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燕在山东昌邑看守所和王村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马燕,女,现年50多岁,是山东昌邑市科研纸厂的职工,2000年因企业破产而失业。因患有哮喘、心脏病、肝脾肿大、肌肉痉挛、肺气肿、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腰椎盘突出、植物性神经紊乱等多种疾病,不能正常生活。97年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各种疾病全部消失了,全身轻松愉快。在邪党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以后,因她不放弃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从99年7月19日被抓之后,直到现在全家没过一天安稳日子。

1999年底,马燕被非法劳教三年(济南女子劳教所);2003年大年初一被昌邑市公安局非法绑架之后被迫离家,流离失所五年多。2007年9月5日再次被昌邑市公安局绑架,9月21日第二次非法劳教,在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摧残与折磨!38个昼夜生命到了极限,被放回家。

九年来,只因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受尽了江泽民和中共恶党指挥操纵恶警的折磨,丈夫与她离异,孩子无人照管。她父母、家人一直处于精神紧张和心理恐惧中,父亲经受不住这种精神折磨含冤而死。从她的亲身经历可以充份看到江泽民和中共及操纵下的公安、610、劳教所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邪恶本性。下面将昌邑市看守所和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马燕的罪恶曝光。

一、昌邑公安恶警对财物抢劫一空

2007年9月6日早7点左右,昌邑市公安局邪教大队李建彬、杨澜波、韩××、刘××伙同奎聚派出所的十几个人,在事先摸清了马燕的租房住处后,将她的居住房团团围住,然后翻墙而入,没出示任何证件,没表明身份和理由,将她双手反铐。马燕刚要说话,刘姓恶警狠狠地打她的脸,用毛巾把她的嘴和头前后勒住,勒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使劲的摆头,刚要想呼喊,恶警又一阵狠狠的打耳光!一连打了三次,打的她两腮立即肿起来!

恶警们分别在东西两间房屋大肆翻抄,从屋里往院子里搬东西。此时,看押她的刘姓恶警忍不住翻抄床铺及床上袋子里的衣物,将被褥、衣服、生活日用品全部抖搂开仔细查找钱和贵重物品,将床头边上放着的3000元现金迫不及待的装进口袋,生怕别人看到。恶警们在翻箱倒柜时把钱装进腰包,刘姓恶警把马燕推到墙边面朝墙,不让看到他们的恶行。皮包里的5000元现金被奎聚派出所一个恶警拿起来,还有在另处放着的1500元现金被韩姓恶警装进口袋。

恶警们将床单撕成布条把物品捆绑起来,其中有:米、面、花生油、液化气罐、电饭锅、切菜板、洗衣粉、卫生纸、吹风机、吸尘器、衣服、电动车、电暖气、螺丝刀、多用插座、剪刀、塑料桶、电脑、打印机、激光机、手机、刻录机、mp3、裁刀、装订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等。恶警们将所有的财产物品现金等价值约10万元土匪扫荡式抢劫一空,不给任何字据清单。

二、昌邑公安看守所的罪恶

公安恶警韩×、杨澜波等将马燕从潍坊居住处劫持到昌邑看守所,临上车时,她对围观群众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犯罪,警察抓好人了……”刘姓恶警从背后一脚将她踢到在车上,因双手被反铐着,上身扑倒在车座子上,双腿、脚在车门外悬着,较长时间她挣扎着爬不起来,恶警们背后抓住手铐将她提起来,围观群众议论纷纷。

到达昌邑看守所时,邪教大队头目曹寿文和值班恶警高×目光凶恶的怒视着,她一眼便认出在2003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他是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鞭子抽打最厉害的那个恶警,当时他向她问话,她说了一句“不知道”,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吼叫:“你想找死啊,我揍死你!”用皮鞋狠狠的踢她的双腿,顿时她疼痛难忍,青紫红肿的血印长时间未消,在场的警察都不吭声。

当进到看守所第二道岗门时,一个罪犯白某某将马燕的衣服拉链、扣子、裤子的腰带全部拆去,她提着裤子,上衣敞着怀。因她对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讲真相,劝三退,一个女犯杨××被安排监视她,趁她不备,从背后用笤把象疯了一样没头没脑的抽打她!当场马燕的眼睛看不见了,满脸像烧灼一样的疼痛,全身、手、脸立即肿起来,她质问高、王为什么不制止这种恶行?恶警们说:谁叫你喊“法轮大法好”?王说:她打你,我没见,你有证据吗?她挽起裤腿、袖子给它看一片青紫血印,恶警们无话可说。王却回头、低声下气的安慰杨犯:你别累着。杨说:我没事,她再喊我还揍她!

