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邪党人员对孙秀芝的多次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孙秀芝,女,51岁,黑龙江省鸡西人,从小就有乙肝(家族遗传,其母亲、哥哥和妹妹先后因肝癌去世),结婚后,又得了肾炎,胃病,坐骨神经痛和腰椎间盘突出。1996年6月在哈尔滨喜得法轮大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也有劲能干活了,1997年去山东省乳山市做小吃生意,一切都很顺利。孙秀芝深有感触的逢人便说,我要是不走入修炼,我比妹妹走的还早,因为我的肝病比他们都重。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国性的大迫害,中共宣传工具全天播放造谣、污蔑、诽谤法轮功。当时孙秀芝与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到市政府讲清真相,告诉政府负责人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得到健康。当时有很多警察和警车将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推,说有话上车找地方说,结果把法轮功学员拉进一个大院里不让出去,问是哪来的,登记姓名地址后才让回家。

第二天上午,警车就到饭店对孙秀芝进行绑架,把她劫持到乳山市派出所进行威胁,不许炼法轮功,晚上7点多才放回家。当时孙秀芝看到当地政府根本不听,不让说话,决定进京上访。2000年1月她到了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劫持推上警车,拉到广场附近一个派出所,警察问孙秀芝到北京天安门干什么来了,孙秀芝说上访,镇压法轮功是错的。警察说那你就填表,然后拿出几张已经印好的上面写的“法轮功上访人员表”,孙秀芝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将表填上:1、法轮功不是邪教;2、撤销对法轮功创始人的通缉令;3、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4、还我们修炼环境。签上姓名、地址。不一会就来了几个山东威海地区警察,把孙秀芝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带走了。原来这些警察是威海住在北京办事处,住在北京海淀区、海军招待所。

晚上,警察吃完饭回来,四个警察对孙秀芝拳打脚踢,用手铐将一只手从肩往下一只手从下往上在后背将孙秀芝两只手铐在一起(刑罚叫“苏秦背剑”),进行肉体迫害,还口中骂:这是专制国家,说你们是个啥你们就是个啥,上级让我们干的,好人也抓,谁让你们来的?孙秀芝说:“我自己想来就来了。”恶警迫害到半夜11点左右才把手铐打开。

第二天,乳山市公安局把孙劫持回山东,非法关押在乳山市看守所。当天,警察到家进行非法抄家,将大法书全部抢走。恶警对她非法拘留15天。孙秀芝开始绝食,要求无罪释放。7天后释放。后来又到公园炼功,被恶人告密,被乳山市东山小区派出所撵回东北。

2001年11月,孙秀芝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去平岗矿讲真相,被恶人密报,平岗派出所4个警察到当地法轮功学员家将孙秀芝三人绑架,真相光盘、资料全部抄走。当天在平岗派出所询问资料的来源,孙秀芝不说,平岗警察张云鹏开始打骂。晚上将孙秀芝手铐在暖气管子上。

半夜,孙秀芝想我没罪,不能在这,将手铐拿掉,开窗跳出去,一看外面正下大雪,风也很大,回头一看窗户开着,就想把窗户关上,别把警察冻着,结果关窗户时有响声,警察醒了,出门开始追孙秀芝,四五个警察鞋都没穿,追上孙秀芝,将她按倒在地抓回带上脚链,第二天送鸡西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孙秀芝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在那里受到迫害,副所长张义领三四个恶警用电棍对刘桂华、程佩英、王密进行迫害;还命令让刑事犯打大法弟子。

孙秀芝被非法关押5个月,2002年4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平岗派出所勒索孙秀芝家属200元钱,说是送哈尔滨车费。到黑龙江司法局医院,身体检查不合格,第二天返回平岗派出所,让家属拿2500元钱放人,家属说没有那么多钱,平岗派出所说:“不拿钱不放人。”最后勒索2000元才把孙秀芝送回家。

2002年4月,刚刚回到家第六天,孙秀芝和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去鸡西市买东西,又一次遭到绑架,是鸡西南山派出所抓的,当天非法关押在鸡西公安局进行搜身,将带的钱,物还有买的食品全部没收。当晚由恒山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孙富、孔姓恶警开车将孙秀芝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带回恒山分局。

当天晚上6点多钟,恶警孙富、姓孔的、于正宇等拿着大法弟子买的食品、辣鱼、小食品、烧饼等当成他们自己的了,喝着啤酒一边吃,一边叫张新派出所警察刘洪贵及另一警察也吃,刘洪贵说吃过了。

晚上8点多,恶警孙富开始刑讯逼供孙秀芝,你到鸡西大学附近居民楼干什么来了?孙秀芝说:“找水喝。”孙富就气急败坏的用手掌打孙秀芝的脸,当时脸被打肿。这时姓孔的恶警说“孙秀芝快说了吧,再不说我们就用电棍电你,看你说不说。”这时恶警孙富出去拿来一根白塑料管,名叫“小白龙”。大约一寸粗的塑料管),孔将孙秀芝的脚用脚链给扣在暖气管子上,将鞋袜全部脱掉,按倒在地上。恶警孙富就开始毒打双脚,打累了就歇一会,再去打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又回来问孙秀芝,你还去不去喝了。孙秀芝说我们喝水有什么错?

