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玉林市数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一、黄诺观,男,五十岁,玉林制药厂司机。一九九九年十月和妻子李小梅上北京上访,回来后被玉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月,夫妻被厂开除,连自己买的住房都不给住,之后找市领导讲理才得住。妻子李小梅原来一身病,学法轮功好了,多次被恶警骚扰、绑架、抄家,几万元的存款被玉林市政府搞的什么买墓碑投资,被骗走,搞得生活没有着落,迫害几年后旧病复发,二零零五年四月九日含冤离世。婆婆得知这么好的儿媳去世哭得昏过去。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日黄诺观在贵港老家放牛,被玉州区公安分局绑架、抄家,被玉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关押在黎塘监狱,家中只有女儿一人在家。

二、原玉林辅导站站长何爱萍,女,48岁,在玉林制药厂工作,原有一个好好的家庭,一九九九年七月,由于制药厂恶人对该厂法轮功的迫害,何爱萍丈夫怕受牵连,与她离了婚。何爱萍一九九九年九月底上北京上访被单位开除,并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底,又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日,被玉州区公安分局的国安六一零绑架、抄家、抄走现金6900元、电脑、打印机、一体复印机等(一体复印机是她女儿从美国寄给她的生活费差不多一万元买的)总共有几万元的财物,再一次被玉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宁女子监狱。听说因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警把她的哥哥从美国叫回来,回来后又不让见何爱萍,她哥哥及朋友开车去监狱讲理,恶人看人太多,才让见了。何爱萍有一个女儿,一九九九年才13 岁,其哥哥是女儿的监护人,现在美国。

三、关海滨,男,三十五岁,原广西辅导站站长,在南宁税务局工作,大学毕业,一九九九年被邪党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底上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容县和妻子被玉州区公安分局非法绑架,妻子几天后出来,关海滨被迫害一个多月出来,俩人回南宁找工作关海滨又被绑架。关押在玉林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判刑8年,现被关押在何处不详。

四、唐萍,女,四十多岁,在玉林煤炭公司工作。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早上十点多去讲真相,被玉州区公安分局的恶警跟踪非法绑架、抄家,手机被抄,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南宁女子劳教所。

五、苏诗英,女,四十多岁。被多次绑架、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五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多次被骚扰,零八年被逼流离失所。

六、陈秀芬,女,六十多岁,玉林信访局退休职工。被恶人骚扰,零八年被逼流离失所。

七、卢俊英,女,五十三岁,玉林交通局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玉州区公安分局的恶警何报宇等人非法绑架、抄家、关押在玉林第二看守所近二年,被非法判缓刑。回单位上班被扣工资,多次被骚扰,零八年被逼流离失所。

八、杨伟,男,三十多岁,中专毕业,在玉林市邮电局工作,是单位技术强手。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回来后单位要他回单位上班,玉州公安局不准,因此失去了工作,后来又被非法劳教了一次,大概是两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下班路上被玉州区公安分局的恶警何报宇等人非法绑架、抄家,抄走电脑等,被玉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现被关押在黎塘监狱。

其弟弟杨东,北京清华大学学生,因坚持信仰大法被学校非法开除,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七日被非法劳教回到家,正是在哥哥被绑架的第七天,父母本想杨伟在家可照管被邪党恶警迫害致疯的弟弟。杨东在遭受劳教期间,母亲曾去看过他,看到他当时被迫害得神智不清,手上有烟头的烫伤,杨伟曾说弟弟是被广西地区被迫害最严重的一个。杨东被邪党恶警迫害疯了,可绑架迫害他的邪党恶人却栽赃陷害于法轮功,宣称是学法轮功疯的。母亲没办法只好送他去精神病医院,至今未见好转。

杨伟的母亲,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关押玉林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之后转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杨伟的父亲,未修炼,因家人被多次迫害、抄家恐吓,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很痛苦,二零零六年大年初六去世。

九、刘晓鑫,女,40岁,广西玉林铁路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身患疾病,不能自理。去多家医院治疗不见好,反而更坏,曾在玉林骨科医院治疗说骨头烂了,做了大手术,修补骨头,背脊缝了36针,住了几个月医院回到家都翻不了身,办了残疾证。直到九八年玉林铁路俱乐部有了炼功点,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可以自理,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晓鑫去北京上访,坐车到柳州被车上乘警抓,关押在柳州铁路拘留所一星期放回,到家后被玉州区公安分局一科何报宇,梁干等人,还有城站派出所苏副所长抄家,大法书被抄走。二零零一年元月过年前何报宇、梁干、副所长苏某等人到刘晓鑫家里绑架她,抄家,关押在玉林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关在洗脑班一个多月才回家。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刘晓鑫去玉柴发真相资料被派出所非法抓捕抄家。第二天关押到玉林第一看守所,家人去要人,恶警说她不写“保证”所以不放人,父母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南宁女子劳教所,她坚修大法,家里人去看劳教所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8/181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