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

邪党头目组建洗脑班

自恶党非法打压法轮功以来,贵州省公安厅副厅长林连华(兼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等不法官员,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为了自己的升迁之道,不分是非善恶,利用手中权力,花费数百万元,在贵阳市烂泥沟修建了迫害法轮功的洗脑基地,一直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至今。该洗脑基地由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头目姓蔡的书记具体负责,并从各市级单位抽调人员参与迫害,进行所谓的“帮教”。九年来,贵州各地在政法委610、公安局的部署下,纷纷行动,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送进此黑窝,造成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该洗脑基地对外称“贵阳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即贵阳烂泥沟洗脑班。

号称“保密单位”

贵阳烂泥沟洗脑班位于贵阳市花溪区金竹镇烂泥路,即贵阳市花溪区金竹镇市看守所、贵阳市第七中学分校旁,对面是贵阳市公安局保安培训中心。该洗脑班号称“保密单位”,从烂泥沟大路上的第七中学分校路口进去一百米左右的地方。从大门就可看出此处的诡秘,大门正对面是影壁,门上只挂着一块“来人出示证件登记”的牌,从大门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大门由保安把守,除它里面的工作人员之外的任何人要进去必须持有市政法委开的探视证明。大门进去是洗脑班的外院,平时连那些所谓的“帮教”,也就是“包夹”,都不得到外院活动,法轮功学员就更不要想了。又一道铁门进去是内院,里面看上去绿化搞得很漂亮,还有羽毛球场,四周的墙上喷着“贵阳市法制培训中心”,粗一看还以为是个什么好地方,再看墙上喷着的那些所谓反××的口号,才感觉到这里阴森森的气氛。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两层小楼在内院的最里面的角落里,看上去更是鬼气森森。里面的管教互不称姓名,而称为某某老师,并由三个管教,其中一个为主,两个为副,24小时监管一个法轮功学员。

非法的私设监狱

贵阳烂泥沟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其实是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是恶党迫害法轮功的法西斯集中营。学习班成批的监禁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二十来岁的学生,这些信仰“真、善、忍”并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被强制抓去或用骗术骗去,并被严重侵犯人权与人身自由,一进“洗脑班”首先对学员全面搜身,将所有物品搜干净,接着将法轮功学员监禁在摆放着三张床的小屋内,长期不让活动,并每天24小时的受到包夹人员的监控。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洗脑班的不法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陷法轮功诽谤大法的书籍、光碟,然后要求写认识,如不按要求写,就认为认识不到位,然后就叫反复看、反复写。包夹人员不断的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让家属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如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或是被送劳教,或是长期关押不让回家,而且洗脑班所有高额费用由法轮功学员承担,甚至被非法开除公职、使学员家属、子女要受牵连。

洗脑班中的行恶者

贵州省贵阳市烂泥沟洗脑基地:由贵州610直接在背后操纵,指挥。洗脑班里所有帮教人员,由公安,和省市级政府直属部门抽调和指派(在职和退休都有),他们的姓名,单位,住址不透露给任何人。洗脑班里一个主要负责人大家称他为“林书记”,包夹人员则由法轮功学员单位或自己所在的居委会自行安排指派,但都必须听从帮教的命令和指挥。同时单位还要替每个法轮功学员交4千元的洗脑费用。

洗脑班的帮教和包夹人员大多数是从社会上招来的下岗职工或无职无业人员以及寻职的大学毕业生(这些人多是不明法轮功真相者),他们为了得到600元的工资和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可得到的奖金,就不断的给法轮功学员施加精神压力。同时,法轮功学员的单位、部门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或升迁,违背良心的助纣为虐,也干着危害自己、危害家人的事。其实洗脑班的包夹为临时聘用人员,每抓一个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来洗脑,都是事前计划好,定好时间,才由“管教”到贵阳市总工会办的下岗工聘用中心,去找两个下岗人员来当包夹,月薪四、五百元,24小时上班,负责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陪吃、陪住,每天写学员动向的报告,还要写自己的学习心得,因为他们首先也要被洗脑,610头子经常也要给他们上课。这些包夹也没有自由,不能随意到前院活动,若学员绝食他们就不能请假回家,直到学员吃饭为止。这些被蒙蔽来的包夹人员,有许多看到这里的真相和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惨状后,连工资也不要就走掉了。610办公室为维持这个洗脑班,只有靠频繁的换人和高额的津贴了。拿人民的血汗钱迫害修大法的好人,天理难容!

