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刘丹,女,佳木斯大学毕业,现年31岁,家庭住址: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2005年10月在鸡西市遭恶警绑架,2006年1月被非法判刑4年,2006年3月1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刘丹曾数次绝食抵制迫害,监狱怂恿犯人残酷的折磨刘丹,刘丹现已被迫害的身体十分虚弱,时常出现昏厥现象,状况堪忧。


刘丹在佳木斯大学读书期间的照片

2006年1月12日,在鸡西市“六一零”的操纵下,警察将刘丹劫持到法庭,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期间,刘丹拒绝放弃修炼,绝食抗议迫害,恶警教唆犯人利用灌食之机折磨刘丹,绳索捆绑,胶带封嘴、扯起头发摔她、用力踩她的脚、向后拧她双手,打耳光、薅头发,绑吊、呕吐物涂身、袜子沾呕吐物塞嘴。

刘丹被迫害的体力不支,邪恶之徒在医院院长赵英玲的指使下灌大蒜汁、浓盐水、用开口器将刘丹的嘴支住撑大到极限,而且每次都撑一个多小时,故意折磨刘丹(经医院检查发现刘丹的胃部下半部有沉淀物,而且有5分硬币大的地方看不清)。致心脏病发作,小便失禁,昏迷过去,苏醒后躺在地上呕吐不止,恶警还逼她码坐到晚上十点!

此前,2005年10月24日,回鸡西市探亲的刘丹在法轮功学员刘淑兰家被恶警绑架,在鸡冠区公安分局遭受恶警王伟军、张伟、焦阳、刘加学等五天四夜的酷刑折磨。

恶警以污言秽语谩骂、侮辱,采取双手背铐,长时间面壁、双手倒扣高挂在铁门上,捆绑双脚头朝下大弯腰、头贴腿蜷曲塞在凳下数小时、反复掐、捏肘关节处穴位促心跳加速、用皮带抽打手心手背、打倒在地后抓头发拽起、多名恶警轮番殴打致全身青肿,嘴唇被打外翻。

2005年10月28日刘丹被劫持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后,两次生命垂危被送医院抢救,插胃管灌食;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所,所内人员见刘丹生命垂危,要求鸡西接人,两公安分局互相推诿拒绝接人,12月7日刘丹被家人接回。十多个警察在刘丹住处日夜监控。

现在刘丹在狱中被迫害的全身浮肿,手脚麻木,双手握拳长时间伸不开、心脏疼痛、身体间断性发麻、时而抽搐、胃痛等症状。

鸡西法轮功修炼者刘丹亲诉遭受的冤情

手从后背铐上被高高吊起,双腿绑上,人只能弯腰头朝下。在分局5-6楼中间的铁栅栏门,长达数小时。

反复掐、捏人身体的穴位,疼痛极其难忍。

头和脚合并,后背放椅子,并坐上人,长达数小时。

用皮带抽打人身多个部位,并青肿发紫,还留下小伤疤。

用拳和脚击打人身体的多个部位。

用手揪住头发,下腿绊,几次倒下,几次又揪住头发拽起来,使头发大把大把被揪掉。

侮辱人格,手段残忍。上衣掀起,露出肚皮,并用手狠狠的掐,很多男恶警在场看。

昼夜不让睡觉,长达四夜。

2005年10月24日上午9时,我被绑架到鸡冠区公安分局,恶警王伟军问我话,我没回答,恶警就把我双手背铐起来,长时间面对墙罚站,并用污言秽语谩骂。夜间,又将我双手高高的倒挂扣在铁门上,吊的高高的,把双脚绑上,过很长时间,问我说不说,不说又继续扣上。就这样反复几次,长达数小时。人只能弯腰头朝下,此种姿势让人疼痛难忍。

恶警王伟军让我摁指纹,我不配合,他恼羞成怒,让我头贴到腿上坐着,他把椅子压在我背上,然后他在上面坐着,长达数小时。他不坐了,又让司机(姓谢的男子)接着坐,不一会姓谢的就不坐了,他说没办法,有点不好意思。当时分局大队长孙德林开门看见了。

26日晚上,连续三天被折磨的我,身体已极度虚弱。王伟军还不让我睡觉,又把我双手背铐在暖气管上,想坐下都不行,一直到凌晨4点钟。早上王伟军问看我的恶警我站到几点,恶警回答站到4点,这才没说什么。

鸡冠区公安分局张伟看到我,不问青红皂白,趁我不备,向我的头部多次猛击,穿着皮鞋踢我身体。张伟让一女警搜我身,没搜到什么,他就强行亲自搜。我因不配合,被他将外衣扣子扯下两个,张伟的想法没能实现。晚上,女恶警焦阳知道此事后,在有多名男子在场的情况下,将我的衣服掀起在肚子上,狠毒的掐我的肚子。王伟军积极配合焦阳将我踢倒在地,把我的双腿分开,将我的脸摁在地面上进行毒打。

我戴铐面对墙站着,大队长孙德林看我时,焦阳在一旁说,你可别亲她,她是黄花闺女。

26日下午,鸡西市公安局刘加学问我认不认识邢××,徐××,我没回答。刘加学(练过武术)便抓住我的肘关节处穴位用力狠狠的掐、捏,使我的心跳加速,快到休克状态,反复多次,疼痛难忍,无法承受。

刘加学的同伙不知姓名,大约20多岁,用皮带狠狠的抽打我的手心,手背。将我打倒在地,又抓住我的头发拽起来,让我的头靠着墙弯腰体罚。几天的折磨,没有睡觉,身体极其虚弱。几次倒在地上,恶徒几次揪着我的头发拽起来,并用皮带抽打我后背和其他部位。由于他们残忍的毒打手段,使在场的姓谢的司机再也不忍心看下去,后来走了。

28日把我送到第二看守所时,很多人都看到我身上、脸上、手上都青肿淤血,头发被抓掉很多。当小号犯人给我洗头时,头发还一把一把的掉。事隔两天多,我被送到市医院就诊时,急诊监护室一医生问警察:她的面部多处发青紫怎么回事。王伟军等人说:我们可没打她。现在我的右腮上还留下一块小伤疤。

经过五天四夜的折磨、毒打,我的身体非常虚弱,见饭就恶心,吃了就想吐,根本不想吃饭。我一个弱小的女子怎能够承受他们这样残暴的毒打。

遭迫害人: 刘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