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法教班”阻止申诉,多次迫害张伟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2007年6月,湖北省武汉市610又开始大规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办所谓的“法教班”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正在江岸区劳动局工作的刘芳,不仅自己竭尽全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出主意帮助610招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刘芳让江岸区劳动局工作的丈夫张勇与江岸区劳动局联系,直接利用劳动局人才市场来帮助610招人。有的人不知情被招聘,当到“法教班”一了解具体工作,原来是看管法轮功学员,还要参与动手打人,就拒绝了。

江岸区劳动局在人员少、招不齐的情况下违法乱纪,利用当时国家对提前退休、暂时拿不到退休金的那部份人的优惠政策补贴给招来的人(本来这个优惠政策要求很高,很多人拿不到,必须具备是在个体企业打短工,工资低于500元),“法教班”参与迫害的人员都不符合这个条件,江岸区劳动局却给这部份人大开方便,简化了在“610”迫害人员的申请手续,只要有610盖个章子就可以。是凡提前退休,男的超过50岁,女的超过40岁,是江岸区委610的名额,包吃包住,享受民政局每月750元补贴。

下面,是江岸区委“法教班”迫害大法弟子张伟杰的部份事实。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法教班”的性质,“法教班”是江岸区委610办公室开办的,也就是它不属于政府、司法机关。它是共产邪党的一级组织,就是说共产邪党一级组织实施了对大法弟子张伟杰的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它有什么权力抓人,关押人,并要被绑架的人“服从管理”。张伟杰抵制这种非法抓人、非法关押;张伟杰一次次提出要见人大、检察机关和有关部门谈自己是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张伟杰坚持公民的权利,给有关部门写申诉信,揭露他们,却成了不“服从管理”。 这种阻止张伟杰写申诉信,和揭露610的迫害行为才是真正在破坏法律实施。

在张伟杰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的家人四处打听,直到2007年5月中旬,才打听到他的下落。当张伟杰的家人到江岸区委洗脑班探望时,为了阻止张伟杰的家人见到张伟杰,洗脑班的打手们把张伟杰强行锁在房间里,钉上窗户,拉上窗帘,在房间里大声播放对“法轮功”的造谣录像。并让两个人把他按在床上,致使床板松动。参与者一个叫邱东升(家住武太闸,无业),一个姓敏的(汽车公司职工)。锁门的是刘芳(女,江岸区劳动局工作,中共江岸区委派到洗脑班担任支委),邓启和(男,无业,原冶炼厂职工,后踩麻木,来江岸区委洗脑班当司机)。还有当时洗脑班的邪党书记霍敏(女,江岸区委党校副校长)。这是他们给张伟杰定的“破坏法教班公共设施”证据之一。

因为张伟杰的妻子帮他寄申诉信,江岸区委610办公室头目胡绍斌恼羞成怒,扬言一定要把张伟杰的妻子抓起来,因为张伟杰的妻子代替他往省委、区人大、区政府传递申诉信。2007年6月8日张伟杰妻子再次来看他时,胡绍斌让刘芳打电话给谌家矶派出所,110警车将张伟杰的妻子强行抓入江岸区委洗脑班。这是打击举报人,阻止举报人举报。为了怕张伟杰见到妻子,他们将张伟杰锁在房间里。当他提出上厕所,刘芳不同意时,张伟杰把门锁拉开。当时110警官进来说,不能不让上厕所,当时锁门的是刘芳,书记霍敏,在场人员有邱东升、邓启和。张伟杰告诉110警官:“他们是非法绑架、非法关押。”要求调查他们。110警官说他管不了。张伟杰问:“为什么把我妻子抓到洗脑班,”110警官说:“为了核实一些事情。”张伟杰问他:“哪有把人抓到这里来核实的?110出警程序哪有这一条?”他不回答。这就是所谓的“破坏法教班公共设施”证据二。

面对这种绑架,非法关押迫害,公安机关及有关部门显得这么无动于衷,甚至参与迫害,无视法律、法规。对受害人的举报显得这么麻木,可以超越正常法律程序,抓人、打人、关押。在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这种违法行径尤为突出。

张伟杰每次被转到新地方关押。接收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话,是他们送来的,我们这是工作。好象他们没有责任,是前一个地方送来的。这是推卸责任的借口。然而他们的“工作”却是对大法弟子进一步加剧迫害。从法律意义上讲,在这一系列犯罪中,这些所谓的“工作”都是同案犯,是职务犯罪、渎职。从道德角度来看,这种解释是没人性的、不讲道义的。按照这种观点,是否参与犯罪是无所谓的;是否是冤、假、错案都没有关系,都可以不用考虑应该承担的后果。