迫害内幕

洗脑班对学员洗脑的办法主要是长期的、密集的谈话和看光盘进行精神轰炸,并长期非法关押,以此消磨学员的意志。对绝食的学员用反复、酷刑灌食来折磨,迫害到生命垂危时又送到位于贵阳市太慈桥的公安医院的五楼禁闭医疗区去继续迫害,接着再押回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有一辆白色的“金杯”牌面包车,(车牌号为“贵O-A0360”),该车主要是接送这些“管教”人员上下班的交通车。

洗脑班有两层楼,楼上非法关押女法轮功学员。楼下非法关押男法轮功学员,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二个包夹人员包夹,三人同吃,同睡一间房,房内放三张床,一台电视机,一台VCD.门锁的安装以正常门锁安装相反,锁扣在外,锁眼在内,门锁上后外面可以随意打开或反锁,而里面只有用钥匙才能打开,以便严密监控。每扇门上都装有猫眼。帮教可随时在外面观察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活动情况。每个法轮功学员除两个包夹人员外还有两个帮教人员,他们不露面而是在背后指挥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每天给学员放污蔑大法的光盘,电视机与人的距离只有一米远,除睡觉外不停的播放此碟。使法轮功学员闭上眼睛碟里的内容和影象就会在脑海里浮现。洗脑班的食堂内都贴满污蔑大法的图片,还有一些称“内部资料”的书叫法轮功学员们每天看。书上全是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李老师的话。包夹不准法轮功学员外出走动,连靠近门边都不行。只有上厕所或去食堂打饭,才能走出房间。但这过程都有包夹人员陪同,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也有包夹人员先到厕所走一趟确保走廊,过道和厕所内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后才陪同该学员上厕所。恶徒们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见到面,还在每个房门外挂上门帘,使学员们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学员被软禁在这洗脑班。(大多数在洗脑班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是由单位或居委会以各种借口骗去的,如安排工作,填什么表。开什么会等等。)

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恶教长期关在一间小屋里,上厕所、洗脸都要报告同意后才能去,同时每天承受邪恶的精神折磨,邪恶帮教会主动找被害人谈话,诽谤大法、诽谤师父,故意激怒你,逼迫你写感想,接着写“三书、五书”再从其中找出你的漏洞穷追猛打。如此长期魔你,使被害人心烦意乱,情绪不稳定。被迫害得反应迟钝,无精打采、甚至精神失常。

如果法轮功学员对法理认识不清,邪恶之徒就会顺着这点进行邪悟引导;如果法轮功学员有怕心,邪恶帮教就会威胁说:不转化就送去劳教、劳改等;如果这些手段都无效的话,邪恶之徒就把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个只有6平方左右的房子里,强迫看谤师谤法的邪恶宣传,并施酷刑,逼法轮功学员坐在没有靠背的独凳上,身直脚正,目不斜视,直至坐得昏沉恍惚,坐得双脚发肿、肚子消化不良,饭也吃不下去,腰酸背疼,全身酸疼,双手拿筷子都觉得吃力。而且不让睡觉,使人都处在昏昏沉沉神志恍惚之中。对那些在长期恐怖威胁被迫妥协之后出来的人,恶徒威胁不准上网披露洗脑班里的情况。不然被知道后就立刻抓人送去劳教。

洗脑班还有一个“医务组”,由两个女的负责,年纪大的姓杨,年轻的姓黄,都是从贵阳市的医院抽调来的。这两人主要负责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用残酷的灌食来折磨绝食的法轮功学员。

