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法轮功学员杨小兰遭七年迫害经历(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杨小兰,家住深圳市,户口所在地:广东省增城市。1999年3月份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身心得到了很好的净化,家庭变的和睦幸福。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杨小兰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邪党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判刑,遭受了无数次惨无人道的折磨,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003年4月份杨小兰的非法劳教到期时,增城市“六一零”恶警把杨小兰父亲从四川老家叫到广东,一同到三水劳教所接杨小兰出狱,恶警手里拿着手枪,上了枪膛,对杨小兰老父亲说:“叫你女儿等会儿释放后不要单独跑走,必须与我们一同走,否则我们就会对她开枪,打死她我们也不犯法的。”杨小兰的老父亲吓的一句话也不敢说,在三水劳教所门口接到女儿,杨小兰的父亲对女儿寸步不离。

2006年10月26日,年迈的老父亲再次千里迢迢的从四川省赶到广东省女子监狱接被非法判刑、监禁了三年的杨小兰。杨小兰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强制洗脑、“转化”等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伤害。当杨小兰被带到监狱大门口时,由于长期身心遭受迫害,再次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监狱恶警还无耻的对杨小兰父亲说:杨小兰在监狱时,我们把她当作自己女儿对待,比儿女还要亲。而杨小兰父亲看到的却是,昔日活泼可爱、大方自信的女儿变的苍白消瘦,忧忧郁郁,身体极为虚弱。

杨小兰回到老家,得知在她遭受迫害期间,外婆及母亲经受不住惊吓已经相继悲愤去世。面对空荡荡的家园,杨小兰时常陷入忧郁与恐惧之中。而杨小兰户口所在地的广东省增城市石滩镇“六一零”及综治办的不法人员还经常打电话到四川杨小兰老家骚扰。

由于增城市“六一零”时常打电话到四川老家骚扰,杨小兰的身心得不到安宁,得不到很好的调理,她被迫离开了四川老家,在杨小兰离开四川老家后,增城市石滩镇的“六一零”人员不断打电话骚扰杨小兰的老父亲及弟弟,不断追问杨小兰的下落。

2007年4月份,杨小兰回到已离开七年的深圳市罗湖区莲塘畔山花园家中,找到了居住在香港、近七年未见面的丈夫与儿子。丈夫这些多年又当爹又当娘的一人抚养儿子陈戒科,丈夫变的非常消瘦与颓丧。儿子原本是一位健康活泼的好孩子,自从失去妈妈近7年多的时间,没有妈妈的孩子真象是根草那么无助,儿子告诉杨小兰在上小学时,同学们都嘲笑他没有妈妈,从此性格变的孤僻、易躁。杨小兰的丈夫对她说:杨小兰在三水市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的恶警打电话到香港,叫她丈夫到三水劳教所探视杨小兰,以便利用亲情配合洗脑杨小兰,她丈夫从香港赶到三水劳教所,恶警又称杨小兰不穿劳教服不让探视。当时杨小兰的丈夫有种受到恶警欺骗的感觉。

在非法关押期间,杨小兰的身份证及户口本全被“六一零”没收。她丈夫陪着杨小兰到增城市石滩镇办理证件,户口所在地公安把她俩叫到一间屋中边问杨小兰的近况边作记录,并百般刁难,折腾近一个多月才补办证件给杨小兰。杨小兰与丈夫又到增城市出入境管制局办理户口到香港定居的手续。出入境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讲:你到香港定居的分数早已够格,很快就会批你去香港定居的。杨小兰询问大概什么时间,工作人员答不超过一年就能办下来。可是现在已过去一年多,杨小兰到香港定居的证件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

杨小兰回到深圳家中居住,但曾经遭受迫害的经过始终阴影不散,每当有警车叫,或警车停在家门口,或见到警察,杨小兰就会精神紧张,全身绷紧,变得非常反感见警察、警车。为了不再遭受邪党的监视,杨小兰被迫卖掉深圳市莲塘的住房,于2007年6月底回到四川老家居住。

