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高中教师徐家玉多次遭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徐家玉是齐齐哈尔富拉尔基第一重机机械集团公司第五子弟高中语文教师。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恶警酷刑折磨。目前徐家玉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劫持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深夜徐家玉被富拉尔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在东重后面的派出所被恶警用擀面杖毒打,两恶人用脚踩着擀面杖擀右脚面,用手铐铐着不让睡觉。

四月二十一日徐家玉被绑架到富拉尔基长城饭店一楼东侧富区刑警三中队密室中坐铁椅,被戴摩托车头盔,反铐,被用杂志抽脸,下午又被关进厕所,绑在便池上,被恶徒用高压自来水喷射,深夜双手反背吊挂在厕所中。非法用刑、非法拘禁到四月二十二日下午,被非法关押到富拉尔基看守所。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徐家玉被一伙恶警突袭。恶警从牢房门把她叫到走廊,从背后突然套上黑布头罩,她趿拉着不合脚的棉鞋被踹被架到一辆车上,被劫持到富拉尔基郊外后库勒渡村公安分局的秘密审讯点,随车带去的铁椅和度假村东厢房北山的三角支架滑轮都是行刑的刑具,三中队队长梁剑飞还声称随身带着夹手指、脚趾用的刑具。富拉尔基公安分局副局长栗凤林指使打手们,剩一口气就行,刑警副大队长李瑞新策划全过程。

四月二十六日晚上徐家玉又被恶人蒙上黑头罩用大木板打脚,用铁东西挠脚心,然后拽到东厢房北山三角支架上大挂,吊在上面用大木板追着打。人被打的旋转,又放倒在地上,恶人穿着皮鞋踩在徐家玉的脸上,又上大挂,又用大木板打,又解下来拉到院子里坐铁椅子,用凉水浇,再拽进屋内反套在椅背上,又拽到院中继续坐铁椅子,再用凉水浇,这样反复多次。四月二十九日徐家玉又被恶警非法关押到富拉尔基看守所,被迫害的身上伤已成紫色,双手臂都不能抬起。

二零零二年七月徐家玉又被非法关押到龙江看守所,并被秘密审讯,龙江法院开庭时,没有通知徐家玉的亲属和工作单位,不允许申辩,胡乱走过场。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一日徐家玉被非法抓捕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在一监区遭受迫害, 监狱利用刑事犯监控大法弟子,在一监区徐家玉经常遭受刑事犯谩骂,被恶警用塑料片子抽脸,三月九日被押到监舍“严码”,坐小塑料凳由刑事犯看管,不许随便乱动,这期间还用音箱放最高音量,用噪音伤害身体健康。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徐家玉被送到新成立的十三监区强行“转化”,每天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强迫看、听诽谤大法的录像,恶警组织刑事犯车轮战术逼写所谓“四书”,强行逼近放弃信仰。恶警用刑事犯严密看管徐家玉,睡觉时腿都不能打弯,就这样十三监区副大队长贾文军夜晚还找她谈话,徐家玉连休息权也被剥夺了。徐家玉的丈夫重病住院期间,恶警和刑事犯用亲情威逼“转化”,徐的丈夫去世后,她们还造谣说监狱拿了多少万给徐的丈夫做手术。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邪恶之徒见“转化”不了徐家玉,就把她转到三监区继续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各监区近期情况

三监区(原五监区):日前有十六个法轮功学员,二楼有:朱凤英(日本华侨)、孙金魁、王明艳、王洪洲、王丽华、石秀英,一楼东侧有:王爱华、贺春华、王艳、王丽文、李景伟、一楼西侧有:王秀丽、尹海珠、邵影、王玉卓、徐家玉。

四监区(原七监区):二楼西侧:巴里江等经过绝食抗争迫害情况有所改变。三楼:雷敏、韩少清、吴玉兰、张晓波,四楼:冯淑荣、王金范等,五楼:娄维明、范国霞,六楼:张丽、胡爱云(目前绝食抗议要求释放)、张丽萍、刘春兰、苑占绪、李振英等。前楼:宋亚云、文杰、战杰、刘坤等。

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恶行(听出监刑事犯人讲的)

原三监区副大队长夏凤英(曾任一监区副大队长,专管迫害法轮功),收刑事犯人的钱,要给刑事犯办“假释”,但没给办,刑事犯出狱后举报夏凤英受贿,夏因此被扒装,关进看守所(七处)等待判刑,后来被取保回家。可现在夏凤英居然又着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检验科上班了。

“610”在监狱改为“邪教办公室”,原主任肖林下台后,有集训队任大队长的吕晶华就任,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把大法弟子王金范扒光上“大挂”,抽大法弟子嘴巴。

原三监区大队长杨华,因两犯人打架,其中一人用刀把另一个人捅死,杨为保住自己的位置,把自己家的楼卖了才平事。

病犯监区大队(称赵院长)平时对待犯人特别苛刻,在对大法弟子方面更是如此,如有绝食抗议者她都会加大迫害,给灌食等。一天下大雨,她去监舍被门把脖子夹住,整个身体在外面被浇,在她身后雷声咔咔作响,犯人见了没有帮她的。其同事说这是“报应”。

注:后两条是听刚出监的犯人讲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