恶警孙富继续用“小白龙”毒打孙秀芝,这时孙秀芝的双脚已经被打的又肿又黑。一直迫害到下半夜一点多,这时孙秀芝说要去厕所大号,孔说不行,你拉也要拉裤子里,到这里你说的不算。接着给孙秀芝头上戴一个钢帽,强迫孙秀芝在地上跑。到半夜2点多,恶警孙富、姓孔的才离开睡觉去了。这时由张新派出所刘洪贵看着。第二天早上,恶警孙富让孙秀芝签字,孙秀芝说:“你还想逼供啊,我没罪不签。”恶警孙富在纸上写“拒绝签字”。就这样非法送往鸡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孙秀芝被非法关押在二看守所期间,张新派出所所长芮长清去到孙秀芝家,勒索家属要几千元钱,孙秀芝婆婆说没有钱,芮所长说:“你儿子不还有拖欠工资吗?你取不出来,我能取出来。”老人说:“不行,那是我给孙子上学用的。”后来到2005年,张新矿给职工开拖欠工资时才发现钱已经被人取走了。到财务科查底帐,才知道是张新矿610郝新福领走,经办人、领取人都是他一人,上面写着“以送孙秀芝去哈尔滨劳教为由提取”。那段时间,孙秀芝正在看守所,几个月后放回家了,根本就没有去哈劳教的事。孙秀芝和老婆婆去问郝新福,郝新福说:钱我给张新矿派出所刘洪贵了。家属非常气愤,向矿信访办,纪检委申诉此事,经调查纯属敲诈勒索,郝新福将钱如数退还。

2002年12月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7个月后,才让家属把孙秀芝接回家。回家几天后孙秀芝到恒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管恶警孙富要钱,当时被绑架没收的钱,孙富问孙秀芝是多少钱,孙秀芝说“380元”。当时孙富说:“孙秀芝你敢管我要钱!我没收法轮功的钱几千元都有,没有敢来要的,你这几百块钱还敢要?”孙秀芝说:“那是我的钱,到鸡西公安局问了,他们说搜身的钱及物品都让恒山分局给你们带回去了,让我上你这来取钱。”孙富一听说是鸡西公安局让取,就说那4号来吧,我现在没有钱。到4号那天正是星期日,孙秀芝改为6号去的。恒山分局警察问孙秀芝“你到这来有事?”孙秀芝说:“管孙富要钱。”当时这个警察就用奇异的眼光看孙富,孙富马上把孙秀芝叫到他办公室说:“我不是让你4号来吗?”孙秀芝没回答。恶警又问我给你多少钱?孙秀芝说“380元”,开了一个280元收据,说是那100元是汽油钱不给,要回了280元。

2003年3月份,孙秀芝丈夫有病,孙秀芝正在家里照顾丈夫。突然,大门外有4个穿便衣的人,由张新派出所孔庆明领着,因家养着大狗,他们没敢进来,叫孙出来,孙说我丈夫有病,不能去,他说你上门口问你点事。孙秀芝刚到门口,4个恶人就架起胳膊连拉带拽将孙秀芝带到张新矿派出所。当时孙秀芝没穿外衣,外裤,就穿着棉拖鞋,就这样被恶警从家里绑架到恒山分局。

恶警把孙秀芝押在了一个小黑屋子里,孙秀芝问这是什么地方?一便衣警察说,这是刑警大队。推进屋后,把孙铐在铁椅子上。刑具有铁椅子、脚铐、铁链子。关了一天,没审问出什么,晚上送到了二看守所,由宫喜海和孙富送去(孙富眼睛跟前有个痦子)。因为孙秀芝过年串门拜年,恶警说是法轮功就是串联。有一个恶警说:“上面有令,杀人案可以不管,法轮功绝对不能放过。”非法拘留她15天。

结果到15天没放人,几天后张新派出所所长芮长青、王副所长、刘洪贵,到二看守所,让孙秀芝在一张什么都没写的纸上签字,孙秀芝什么都没签,刘洪贵就抓住孙秀芝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掰开,将手摁在纸上,按完手印就走了。