刚到家几天,增城“六一零”从广州搭飞机千里迢迢赶到四川,勾结当地的“六一零”恶警,威胁杨老把杨小兰交出来,杨小兰的父亲说不知道女儿去哪里啦。杨老说:她又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总是不放过她。增城市“六一零”恶警讲:她户口在我们那里,我们肯定要管她的。杨老说:你们不是想她把户口迁走吗?她要回香港与丈夫儿子团聚,你们把她户口早日放了不就不麻烦你们啦。增城市“六一零”恶警说:上级规定调查她三年,三年之内她表现“好”才会放她的户口到香港定居。

恶警又到牛华镇其弟家中骚扰,杨小兰弟弟的八岁的小孩说:“警察是专门抓坏人的,为什么跑到我们家找姑妈,是不是搞错人啦,姑妈根本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姑妈也不象坏人啊!”

后杨小兰一位亲戚讲:看到牛华镇恶警穿着便服在她弟弟家的楼下门口蹲了一个星期的坑。由于增城市“六一零”的不速之客,令杨小兰家乡的亲朋好友疑惑:它们千里迢迢的跑到四川来说只为见杨小兰一面,怎么会这么简单的事。亲友们都为杨小兰捏了一把汗,很怕她再有什么不测,有的亲友主动保护杨小兰,有的亲友吓的躲避杨小兰,怕受牵连。

杨小兰本想在老家住上一段时间,被增城市的“六一零”恶警伙同当地“六一零”恶警这样骚扰折腾,杨小兰的老父亲无奈的讲:这么多年一直没完没了的,何时才是个头啊?!小兰啊,你再也不能再出什么事,我也再经受不住任何打击啦!

恶警们又到杨小兰弟弟单位骚扰他弟弟交出姐姐下落,一家人又落入鸡犬不宁的地步。杨小兰为了不再让年老的父亲受惊烦恼,再次离开家乡四川,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2007年10月份,增城市“六一零”恶警再次搭飞机从广州飞到四川,伙同当地“六一零”恶警到杨小兰老父亲家找杨小兰,杨小兰的老父亲感到非常烦恼:我女儿又没有做任何坏事,为什么你们不停的折腾骚扰我们。她走啦,不在家住啦!恶警们连续七天到杨小兰老父亲家中追问杨小兰下落,烦的杨小兰父亲天天锁上门一早跑到街上去溜达,等天黑了再回家,杨小兰的弟弟家也遭恶警极大骚扰。

杨小兰办了一张探亲证件到香港看望家婆、丈夫及儿子。由于增城市“六一零”也时常打电话到香港家中找杨小兰,杨小兰的家婆也曾见证“文革”及所闻六四惨剧,对中共邪党充满恐惧,在得知杨小兰要回香港家居住,也怕受到株连,吓的不敢让杨小兰回香港家居住。杨小兰的丈夫急的时常胃痛,说:她又不偷,又不抢,没有杀人放火,没有男盗女娼,她不是坏人。家婆就说:大陆公安还在找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杨小兰被多次非法关押残酷洗脑迫害,虽然得到释放,但中共邪党一到任何其认为敏感时期,就会加倍迫害杨小兰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迫害,甚至杀无赦。今年5月份奥火传到深圳市时,增城市的“六一零”恶警受上级的指派赶到深圳市,到处寻找杨小兰的踪影,并打电话到香港她丈夫家中恐吓:叫杨小兰不要在深圳传递火炬的地方“搞事”,否则对她不利。

中共“六一零”、恶警一再兴师动众,从广州赶到四川,从广州赶到深圳,就为迫害一手无寸铁 的普通家庭主妇。杨小兰修心向善,何罪之有?

在此正告参与迫害的恶警,立即停止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天灭中共在即,不要当了邪党陪葬还不自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