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第五监狱极尽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新疆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弟子大都被非法关押在新疆第五监狱,地址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东戈壁。新疆被非法判刑的男性大法弟子大都被非法关押在新疆第五监狱,那里使用超负荷奴役劳动、限制人身自由、不让睡觉、洗脑、任意延长关押时间、“包夹”等等手段摧残大法弟子,几年来极其邪恶的迫害着新疆大法弟子。以下只是大法弟子遭到的部份迫害事实。

新疆第五监狱
新疆第五监狱

一、部份新疆大法弟子遭迫害的事实

1. 恶警调动“包夹”迫害大法弟子曹洪奇

大约2001年尾,新疆大法弟子曹洪奇(近70岁,高级工程师)被非法关押在新疆第五监狱二分监区,当时的二分监区种植800亩葡萄,奴役强度非常大,没有休息日。因为不停的用铁锹、镐头挖地,而且是戈壁地,许多犯人甚至一双球鞋穿不过一星期就损坏了。一般的犯人都难以承受这种超负荷奴役。

但就是在这样超负荷的奴役中,二分监区的分监区长郭俊鸿、指导员董锋也不放松对曹洪奇的迫害,主要的方法就是白天强制奴役,夜里还强制不让睡觉或少睡觉,利用群众斗群众的方式把曹洪奇孤立起来迫害。

非法关押曹洪奇的组长和组员都是恶警挑选的,是那些一心跟恶警走的很近的人。他们给曹洪奇使用两个“包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并记录他的一言一行,什么时候上厕所和睡觉都详细写明。晚上则全组近二十人轮流值班,灯通宵不熄,监视曹洪奇的一举一动。而所有参与值班的犯人都允诺在“百分”上被优先照顾(“百分”是对犯人奖惩的一种方式,“百分”在前面的可以拿“记功”、“劳极”和“减刑”)。但实际上只要曹洪奇对法轮功的态度不变化,那些“包夹”和参与晚上值班的犯人的“百分”只虚挂在帐上,所以“记功”、“劳极”和“减刑”都受影响。

因为监狱里很苦,所有的犯人一天都不想多呆,所以都拼命表现自己,非常重视能拿到“记功”、“劳极”和“减刑”。于是几乎所有参与监视曹洪奇的犯人就都会对他动恶念,并把气出在他身上,认为曹洪奇不“转化”是挡了他们的路。

恶警郭俊鸿和董锋就是这样挑动和强制着不明真相的犯人对曹洪奇行凶行恶,使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生活在艰难的承受之中。有些尚存善念的犯人心里知道,但也没有办法,只有暗自摇头;有的麻木违心配合。

恶警郭俊鸿和董锋指使犯人不让曹洪奇睡觉,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犯人值班,曹洪奇曾经历过一段完全不让睡觉的日子,熬到快不行时,则允许他睡一觉,睡到醒来,如还不表示“转化”,就接着重复前面的方法继续迫害。

2. 恶警长期严重限制大法弟子韩雪峰睡觉

大法弟子韩雪峰是2003年初被非法关押在二分监区的,韩雪峰以前是新疆大学的计算机系教师,当年约二十七、八岁,恶警对韩雪峰的迫害达到了疯狂的成度。韩雪峰白天被强制去葡萄地干活,一刻不准休息,一直处于高强度体力奴役中,在干完一沟葡萄,转向另一沟葡萄,都被强制跑着去。中午吃完饭后,一般的犯人可以在葡萄地休息一下,但韩雪峰则被要求“学习”,拿着书站着,朝着太阳学习。晚上回来后,犯人们洗完后,就可以睡觉了,但韩雪峰则被强制“学习”,不让睡觉,并写出思想汇报和心得体会。晚上给的休息时间很短,而且完全根据恶警喜好而定,有时候不让睡觉,有时候只允许休息1~5个小时不等;而且不管晚上休息多少时间,第二天都必须参加劳动。

因为长期睡眠不足,韩雪峰吃饭时,吃着吃着就迷糊过去了,馒头掉到地上都不知道;稀饭到了嘴边,却直往地上流,也不知道;早上排队去葡萄地,路上拐弯,别人都拐过去了,韩雪峰却摇摇晃晃的继续往前走;后来又被强制每天早上把全组近二十人的水壶背上,并被圈在队伍里,所以经常韩雪峰在队伍里因困乏晃来晃去的走。在恶警每天的胁迫管制下,大家每天都无奈、麻木甚至取笑的对待他。