在看守所遭受迫害的第8天,马燕食水难进,嗓子、胃、食道疼得厉害,吐出的都是血水和伴有血丝的东西,口腔、牙床肿起来了。昌邑市看守所赵姓(大队长)、所长孙海波(女)、监管唐生对这些犯人的打人行为支持默许,监室都有监控录像,看得一清二楚,警官是直接的指挥操纵者,犯人为了讨好他们,把行凶打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手段直接向他们汇报,得到他们的认可后这样干的。一次马燕亲自听到杨犯向恶警唐生汇报如何刁难她、打她。

在马燕11天滴水未进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2007年9月21日早上6点,恶警们将她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把她们塞到汽车座位后边很窄(放杂物)的小地方。当到淄博王村后,才知道又被非法劳教了(无任何法律手续)

三、在王村劳教女所遭受的迫害

9月21日早上,昌邑恶警曹寿文、杨澜波、刘××在昌邑北海路快餐店吃完饭后,刘姓恶警掀开后车门对着马燕的脸猛打几拳,说:出了昌邑再收拾你!到了王村一三八医院查体,当时马燕全身抽搐不能走路,被恶警们拖着、架着楼上楼下的抽血、化验、透视,最后曹寿文说:各项检查正常,在劳教所好好改造,然后扬长而去。

马燕被分到二大队,当时共有103人,87人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她不穿囚服、不剪头发、不吃饭(他们认为绝食)、不转化,把她单独关进了挂着大队长办公室牌子的一间房子。后来知道这是专门关押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吃喝拉尿都在里边,直至转化后才能走出这个门,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曾在这里被关押了8个月。这里与外边隔绝封闭开来,白天晚上门窗不开,所有的刑罚折磨都在这个大队长办公室进行,欺骗麻痹着外边的人。

当马燕提出要上厕所时,卖淫犯刘佳、王丽丽说:除非你穿囚服、剪头发、转化。副队长石伟说:对付你们这些人有的是办法,劳教所是强制机关,手铐、电棍就是为你们准备的。马燕说:“原来你们说的春风化雨式的感化和关心全是假的。怪不得谭平云(女学员)来劳教所不到一星期就被迫害死了,连尸体都不让家属看就偷偷火化了;六旬老人史法福一个月就死在劳教所;50岁的宋姓学员在你们劳教所半年被折磨得全身不能动弹,最后你们给打了一针不知什么名的药送回家,一个星期就死了;30几岁的宋述春被扒光衣服让刑事犯活活打死。这都是你们王村劳教所干的,四条人命啊!还有一个没死的马桂珍来到劳教所十一天被迫害的瘫痪,这是我知道的,还有我不知道的死、伤、残究竟有多少?”

马燕当面揭露使恶警们恼羞成怒,吼叫着否认这些事实,并指着她恐吓威胁,从此加大了对她的管制与折磨,连续四天不准大小便,不论她怎么要求,他们就是不批准。马燕开门出去找厕所,被他们拖进屋,憋的肚子疼、手心疼!实在憋不住了尿在地下,副队长对她进行攻击污蔑人格侮辱,吸毒犯刘佳用脚踢她,夏姓女恶警强制她脱下衣服在地下擦尿(当时她尿中带血),用手使劲捏她的肚子。

马燕已半个多月食水未进了,吃什么吐什么,喝点水也吐出来。恶警们以她绝食为由,强行给她灌食折磨。狱医说:你不吃我们就给你灌,这支管子70元,加上手续费30元,每灌一次你拿100元,直到你吃饭为止。她平静的对狱医说:“不是我不吃,是因为我在昌邑看守所和来到劳教所他们打我、骂我、折磨我,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我的胃、嗓子、食道疼痛难忍!什么也吃不进去。我希望你们不要在我身上做坏事,这对你不好,我学法炼功一切会好起来的,请你一定相信法轮大法好!”当她回到禁闭室刚喝下去的盐水和奶粉全吐出来了,伴着绿液和血!

