灞桥公安分局恶警究竟对刘爱英做什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多,五十一岁的陕西省西安市百货公司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刘爱英,在西安市灞桥公安分局席王派出所众多恶警的劫持下,从临时租住的西安汽车配件厂家属院四楼坠楼,晚上七点多离开人世。灞桥公安分局席王派出所民警一口咬定刘爱英是“坠楼自杀”。

警察一方面严密封锁消息,一方面悄悄通知与刘爱英长期分居的丈夫李x胜,欺骗、威逼、恐吓刘爱英家属接受他们所做的“自杀”结论,让其丈夫签字,同意不在西安火葬场火化遗体,而是匆匆忙忙、草草率率拉到远离西安的临潼市火化。

刘爱英是因为给邻居家小孩一份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资料,被小孩的家长打了黑报告。灞桥公安分局席王派出所把刘爱英带到派出所非法审问,然后又带刘爱英到其临时租住房进行非法抄家搜查,在搜查期间,刘爱英在警察严密监控下,如何“坠楼自杀”?!其死亡原因很蹊跷。

中共以“自杀”嫁祸于死者来掩盖其虐杀、谋杀无辜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是其一贯的伎俩。法轮功宗旨明确指出,法轮功修炼者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在江泽民密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死,算自杀”邪恶密令下,派出所、劳教所、监狱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场所里,无所顾忌地虐杀、谋杀法轮功学员,然而对外却用“自杀”来掩盖其杀人事实真相。九年来,法轮功学员的“被自杀”已经是制度化、系统化的不足为奇了。刘爱英是“坠楼自杀”?!还是虐杀?!谋杀?!

修炼法轮大法十年之久的刘爱英,深知法轮功修炼者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法理。在这风风雨雨的十年,刘爱英遭尽了人世间非人的魔难,从未有过自杀举动。

99年7月20日刘爱英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抓去毒打,在这难以承受的魔难中她承受住了,没有去自杀。被送回西安后,又被中山门派出所送去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度日如年的受苦受难中,她熬到了劳教期满,她没有为解脱苦难去“自杀”。刘爱英多次背着大包小包的真相资料在许多家属院散发,被绑架、毒打,都没有“自杀”,她怎么会为散发一份真相资料,而吓的“坠楼自杀”?!

2007年10月,刘爱英被高新区公安分局绑架遭受毒打后,送往长安工人疗养院被铐在椅子上不给水喝,不给饭吃,饿了几天几夜,难以忍受的她没有想“自杀”。刘爱英被非法劳教期间,家庭被拆散,其丈夫外遇,夫妇长期分居,使刘爱英流离失所。在这种内外交困,家庭破裂,生活无路的精神压力打击下,她也没有去“自杀”。怎么会在证实法轮大法到了最后的最后阶段,仅仅为了传递一份真相资料而走上“坠楼自杀”这条有罪的道路呢?!

从刘爱英下午三点左右“坠楼”,到晚上七点多身亡,期间这四个多小时,警察干了什么,是送医抢救治疗?还是灭绝人性的杀人灭口?

刘爱英的亲属和其丈夫,为何不敢坚持进行验尸、追究死因,而草率签字同意警察匆匆将遗体送至远离西安的临潼去火化?是毁尸灭迹吧?!恶警对刘爱英亲属究竟采取了哪些欺骗、威逼、恐吓手段?为何严密封锁消息?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相信那些良心未泯的警察、民众,他们会揭露出更多有关谋杀、虐杀法轮功学员刘爱英的杀人恶警和犯罪事实,以供“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核实。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会帮助和协调全球的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追查一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负责人,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尤其是2005年10月9日在“法轮大法学会发表公告”之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全面启动了全球监视追踪系统,再有参与或继续迫害法轮功者,一概列为重点追查对像,涉案凶手和直接责任人会被列入全球监视追踪名单,无论罪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都会一追到底,这些继续参与迫害的有关人员必将受到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的刑事控告和民事求偿,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寻求精神与经济赔偿。

(敬请知情人收集并保存犯罪人员的犯罪事实和证据。)
目前已知相关人员情况:
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席王派出所
地址: 陕西省。西安市-席王路唐都医院后门
邮编: 710024
交通线路: 401路车 508路车 42路车
标志建筑/景点: 灞桥席王医院西200米
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席王派出所所长牛铁钢
席王派出所副所长朱录文
公安灞桥分局席王派出所教导员王建华
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席王派出所民警白华勇、刘刚、白华勇
电话:029 83523160

灞桥区席王街道办事处
席王路1号
电话:029 83519684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