新疆第五监狱当时是农场监狱,2003年天冷时,二分监区搞了所谓的“冬季攻坚”,当时主要针对韩雪峰和另一位大法学员吕志祥,白天全天封闭式的所谓“学习”,上厕所都要全体排队才能去;晚上吃完饭,接着“学习”,一直到凌晨7点钟,期间写出思想汇报和心得体会,然后才能休息一小时,8点起床,吃完早饭后,又继续“学习”。

这样一星期后,由于睡眠严重不足,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时,都有可能不自觉的睡过去,但紧接着就是被“包夹”或值班人员野蛮弄醒。寒冬腊月的午夜,为了不让韩雪峰睡觉,“包夹”经常强制的拉着韩雪峰在雪地上跑步。有一次,韩雪峰、吕志祥、刘文波、平雨国等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郭俊鸿叫到其宿舍里谈话,除了他们四人外,还有所在组的组长和“包夹”陪同,此时的韩雪峰已被近一年的迫害,并且绝大多数时间都限制睡觉,所以此时虽然是谈话,但也控制不住的会睡过去,于是韩雪峰被罚站,但站着也会睡觉,组长则坐在旁边盯着他,每隔一会就用手捏、掐、击打或用脚踢韩雪峰,目地是不让他睡过去。而恶警郭俊鸿根本不管,并嘲讽说:韩雪峰,劳改队的床也不好睡吧。

这次所谓的“冬季攻坚”在维持了一个半月时,恶警有一天突然来说,以后每天3点以前必需睡觉;又过了约一星期,又来说11点以前必须睡觉(正常睡觉时间是11点),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恶警的邪恶行为被先行出去的大法弟子们上网曝光了,第五监狱及恶警接到了国内国外大法弟子和善良人士的很多揭露其恶行和劝善电话,迫使第五监狱及恶警们改变做法。可见邪恶的行为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在阴暗中进行,见光就会死亡。

2004年8月时,邪恶的第五监狱二分监区在分监区长郭俊鸿和指导员董锋策划下,以大法弟子违犯监规监纪为由,又对韩雪峰、吕志祥、刘文波进行迫害,方式是在烈日下曝晒。从早上出工开始在戈壁地上站起,中午回去吃过饭,又一直站到下午收工,吃完晚饭接着站,直到夜里11点半(监狱规定12点以前必须全部收监)。八月的天气,骄阳似火,一般人在太阳下呆几分钟都感觉象烤火一样,第五监狱又建在戈壁滩上,所以更加炎热。他们三人就这样每天曝晒,直到50天后,突然停止。

事后知道,这件事情被曝光,乌鲁木齐的大法弟子持续不断的给狱警及监狱长发信讲真相,寄送揭露狱内恶警恶行的起诉书,有力的震慑了第五监狱的邪恶。国外也有大量来电直接谴责和劝诫相关参与人员,在强大压力下,最后第五监狱命令二分监区停止了这种邪恶行为。

3. 伪装造假 将大法弟子藏入牛圈

大约是2005年11月时,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反酷刑专员诺瓦克视察新疆监区、监所。得知联合国人员要来时,第五监狱极尽粉饰造假之能,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谈话,探听对监狱的态度。等到联合国人员要来临时,第五监狱把他们觉的“碍眼”的犯人全部藏了起来,其中二分监区全部藏入牛圈,在寒冷、潮湿和肮脏的环境中度过了两天半。

当时大法弟子陈玉江因绝食反迫害被关进医院,监方假惺惺来看望他,并以可以破例自己做饭,来诱骗陈玉江配合,被陈玉江拒绝。期间,第五监狱将狱中押号内的水泥浇注的可以铐住手脚的刑具砸掉,并放了一张床进去。

第五监狱虽然如同大难来临般的做了很多伪装,但联合国工作人员并没有来第五监狱。当得知联合国工作人员已坐上飞机去内地时,第五监狱撕下一切伪装,马上恢复“罪恶”丑态,又开始一系列惯常的流氓做法,又从新浇注了押号内的折磨人的刑具。