过了一个月左右,恶警将孙秀芝和几个法轮功学员非法押上警车,车上有警察王荣发,送往哈尔滨劳教所,在省司法医院大厅,恶警王荣发手拿张孙秀芝劳教的批文,让孙秀芝按手印,孙秀芝不按,恶警王荣发恶狠狠的说“不按也得按,不服你可以上诉。”说完抓住孙秀芝的手使劲掰,孙秀芝就握拳不让按手印。这时王副所长在孙秀芝身后狠狠用脚踢,用拳打,边骂边说“到这里你也不老实”,恶警王荣发才把孙秀芝的手扒开,按了手印。

然后让孙秀芝去检查身体。省司法医院医生说:“孙秀芝身体检查不合格,不能入”,劳教所拒收。王所长拿出1000元现金给了劳教所办接收的人员,就这样把孙秀芝强行送往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

孙秀芝在劳教所里遭受二年迫害,真是非人的折磨,天天被强制坐小凳,中午不让睡觉,两面还有包夹。有一次午睡,孙秀芝在床上打坐炼功,被管教叫去谈话,孙到管教的办公室里,有八个管教,3个男的、5个女的,开始有管教拿手铐铐她。因传看经文,被加期3个月。2005年6月11日孙秀芝被放回家。

2008年5月11-12那几天,社保就派梁红梅在一辆白车里监控孙秀芝家,5月13日有人恶意告密说孙在集市上讲真相、送小册子、发光盘。

5月13日上午9点,恒山区张新矿社区邪党主任任宝贵、科长黄续祥,谎称法轮功要闹事、要进京之由密告公安,于是恒山区公安分局伙同鸡西市公安、张新矿派出所20多名警察和三辆警车将孙秀芝的住宅团团围住,围在外面的警察全着便装,几个着装的警察进屋后没找到孙秀芝就开始非法抄家,同时告知孙秀芝的丈夫唐群到外面去,家里的东西被翻得一片狼藉,衣柜、被子、地板革、碗架柜、洗衣机、炉子、煤栏子,沙发和睡床底朝上扣过来翻;一警察欲拿下押在玻璃板底下的一张荷花图片画,被唐群制止:那就是一张画,你拿他干啥?就放那。甚至一恶警要到狗窝去找东西,让唐群给他看着点狗,遭到唐群拒绝:那是狗窝,旁边是厕所,你上那找啥?那里有啥?恶警自知无趣返了回来。一会20多人忽一下都跑了出去,一会又都回来说,没抓着,跑了。

翻完东西,一警察对另一人说,把他也带走(指孙秀芝的丈夫),那人说,他又不炼法轮功,带他干啥。群警走后,有留在孙秀芝家里的警察,他们就坐在炕上欲抓捕孙及其他人,并无理的告知唐群不要到处走,就在家里呆着。

恶警非法抄家后,孙秀芝家缺失的个人物品有: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法轮功创始人照片、《九评共产党》书籍一本、手机四部、电动剃须刀、现金3250元。

打那以后,孙秀芝的家里没消停过,屋里院外到处是便衣特务,唐群起早到附近的山上拾柴,后面一辆小白车跟着;几天后唐群发现现金不见了,就到派出所找恶警刘宏贵问家里的钱哪去了,刘说不知道。唐问:你说你没看到钱,我问你是谁翻的被子?刘再次否认说,是你媳妇拿走了,让你媳妇回来不就知道了;唐群在家附近看邻居打牌,发现身前身后有男女几个陌生人走动,一邻居说:唐群啊,咱家这儿这几天来了一些生面孔,有恒山区公安分局的。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急先锋片警刘宏贵这些天骑一辆摩托从孙秀芝住宅前后较大范围的地方兜圈子,摩托车开的很慢,刘在车上东张西望的,等到与路对面的另一摩托相遇时,两个人举举手对视什么暗号后又各奔东西;一天雨夜孙秀芝家后院的狗咬了起来,唐群拿着手电到了后院发现一个人影迅速的离开了。孙秀芝家邻居夜里十一点睡不着觉,出来走走,发现孙家后院有人用手电挨屋照,连孙家的房户的窗户也不放过。

孙秀芝婆母到派出所索要被抄走的现金时,片警刘宏贵说没拿,是你儿媳妇拿走了。孙秀芝婆母替儿媳代领工资时,发现工资已被公安非法锁住,银行的人说:她的工资必须得本人来领。据传出消息称公安已对孙秀芝下了非法通缉令,扬言这个“案子”比杀人案还严重,她和国外反华势力勾结(指家中的那本《九评共产党》书)。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9年之时,还有人仍然参与迫害的行径实在令人痛心,天灾人祸频频发生,希望那些仍然助纣为虐的人,赶快看看法轮功修炼人为人们准备的真相,看看在大难到来时怎样才能获得生命的留存,看看如孙秀芝一样的修炼人为什么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为了更多的世人得救,她(他)们承受了怎样的苦难。醒来吧,不要再助纣为虐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