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汪清县崔光泳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2008年5月29日晚,吉林省汪清县东新乡转角楼村朝鲜族人崔光泳含冤离世,他年迈70岁的母亲痛苦万分。

2007年10月12日,知道自己是乱用职权而心虚的警察,声称镇上要开会,欺骗崔光泳去一趟。崔光泳和年老的母亲以农忙为由拒绝走,恶警欺骗说保证2个小时后就送回来。老人再三确认2个小时后准保送回来之后才放儿子的手。

淳朴善良的百姓哪知道恶党人员的话根本就不能相信的,他们是张口就说谎的东西,来之前就预谋策划好的。恶警那天骗走崔光泳后根本没有去什么开会场所,直接劫持在已经抓捕11名大法弟子的一辆大客车里。晚8点多,几十名警察把大法弟子们劫持到汪清县公安局民警训练基地进行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

崔光泳,男、38岁,以前他是转角楼村会计。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当会计10年期间从来没沾过公款一分钱,学法轮功“真、善、忍”后更是为农民负责为村里负责的态度做好自己的会计工作。但贪污腐败的村长李英植很讨厌两袖清风的崔光泳,做贼心虚留着清廉的会计在身边他心里总不安,所以总是想把这个会计职务除掉,但怎么也找不了免职的借口。

1999年7月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开始了。转角楼村邪党人员多次找崔光泳所谓的“谈话”,逼迫他不要炼法轮功。在巨大的压力下,崔光泳始终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且默默的做好会计工作。2003年一位大法学员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摧残下违心的说出崔光泳给过他一份真相资料的事情。

恶人村长李英植知道消息后带头领着一帮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绑架崔光泳。他们逼供崔光泳说出那份真相资料的来处,恐吓他,殴打他。甚至独自关押一个房间里打开窗户后扒光衣服(只留内裤)让蚊子叮。虽然是夏天,但北方的夏天,特别是晚上,屋里是很阴冷的。不管恶警使什么恶招,崔光泳始终回答真相资料是自己地上捡的。

这样折磨崔光泳10天,恶警没得到任何迫害证据,没办法把他释放了。释放之前,村长李英植从崔光泳母亲那索取3000元,说是交钱才释放。(李英植因为贪污太多,愤怒的村民2007年春天联合起诉他,已经被免职。)

崔光泳出来后没多久,看透恶党邪恶统治的他辞去了会计的工作。虽然当过十年的会计,他时时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没有贪一分公款。村长这10年来发给他的工资薄之又薄,一年工资不到一千元。

2007年刚过新年,汪清县国保大队队长管清友领着一大帮警察突击搜查崔光泳家,以他上非法网站(实际是国外网站)为由非法搜查来了。恶警们气势汹汹,但这一次也是没有找到迫害的证据,非法搜查半天,丢了一句“不要再上非法网站了”之后掉头走了。但他们始终不间断对崔光泳的监控和迫害。

2007年5月份,国保大队还是派下属派出所警察把崔光泳的电脑给没收了,2008年4月份崔光泳才要回来了。

因为恶警经常突击崔光泳家,他年迈70的母亲一听到敲门声就发抖,担心儿子被非法抓去迫害。崔光泳家平时也是总被人监控,家里电话也被监控。家里来外地亲戚朋友,也有人过来窥视,根本谈不上有公民的人身自由。

崔光泳家是4口人,两位年老的父母和有脑膜炎后遗症的哥哥。他的父亲是卧床40年的长期患者,身体虚弱,一年大部份日子是躺在炕上度过的。家里主要是靠他和年迈70的母亲干农活的微薄的收入来支撑,所以家里很贫困。2007年10月份,正是农忙季节,但当年秋他的哥哥出了事故,不幸肩膀和胳膊骨折不能干活,雪上加霜,繁重的农活都压在消瘦的崔光泳一个人身上了。人少活儿多,崔光泳起早贪黑拼命的干活。

2007年10月12日,县国保大队长管清友下达了非法抓捕12名大法弟子的命令。恶党人员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他们只是为了保他们的权力而为,不管你犯没犯过法,不管农忙季节,家境有多么困难,身体状况怎么样,他们觉得对自己的权利有威胁就不管黑白乱抓人、乱迫害人。包括崔光泳的12名大法弟子,被恶警以各种流氓方式绑架、非法关押在位于原新兴乡三道沟村往北十几里的汪清县公安局民警训练基地洗脑迫害。

10月25日恶党的十七大开完后才释放了这些12名大法弟子。但这14天里,在潮湿阴冷的基地里,精神上肉体上的折磨使崔光泳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严重。当时被恶警劫持的时候因匆忙穿的很单薄,10月中旬的北方是很冷的,村里人已经早晚都穿棉袄。

回家后,年仅38岁的崔光泳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越来越不好。炼法轮功11年来身体一直健康、没得过病没吃过一粒药的崔光泳,不得不买点药、边吃药边硬支撑着干活。治疗也不见效,最后一直卧床难起,于2008年5月29日晚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