灌食迫害,她不写保证,大队长任枫、刘莲英、警医吴立平、还有刑事犯,四人按着她灌食迫害,插入鼻子的管子一周也不拿掉了,鼻子肿的很厉害、头痛难忍,朱淑云被死人床上迫害十七天 。

朱淑云受到无人性的迫害,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的折磨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生命垂危,这时才去中日医院检查身体说血糖高,就送到公安医院经检查是糖尿病、严重的心脏病、肺内严重感染,全身的血管都找不到了已抽不出血来了,严重营养不良,如严重贫血,采血化验都困难。这时她们通知朱淑云的家人说朱淑云的身体各项指标都不行了,有生命危险了。在公安医院住院十七天,住院期间,前四天有陪护,身体不能自理,公安医院第四天及第七天时催费,劳教所,卫生所,恶警陈莉警医不但不存费,就在她身体没恢复的情况下,接回劳教所二大队继续迫害,让朱淑云在地上躺着,恶警大队长刘莲英等不让家人接见,身体受到严重折磨伤害。

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恶警大队长刘连英让朱淑云下楼扫雪。朱淑云被迫害的身体根本动不了,胳膊、身体无力起来,因为恶警不让家人接见,又没有棉衣,不能劳动。刘连英就让她下楼冻着,不下楼就让犯人尹春打她,刘连英还不解恨,并动手疯狂的毒打她,朱淑云的头、腿、胸全被打坏,当时便头晕,抽搐不止,刘连英就用电棍电她的手。刘连英不但行凶打人还骂她妈,不让家人接见,害怕曝光并扣掉家人带的水果,把家人存的四百五十元钱强行扣掉,还要求朱淑云拿一千元钱看病,刘连英自称因打朱淑云累的心脏病发作。

与朱淑云一起被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联名为她写上告信给所长如纪检查委领导,在举报信箱投信时发现信箱(劳教所里的)是假的,没有开口,被犯人举报,被恶警杨立秋抢走上告信交给二大队并给投信者加期,

朱淑云被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迫害超出二十多天,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才被释放回家,现在身体非常不好。六月三日二小队于波管教拿出一张空白单据,态度很生硬让朱淑云签字,说是给其结帐,但是单子上连任何数字都没有,朱淑云一看这不是造假吗?因为朱淑云四百五十元钱没有通过本人签字,她们就把钱扣掉了,朱淑云不签字,于波恶警就大骂,大打出手,用拳头打朱淑云的胸部。恶警等到六月四日朱淑云妹妹来接她回家时,威胁及欺骗让家人代签了的所谓签字。

朱淑云就在共产邪党的和谐社会里,受着这样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朱淑云只是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还在邪党的魔窟里、在酷刑下失去了生命、在痛苦中煎熬着、这不得不让世人对这和谐社会产生怀疑及深思。

目前在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三小队,管教贾宏岩对大法弟子强制写思想汇报,谷久梅不配合邪恶,不写思想汇报,六月一日下午三点左右,贾宏岩值班,用电棍电谷久梅数十下,打她六七个耳光,用电棍打两肩,用电棍电两个肩头,把她外衣脱掉,把电棍伸入上身贴肉直接电,电累了虚脱了,缓一段时间,又接着电,一个多小时的折磨电击过的地方全都红肿,谷久梅身上全都疼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