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九年 法轮功在德国心传心(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报道)“很多人排着队等着签名支持法轮功,即使是下雨的时候,也有很多人一手打着伞,一手签名。”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在柏林的反迫害活动结束后,学员周女士回忆当天的情景时说。


人们踊跃签字反迫害(背景是柏林的标志性建筑勃兰登堡门)


人们围在揭露酷刑迫害的展板前


再看仔细一些


雨中签名反迫害


雨中签名反迫害

十九日和二十日,时值中共迫害法轮功已整整九年,法轮功学员在德国柏林著名景点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er Tor)前的巴黎广场(Pariser Platz)和位于前东西德边界线上的波兹坦广场(Potsdamer Platz)举办了抗议迫害的集会。


张震彤的妻子几天前从马三家劳教所被释放。张表示外界的支援很重要。(张震彤,图中间偏右)

在莱比锡(Leipzig)从事电脑绘图职业的张震彤先生特地赶到柏林,他的妻子王晓艳在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十五天后,于几天前从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释放。在十九日的集会上,他面对围了几层的观众讲述了他妻子的故事:“她经常被打,因为她不放弃她的信仰。一次她被铐在一张双层床上,一手在上面,一手在下面。她根本就不能动了。后来她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被灌的流食中掺有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要经历一段时间的被洗脑,一天二十四小时被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和书,和‘转化人员’谈话。”据他妻子说,所有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酷刑迫害。

王晓艳的事例是对一位怀疑签名是否有用的观众的最好的回答。王晓艳在电话里向她的丈夫表示,劳教所让法轮功学员一天奴役十三个小时,他们不敢强迫学员工作的更多,就是因为海外民众的呼吁,海外法轮功学员密集的打电话到劳教所,同时明慧网上公布了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管教人员的名单。

柏林法轮功学员周女士向记者讲述了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对德国教师夫妇,那位先生表示,虽然他一直生活在西德,但是他很了解为什么共产党那么怕有信仰的人。柏林墙倒塌前一年,他曾带着他的学生去东柏林做短暂旅游,班上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带了一袋橙子,结果被扣押在边境,因为东德方面认为,这个女孩子拿了一袋橙子,很有可能是想到东德见什么人。事实也确实如此,在之前的西德的一次“教会日”上,这个西德的女孩子见到了一位来自东德的男孩子,之后他们约好了,再一次在东柏林见面。这位教师说:“共产党知道信仰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因此他非常能明白为什么共产党要镇压一个信仰团体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艾里克(Erik)在二十日这一天,和一位在附近的一个艺术展览厅工作的年轻人交谈了三次,第一次年轻人偶然路过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摊位,立刻被那几位正在展示功法的学员吸引过来,要学功法。第二次,在工作休息期间,他把他的一位练其它气功的同事带来了解法轮功。第三次,他一个人又过来,拿走了一摞关于法轮功被迫害的传单,要发给他的同事、家人和朋友。

柏林的法轮功学员王女士带着一岁半的女儿站在酷刑图片前,和路人交谈,解答他们的问题。她说:“图片展前经常站满了人,后面的人只能寻找前面人之间的缝隙。几乎每个了解到法轮功学员被如此残酷迫害的人,都到桌子前去签名(反迫害)了。”

原籍乌兹别克斯坦的阿德炯九年前随父母来到德国,在两个星期前他看完了《转法轮》,并被书中的道理折服,决定开始修炼。这两天他也来到了揭露迫害的法轮功摊位,以示对迫害的抗议。两位委内瑞拉(Venezuela)的姑娘三个星期前开始去柏林周末的公园炼功点学功,二十日也出现在波兹坦广场上的法轮功摊位,进一步了解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段时间学法轮功的人和对法轮功感兴趣的人好象突然多了起来,我想,我们应该再办‘九天讲法班’。”王女士表示,好几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和她一样的感觉,“中共迫害法轮功九年了,每年我们都觉得,通过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人对法轮功本身感兴趣,要来炼功,而一旦走进法轮功,不长的时间以后,他们就也开始了向其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对于王女士来说,法轮功正在德国民众中人传人、心传心的悄悄传开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