二、封闭和孤立大法弟子 洗脑迫害

2007年初,第五监狱被新疆定为全疆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基地(新疆第二监狱为关押被非法判刑的女大法弟子基地)。此时,第五监狱八分监区刚从乌鲁木齐火车北站撤回监狱(八分监区为少数民族中队,此前常年在乌鲁木齐火车北站干扛包的活),为防止大法弟子讲真相,监狱将被认为“顽固”的大法弟子送到八分监区,一个组分一个,并陪有两名“包夹”,全天候跟随。八分监区几乎全是少数民族,很多人不会说汉话,或说汉话有难度,再加上宗教信仰上的不同和邪恶的刻意仇视宣传,所以有的人对法轮功修炼者有偏见。

进入这个分监区后,恶警想把大法弟子封闭和孤立起来,不准出门,不能和别人讲话,同时在封闭的圈子里制造恐怖和虚假消息,并且公开声称:只要不“转化”,一辈子也休想出去,到期了不“转化”就加刑。政府就是要把你们封闭起来,象放在保险箱里一样看管起来,象对待少数民族的“危安犯”一样,判重刑并且几乎不给减刑,把你们的生命耗尽在这高墙之内,等出去时,你们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了。每个监室内都有监视头,在监室内任何事都不让做,除了晚上睡觉之外所有时间就是坐在一个小塑料凳上,即使是地脏了想扫地、拖地都不允许。邪恶这样做的目地是除了加大对大法弟子的精神折磨外,不让大法弟子讲真相,讲了也没人敢听,想听也语言不通。

在这期间,为了给所谓“到期了不转化就加刑”造声势,新疆第五监狱策划构陷被非法关押在二分监区的大法弟子朱福生,使其被非法加刑四年。

朱福生原来被非法判刑两年,2006年11月送到第五监狱,当时只剩下约半年时间到期。但第五监狱为了配合新疆邪党机构把第五监狱设为全疆关押法轮功学员基地的邪恶举措,蓄意在监狱内打造高压态势,并授意犯人中个别紧跟恶警的坏人,对朱福生栽赃陷害。由朱福生的“包夹”和组员共同引诱他讲有关法轮功真相,并蓄意断章取义,共同做证,以证言形式构陷朱福生。

由新疆第五监狱610头子张勇军一手主抓的这件丑事第一次上呈新疆乌鲁木齐八家户人民检察院时,竟被退回案卷,理由是证据无力,最多只能加刑一年,起不到打造高压态势的作用。之后恶警张勇军领着监狱610班组在一帮心照不宣的恶人共同“丰富”证据后,最后朱福生被非法加刑四年。

可见,邪恶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讲什么法律,一切只不过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盗把戏。

一手炮制此事件的监狱610头子张勇军,利欲熏心,不择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张勇军在狱内还不断办洗脑班,并有犹大的帮助,做了大量破坏大法弟子正念正信的坏事。

三、制造犹大 破坏大法弟子正信

特别一提的是犹大周根正,此人早期曾参与法轮功新疆总站,是新疆大学的讲师,也是当年北京所谓的“抛尸灭迹案”的主要参与人员,在每个洗脑班以及恶警张勇军与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个别谈话中,几乎都是靠周根正打头阵,并利用各种邪悟理论来破坏大法学员的正信。

周根正在恶警的迫害和干扰下邪悟后,成为协同恶警张勇军等人破坏狱内大法学员正信的主要人员,他的为虎作伥,使得恶警们变本加厉的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周根正以自己以前的“资历”,炫耀自己学的早,懂的多,接触的面广,而且都是所谓知道内幕的人,来哄骗其他在狱中的修炼者,再加上一些似是而非邪悟的理论,来干扰其他学员的信念。随后,恶警张勇军等人再软硬兼施及“包夹”在授意下野蛮动粗。每个洗脑班45天中,各种造假、诽谤大法的影视碟片反复播放,甚至还有所谓的原研究会人员等的所谓“转化书”和“转化录像”,使得“转化”班的环境异常险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身体和精神肆意变相、残酷的折磨,所有这些,目地就是企图用卑劣手段迫使大法学员所谓的“转化”,尤其对于判刑早和判刑重的学员,邪恶更是不遗余力想瓦解他们的意志,无所不用其极。

邪恶的第五监狱610头子张勇军等恶警虽然极其恶毒,但如果没有周根正的协同,恶警是很难直接破坏修炼者的正信的,在此呼吁与周根正有可能接触到的人员善劝周根正,不要再为虎作伥,不要再肆意破坏修炼者的正信。

以上揭露新疆第五监狱的邪恶之事,只是一点点而已,呼吁其他当年亲身经历过的大法弟子写出当年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曝光邪恶,并能汲取经验教训,真正以法为师,少走弯路,将精力用于做好三件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