胡绍斌几次指使刘芳、邱东升等人抢走张伟杰给各级政府、人大、检察机关写的申诉信。说申诉信到他那儿就行了,他可以代表人大、检察院、各级政府。并让人不准给张伟杰纸和笔。这是阻止举报,是职务犯罪。胡绍斌多次扬言:610就是当今的盖世太保,掌握军、警、宪、公安、司法、监狱。想抓就抓,想关就关。极其狂妄。

江岸区委610办公室头目胡绍斌命令“法教班”的人不允许法轮功学员看任何报纸、电视新闻,不让张伟杰知道任何外界的消息。2007年7月,张伟杰无意中看到报纸第一版登了一条消息:天津人大主任宋平顺自杀,生前已定他违法违纪。一般人对宋平顺没什么了解,宋平顺是原天津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他一手制造天津1999年4月镇压法轮功事件,引发了1999年4月25日万人去中南海上访,引发在中国非法镇压法轮功。如今面对国内外民众对这场非法镇压法轮功越来越反感,走投无路的宋平顺自杀了。当张伟杰提到这个新闻时,身为610官员的胡绍斌了解宋平顺的生平情况,他突然暴跳如雷,追问当时“法教班”书记霍敏、“法教班”支委刘芳,问他们张伟杰是怎样知道这条消息的,并让610的人强行把张伟杰架去看对法轮功造谣的录像。

2007年7月10日,胡绍斌指示市610一个叫左大文的处长,带着胡绍斌司机张剑,区610一个姓何的,还有江岸区委法教班新招来的保安江明亮(家住二七街)等人,对张伟杰大打出手。当张伟杰指出录像中造假疑点时,他们恶狠狠的说:“就你明白。”他们知道这些东西是假的也要这么干。张剑叫嚣:“都你这样,这个‘法教班’没法开了。”

2007年7月30日,当张伟杰的第二封申诉信发出去后,胡绍斌气急败坏的亲自带着左大文、张剑、区610姓何的、保安江明亮、詹才旺(家住杨汊湖,儿子是江汉区城管)私设刑堂,对张伟杰大打出手。张剑叫道:“把我们的丑事都说出去了。”胡绍斌叫嚣:“打死他!打死他!”并让这几个打手把张伟杰按倒给胡绍斌下跪。胡绍斌再次声称:“610就是今天的盖世太保,掌管军、警、宪、公安、司法,想抓就抓,想关就关。”区610姓何的扬言:“你别想再见你的家人了。”

2007年8月9日,胡绍斌带着左大文等人再次来到洗脑班逼问张伟杰,胡绍斌说:“‘610就是今天的盖世太保’这句话都告诉谁了,为什么上了网。”胡绍斌说:“我已经跟省、市领导反映了,对张伟杰要重拳出击,打死他!”在胡绍斌唆使下,张剑用东西打张伟杰的头,用膝盖顶张伟杰的腰。詹才旺踢了张伟杰几十脚,边踢边说,是为了证实他政治上的可靠性,证实他对党的忠诚。左大文将板凳压在张伟杰的脚趾上,然后自己跳起来坐在板凳上,来压张伟杰的脚趾,并用矿泉水瓶塞住张伟杰的嘴,还让张伟杰说话。胡绍斌再次唆使打手把张伟杰按倒,给他跪下。打人是胡绍斌检验洗脑班迫害人员是否可靠的方式。

2007年8月12日,胡绍斌再次来洗脑班,让刘芳通知打手们,说这次要杀杀张伟杰的威风。胡绍斌讲:“打死他!打死算自杀,我签个字,直接火化,简单的很。”左大文附和着说:“简单的很。”胡绍斌还让刘芳用照相机把他们折磨张伟杰的情景拍下来。胡绍斌让保安江明亮、詹才旺、司机张剑、左大文把张伟杰按住,让刘芳拍下来取笑。左大文和刘芳还不时开着下流的玩笑。

因为张伟杰一直坚持向社会各界揭露洗脑班迫害自己的事实,不断的向各级政府、检察机关、人大控告他们绑架、非法关押,为了阻止张伟杰进一步揭露他们,掩盖他们的罪行,他们强行把张伟杰送去非法劳教。在劳教书中声称:“本案有证人证言,抓获经过,扣押物品清单,证据证实。

这是迫害法轮功九年来,又一桩暴行。那些参与迫害的人都无可否认这一事实!在善与恶的表现中,历史记载了所有的一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