邪党恶徒们逼她坐在一个小塑料板凳上不准动,并且画了一个杠,一超出这个范围就把她连撕带拖的拖回来。马燕的两腿两脚肿的老高,因为她随时讲真相,一遇到人就喊:法轮大法好!刘姓、宋姓恶警用胶带将她的嘴和头前后缠好几圈,用胶带把两只手缠紧绑在两腿上,四肢缠绑在一起,这样根本动不了,坐在小板凳上。这个塑料板凳上面有高出板凳面5毫米的一个一个的尖尖点点,坐在上面屁股被划着,时间一长疼得受不了,特别穿单衣服,刺疼得全身不是滋味!就这样从下午被绑坐在上面,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松开一会儿;再从下午绑坐在上面到第二天上午;晚上被两个吸毒犯刘佳、张惠连打带骂不停的攻击诬蔑,王立芬、辛××两个犹大不停的重复邪恶谎言,逼她放弃信仰。

恶徒们要求她只要不再说法轮大法好、不炼功了,就松开她,她摇头拒绝。马燕已经20多天不吃不喝了,在这种无休止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中,她的身体已经极度消瘦和虚弱,她坚守着一念:死了也不转化。此时她对生死已根本不想了。

恶警们见她已不象人样了,第二天给她解下胶带,戴上手铐到公安一三八医院,连续三次检查发现心脏病、高血压、肝硬化腹水(肚子肿大的象怀孕8个月)疟疾、肠坏死、白血球低于1300。恶警们不相信又把她拉到部队八三一医院全面检查,除了上述病症外又查出胃癌扩散,食道静脉曲张等疾病。两个医院都不给开药了,要求回家治疗,劳教所不得不放她回家。恶警借此攻击法轮功说:你炼功炼的五脏六腑没有一个好地方,你还炼。她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十年了没吃一片药,没打一针,什么病都没有,我来的时候查体不是各个项目都正常吗?今天导致我身体严重疾病完全是你们的迫害和精神折磨造成的”。恶警们说:快要死了还嘴硬。她说:“我死不了,我学法炼功立即会好起来,我要让所有的人见证大法的威力!假如说我真的死了,是你们劳教所迫害死的,你们采用非人的暴力手段对待我、对待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你们是有罪的”!

管教科长陈××临走前仍迫使她放弃修炼,马燕坚定地说:“我不会放弃的,谁也别想动了我,谁也改变不了我,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希望你们别再迫害法轮功了,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天要灭中共,快退出这个中共,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为自己留条后路吧”!政委王军也来假惺惺地问她:怎么样,她们对你挺好吧?马燕苦笑着说:“我来的时候一切正常,现在人已半死不活了。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我们没有做坏事,更没有犯罪,我们只是炼功去病健身、重德向善做好人。我们对政治不感兴趣,请问有这样老实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反党的人吗?所有的预言都说到今天人类将有大淘汰和中共的灭亡,你们被中共所欺骗利用、助纣为虐是在无知的害自己,赶快清醒过来,选择自己的生路,我们遭受这么大的磨难而不放弃修炼,对你们也没有怨恨,完全是为了你们……”。恶警们被中共灌输洗脑已经麻木呆滞的大脑听到这些话似懂非懂。

劳教所看到她的身体已到了死亡的边缘,也怕承担责任,于2007年10月14日放她回家。2007年11月中旬,马燕回家后到公安局要求归还物品和现金,见到李建彬,他不谈归还财产问题,恐吓说:你好了病再把你送到劳教所!恶警们不准她说话把她推出门外。2008年3月昌邑恶警又以“全国两会”为由闯入她家,企图再次绑架未遂。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