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儿子在迫害环境中沉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为了救度众生,承受着世人难以想象的魔难,他们的亲人也承受着巨大的魔难。世人哪,请珍惜在你身边的真相吧。

我儿子从小是一名较出色的孩子,活泼可爱,得过象棋比赛第一名、发表过作文、考上了市重点初中、高中。可现在,还不满17岁的他却变的越来越孤僻、沉默,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是什么原因使他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呢?

这主要从我被迫害说起。

我曾是一名中学教师,丈夫毕业于名牌大学,事业有成。我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家里充满温馨祥和,孩子也因此聪明健康。

可以99年7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先后五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共523天,两次被非法抄家,街道办、派出所、610非法闯入我家抄家、骚扰不计其数。在这样的迫害环境下,孩子原本美好的童年被彻底摧毁。

2000年8月,我被绑架到莲花村看守所,被警察施以“龙抱柱”酷刑,脚后颈受伤致脚筋外露,痛苦不堪。恶警为了加重迫害,那一次我被先后转移过三个看守所,家人万分担心害怕。当时,绑架我的20多个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闯入我家,吓得我儿子头都不敢抬,拽着姥姥的衣服,一直跟在姥姥身后,那时他还不满9岁。恶警头目见此情景,竟无耻的说:“这小孩性格不正常。”真是强盗逻辑!

2004年,儿子同时考上了两所市重点初中,选择了一所就读,第一个学期末,儿子成绩优异,考了班上第6名,老师啧啧称赞,我诚恳的给各科任老师发了我的受迫害真相,没想到,老师竟告发到学校保卫处等。第二个学期一开学,学校就找了儿子施加压力,并开始另眼对待孩子,从此儿子情绪低落,学习成绩下降。孩子的爸爸追问其原因,儿子却一直沉默,直到现在,他爸爸也不知道其中的真实原因。长期的委屈、压抑、忍耐,小小的孩子承受的太多太多。

2007年9月17日,也就是儿子刚满怀信心的迈入高中,我却第五次被绑架了。 当时,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共安分局国保大队及白果林派出所警察,先绑架了我丈夫,抢光了他身上的八千三百元钱,抽掉他的皮带,然后挟持着他上楼,让他打开家门后,七、八个警察一拥而入,当着我丈夫的面反扭过我的胳膊,铐上手铐,将我推搡到墙边,扭着我的头强行拍照。目睹了这一切,令我丈夫,一个五尺男儿落泪。随后警察将我丈夫带到派出所,然后开始了两个多小时的非法抄家,他们抢走了我家14万现金,儿子的电脑、复读机、收录机、MP4、MP3、打印机,连家里的坐垫床单也一起裹走。

当天晚上,儿子放学回来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情绪,丈夫对他说:妈妈有事儿出去几天就回来。过了几天才告诉孩子,妈妈又被抓了。儿子说:“那天晚上我一回家就猜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

我被非法关押在金牛洗脑班一个半月,瘦了20斤,突发心脏病,头发脱落了许多白了许多,才被放回家。就在我被绑架前一个月,成都大法弟子、原市中小企业局副局长黄敏才被迫害致死,因此我的家人更担心我会有更大的不测,丈夫整天提心吊胆,有时他一个人看着看着电视就发起呆来,眼泪禁不住流下来,最难过的时候他甚至抓破了自己的脸,担心、恐惧、压抑几乎使他崩溃,何况十几岁的孩子呢?

我回来后正赶上学校开期中家长会,在孩子班主任的追问下,我讲述了我因为修炼真善忍而又一次被绑架的经历。哪知道随后孩子却更加的消沉。直到期末,孩子才说出来:“妈妈,你告诉我的老师你是炼法轮功的,让我怎么活的出来,老师们对我的态度简直就是侮辱。”这样的处境,我不知道对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是怎样一天天熬过来的,难怪他变得整天愁眉苦脸难有一丝笑容。

9岁的时候,孩子曾和我一起去北京,在中途被郑州火车站警察绑架,二七看守所警察掠走我身上带的700元钱,只剩下300元给孩子和我母亲,眼睁睁看着我和我父亲被绑架扣押,祖孙俩相依到了北京,回来时连车费都不够。

10岁的时候,孩子到劳教所看我,因为我拒绝“转化”,坚守信仰,凶狠的警察不停的吼叫着,吓的孩子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妈妈一眼。

九年来,在迫害下的儿子,一边读书,一边还要担心被非法关押中的亲人,一面是自己的亲人,另一面是蛮横强硬的国家机器;被老师歧视、冷落,学校大会小会的恐吓,这样的每一天对孩子是怎样的痛苦,令人无法想象。有一段时间,孩子竟长出白头发……

我的一位朋友曾问我: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就是了,干嘛非要讲真相?我告诉她:南亚大海啸来之前,一个土著人知道不妙,喊海边的游客快跑,相信的人得救了,不相信的人死了。在灾难面前,相信“法轮大法好”的人就可以躲过劫难,得救。就象那个土著老人,我们就为这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