犯罪头目

洗脑班的头叫林清,男,30多岁,人称“林书记”,该人原是贵阳市小河区政法委书记,因迫害法轮功得力,被610办公室调到洗脑班负责洗脑班的全部事务,此人开一辆(车牌号为“贵O-A7088”的警用车)深色桑塔纳轿车。林很阴险,不在迫害学员的现场露面,只搞黑箱操作。洗脑班的所谓“管教”人员分成两组,一组负责女学员,二组负责男学员。一组的负责人是一个40多岁的女的,姓王,戴个眼镜,身材瘦小却很能说,有心计,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任命为组长。二组组长姓卢,男、40岁左右,一脸的络腮胡,看上去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打手型人物,该人当兵出身,原是贵阳市工人文化宫的工作人员,因想进入政法系统吃公务员的饭,就通关系进到洗脑班里来拼命表现自己,该人心狠手黑,为达想进政法系统目的,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快遭报应,手臂骨折),但还不醒悟。该人初见学员时故意表现自己的豪爽,说话伪善,好让对方放松警惕。据卢当时透露,2002年10月洗脑班成立时有四、五十个“管教”,现少多了,真是一天不如一天。有时会在私底下抱怨自己想要进公务员队伍的愿望是越来越没指望了。并有人还透露洗脑班曾酷刑灌死过法轮功学员。洗脑班的其他“管教”人员大多从政法系统的各个部门、法院、检察院等抽调来组成,有些临近退休者,有些为着高额的津贴而来。洗脑班的管教也有些善心尚存者,看到这里的真相,不忍心再助纣为虐、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决心不再要这丧失良心损德的钱,都尽量争取离开这罪恶之地。

迫害个案

简而言贵阳烂泥沟洗脑班与恶党所建的迫害法轮功其它黑窝一样、迫害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罄竹难书,以下仅列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少量个案可见一斑:

贵州法轮功学员罗祖华,女,现年71岁,副处级干部,住花溪干修所。99年7月20日恶党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罗祖华仍坚定大法修炼,积极讲真相。2000年12月被非法处以劳教二年,劳教期满后,贵州军区政治部不准放人,又从劳教所把罗祖华秘密押到贵阳市610办在烂泥沟举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当时据知情人透露,因罗祖华不屈服被长期关押。被迫害得不成人样。

贵州机械化施工公司法轮功学员张德贵,57岁,原在公司开推土机。已退休,2003年12月15日,被施工公司工会康主席与恶党谢书记骗送送洗脑班长期迫害。

刘远珍,女,62岁,2005年12月12日,贵阳市小河区610不法人员郑义及公安恶警6-7人闯入刘家中,强行绑架她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进行迫害。刘远珍绝食7天抗议迫害,生命垂危。在家人强烈要求下,“610”被迫放人。回家后,恶警经常来家骚扰她,使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6年5月11日含冤离世。

贵州贵阳市二戈寨地区法轮功学员石登灵,在都匀监狱遭受了五年的残酷迫害,于2006年9月才获释回家,2006年12月21日再次被610伙同当地居委会、派出所绑架,直送贵阳烂泥沟洗脑班迫害至今。使其失去父爱五年的幼女心灵再次遭受重创,使花去几万元、刚刚死里逃生的石登灵的老母又一次遭受严重的打击。唯依靠体弱妻子维持一家生计。

2006年6月20日上午,贵州省黔南州政法委召集都匀市文峰派出所、都匀市610办公室(主任罗忠福)、文峰办事处(吴书记)、黔南州电视台、州卫生局、军供站等单位负责人,在州政法委开秘密会议,政法委书记在会上编造说:现在已经过笔迹鉴定,确定有5个人邮寄过真相资料,其中都匀市4人、贵定市1人。要求这5人的单位或办事处出人出车,无论如何也要把上述5人骗出家门,由随行便衣强行绑架。并强调一定不能走漏风声。

在当日中午1点多钟,都匀市文峰派出所、居委会(2人)、市公安局一科等部门约十余名不法分子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入法轮功女学员周云家。当发现周云不在家后,这些恶人又赶到周云上班的单位抓人未遂,最后追到黔南州林业局附近,将下班回家的周云强行绑架,直接劫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

