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定兴县公安局两天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据内部消息说,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公安局6月26日统一行动,以国保大队为首,当天一共绑架了18名大法弟子,27日又绑架了两名大法弟子,具体名字待查。

内部消息说,这次绑架是有黑名单的,按名单抓人。早在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之前,定兴县邪党人员就安排以三盯一的方式监视大法弟子,邪党扬言最早也要在奥运会结束后才能放人,要对多人非法劳教。

6月26日,定兴县公安局、定兴路西派出所恶警闯到南关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肖国珍、徐金柱、徐金铎等,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定兴县东落堡乡派出所、邪党乡政府于6月26日早八点左右由派出所所长史听民带领一帮恶徒闯进大法学员李富芝家,进屋就乱翻一气,不由分说强行绑架。

以下是北田乡章村大法弟子韩连全和张亚芬被绑架的经过:

2008年6月26号早晨7点半多,定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开着一辆白色轿车闯入大法弟子韩连全家中。当时其妻大法弟子张亚芬不在家,韩连全不配合恶警们的不法行径,他们就对韩连全进行拳打脚踢,还用凳子砸韩连全的头部,鼻子被砸青了,牙在流血,还把木门踢破了,只见炕上全是大脚印,凳子在炕上倒着。

恶警把韩连全拖到院子里,韩连全就大声喊:“老乡亲们,土匪抓好人了,快来呀!”声音都嘶哑了。周围邻居听到喊声,都出来了。韩连全的哥哥和嫂子出来一看,只见恶警们正在把韩连全的背心倒套在头上,拽着两只胳膊往外拉。韩连全的鼻子是青的,嘴上流着血。

这时韩连全的嫂子痛斥不法警察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你们是哪儿来的?”一恶警说:“公安局的!”他嫂子又说:“是公安局的你们就可以随便抓人吗?他又不是杀人放火了,不就是炼法轮功吗?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一个恶警说:“他不跟我们走。”他嫂子说:“不跟你们走,你们就能打他?”他哥哥又说:“告诉你们,把人带走可以,但不能打他一下,否则饶不了你们!”

恶警见抓不走韩连全,又打电话叫北田乡派出所的恶警过来,于是又来了一帮人,为首的有一个人叫王永(多次参与绑架大法弟子),还有一个专管照身份证的男恶警(姓名不详),加上国保大队的一共有十几个人。围观群众说:“你们抓他干嘛?”一恶警恶狠狠的回头说:“炼法轮功!”

恶警在韩连全家中非法抄走了一个书包,书包中装有大法书籍,还有师父法像、两个身份证和两个手机、1400元现金。恶警把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的福字撕下来,把挂历也抄走了。恶警见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假惺惺的说是在执行公务,强制执行。一恶警又说:“把他弄到车上,让他不老实,上了车就老实了!”。后来恶警仗着人多强行给韩连全戴上手铐,把他推到车上绑架走了。

由于大法弟子张亚芬不在家,恶警扬言找不到还要回来,恶警们去了张亚芬的大女儿家找张亚芬,其中有一大队干部杨建设和公安局的一人。张亚芬的男亲家把他们挡在门外,恶警问:“你家亲家在这儿吗?”他回答说“没有,怎么了,有事吗?”杨建设说:“这回可惹出大事了”,话刚说到这儿,公安局的那人就捅了杨建设一下,示意不让他说了,然后就走了。

大约不到11点,张亚芬乘坐乡亲的摩托车去定兴,路上经过大带沟(音,定兴县107国道旁的一个地名),被在那里蹲坑的北田乡派出所王永等人绑架了。

现在韩连全和张亚芬被非法关押在定兴县看守所或拘留所所。

这些天以来,涞水县、高碑店市、涿州市邪党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的非法统一行动的大绑架,这应该是邪党回光返照、垂死挣扎下的统一安排,至少是保定市的统一安排,一个县一个县的集中行恶。定兴县距北京市区只有一百余公里,涿州市、涞水县、高碑店市离的更近。这是典型的借开奥运会迫害中国善良民众的行为。请海内外各界正义人士给予各种方式的紧急援助和支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