同时黔南州卫生局副局长、州卫生局人事科,带着司机开着车到法轮功女学员魏天兰家,骗魏天兰说局长找她有事,把魏天兰骗到州卫生局,然后劫持直接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

黔南州军供站职工梁正凤,也是被单位副经理骗到住家楼下,由黔南州政法委610办主任苟德伟直接监督,并劫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向世庆,2007年4月9日在贵阳市月亮岩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4月11日贵阳市南明分局又非法抄了其家,向世庆被非法送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至今。

贵阳电厂职员张菊英,于2007年10月敏感日,在上街购物路上,被非法绑架并抄家,直送贵阳烂泥沟洗脑班迫害,不久被贵阳610办非法判送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其家人向贵阳法院、检察院申诉未果。恶党恶法从来不对法轮功讲什么公道!

贵州贵阳市陶祎教师被劫持到烂泥沟洗脑班迫害。陶祎老师所在学校冯其毅(男,三四十岁左右,电话13984189629)勾结当地派出所刘松警官(电话13984853664),对陶祎进行长期的跟踪监视,2008年3月15日晚将其绑架到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洗脑班迫害。陶祎的母亲(七十多岁的老人)一直在营救女儿,到贵阳市乌当看守所看女婿,恶警不让看望,陶祎的母亲为了营救陶祎、包健伟夫妇,日夜奔走各个部门,疲惫不堪,人瘦了一圈,到现在还是没有看到人。

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法轮功学员刘安琪(音)、胡某某夫妻俩于2008年,过年前去贵阳市开阳县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被当地公安绑架并非法拘留15天后,由贵阳市小河区610办接回并送往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

罪恶必将受到惩罚

以上仅为迫害贵州省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我们要问:这些只为说句真话、做个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何罪之有?!但却被逼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而当他们被株连的亲友,为此承受巨大精神痛苦时,那些参与迫害的不法人员又良心何安?!迫害、酷刑即是恐怖行动,恶党政权就是一个恐怖主义政权!人间正道要毁灭的是恐怖、腐败、假恶斗,复兴的是文明与善良,解体恶党是历史的必然!谁能挡得住?!目前,全世界都在强烈呼吁必须立即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所有迫害修炼“真善忍”好人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必须立即解体,!还正义于人间!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追查国际”全面启动了“全球监视追踪系统”,涉案凶手和直接责任人会被列入全球监视追踪名单。“追查国际”全称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成立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对中共当局在中国大陆以及在海外对法轮功迫害的事实进行大量调查,并将在适当时机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司法追究,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本组织从即日起对上述迫害案立案追查。贵州省贵阳烂泥沟洗脑班也与其它迫害法轮功黑窝一样已被列为追查对象。

善恶必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在此奉劝还在为暂时利益私欲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千万不要一叶障目充当恶党的殉葬品。试想:迫害法轮功八年多来恶党从未发什么“红头文件”只是口传,而且还让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单位出钱协同迫害,因为那些参与者怕留下历史的罪证。因此,你们唯有赶紧明真相,悬崖勒马,停止罪恶行为,将功补过,善待救人于水火的大法与法轮功学员,听救人的呼唤,积极退出恶党一切组织,弃恶从善,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不然,等恶报降临悔之晚矣!

相关人员和电话: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恶党所谓的“法制中心”)0851-3762696。

贵州省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部份人员名录主要头目,林青(书记),男,手机号:13308500103。

一个姓刘的主任,男,五十六岁左右,是帮凶人员。

徐纵华,男,洗脑工作具体负责人,(手机13885150608)

王××,女,岁,市妇联(手机13678502890)

禄强,男,38岁左右(手机13985164311)

恶警,江华(音)男,29岁。

贵阳市金竹镇烂泥沟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禄俊,十分邪恶,强迫法轮功学员回答污蔑大法的考题。此人身材偏胖,长着络腮胡。(手机:13985164311)。

此外,还有一个姓马的博士生、姓杜的30多岁妇女、姓杨的40、50岁戴眼镜的妇女在参与迫害。余者有待继续曝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