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几对夫妇被邪党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

一、沈立之、罗芳夫妇遇害案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沈立之,33岁,大学毕业,1.8米的个子,身强力壮,原与父母住在沈阳。后沈立之与四川乐山姑娘罗芳结婚,夫妇俩均修炼法轮大法

2002年2月1日,沈立之夫妇在成都坐75路公交车时,被成都营门口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借口两人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把夫妇二人关进成都看守所。

沈立之被捕后遭到成都610办公室警察田新明等人酷刑折磨,于2002年3月3日下午在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死亡。成都警察封锁死亡消息,直到一年后的2003年3月3日,才通知沈立之在沈阳的父母接人。两位老人万万没想到,接的竟是儿子的骨灰。

2002年5月28日成都看守所释放了罗芳,罗芳就一直寻找被关押的丈夫沈立之,但成都公安和看守所蓄意隐瞒沈立之之死,均一口否定没有此人。

2002年12月5日罗芳再次被乐山警察抓捕,遭受酷刑折磨毒打,并非法判刑12年,被关进成都龙泉洪安镇川西监狱至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罗芳被犯人背到滨江女子监狱(原川西女监)十二监区,听包夹她的犯人说:罗芳是在成都市郫县看守所关押期间遭受迫害致残的,她双脚不能站立,只能用手扶住两个小矮凳在地上挪动。在成都市郫县看守所期间,罗芳曾被长时间戴手铐、脚镣,经常遭受无端打骂等迫害。

刚入监时,罗芳拒绝报数,被恶警迫害:每天罚其在警察办公室外的过道坐着,从早上到晚饭后,其间不许进监室休息。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已是寒冷的冬季,可监狱恶警不让法轮功学员将衣服晾晒在露天坝,室内也无绳索晾挂。某日,恶警李琼芳检查监室卫生时,看见罗芳将洗后的衣服挂在床头,即命令罗芳把衣服藏起来,被罗芳拒绝,李琼芳就扔掉了衣服。罗芳提出抗议,遭到恶警李琼芳报复,她把罗芳双手铐吊在十二监区五楼办公室外的铁栏杆上,脚尖刚触地的吊铐两个小时,吊铐后又将其关小间禁闭一个星期。犯人看见都愤愤不平,直骂警察没有人性,太残酷了,连残疾人都不放过。

2004年7月8日,联合国特派员与“保护言论自由”特派员及“法外处决、即审即决和任意处决问题”特派员联合向中国政府发出信函,特别关注法轮功学员沈立之、罗芳夫妇遇害案。

二、陈玉梅、陈辉夫妇

辽宁省沈阳市48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陈玉梅2008年7月3日晚七点半左右,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暴力劫持、殴打致昏;晚上九点二十左右,长安派出所的几个恶警来到陈家,声称陈玉梅昏倒了,在门外的120救护车上,要求家人予以确认。陈玉梅于7月4日在空军463医院含冤离世。

在家人送陈玉梅去医院的同时,那些惨无人道的恶警把陈玉梅的家(小区车棚子)团团围住,一帮恶警不许家人出入,进行非法抄家,抢劫了笔记本电脑一台、DVD播放机一台以及几千元现金。

7月6日早上出殡回来,亲朋好友还没喝一口水,110警察就来抓陈玉梅的丈夫陈辉,亲朋好友就问:“犯了什么法你们就抓人,你们有没有逮捕证?”他们无语,后来就走了。

7月11日,社区的人来说派出所要把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和女婿赶出去,不让他们在那里住。7月12日,长安派出所姓李所长说要整陈玉梅的女婿。

陈玉梅的家属去了东塔机场派出所(长安派出所),问询陈玉梅的死因,姓李的所长告诉家属说“不是车祸,是在江东小区出的事。”

陈玉梅、陈辉夫妇家住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223号万泉小区,她与丈夫以经营东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陈玉梅,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她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却屡遭邪党人员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前后,陈玉梅曾被邪党人员绑架、关入洗脑班折磨,她绝食抗议,闯出了洗脑班。陈辉也曾被非法劳教迫害。

陈玉梅被迫害致死,邪党社区的人威胁说派出所要把陈玉梅的丈夫、女儿和女婿赶出去,不让他们在那里居住,凸现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灭绝人性的邪恶政策:“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 邮编:110042
电话:024-88293317、24830645、24310385
所长:王乃庆 13842005586 副所长:徐玉元
指导员:李晓军 024-81960222
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 88503258、24830645
沈阳市大东区检察院: 88900935

三、张珂、王凤环夫妇

零七年三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张珂、王凤环夫妇被沈阳市铁西区610、铁西国保大队、十二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沈阳机床厂板焊厂技术能手、市劳动模范、法轮功学员张珂,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盘锦监狱。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三日,以管教大队长张国林为首的恶警对大法弟子使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大法弟子身上的敏感部位。张珂在盘锦监狱拒绝非法奴役,被狱警长时间电棍电击、殴打,张珂被电四、五个来回,满身是电击伤,伤势较重。

盘锦监狱暴力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有的学员被强制坐老虎凳、有的被长时间电棍电击、殴打。狱警专门指派几名刑事犯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学员之间不准互相接触、说话,并被强制洗脑和超长时间奴役。监狱条件非常差,没有热水,家属探监时不许带日用、食品等一切物品,只许存钱在狱中高价消费。

张珂的妻子王凤环,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宁省盘锦监狱一监区 邮编:124111
监区长:张国林、张凯、张玉军

四、董艳华、小刘夫妇

2008年7月8日,沈阳大法弟子董艳华去学校接女儿回家吃饭,突然被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的两个便衣警察绑架,后又被转至皇姑区泰山派出所并很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派出所没有说出任何理由,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董艳华过去患心脏病,炼法轮功后身体恢复健康。2001年12月份,董艳华因向民众发放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而被非法抓捕。被迫害中,她的心脏病复发并因灌食造成胃出血、便血,瘦的皮包骨,走路都站不住,生命垂危。沈阳市大北监管医院主治医生怕她死在那里要承担责任,才被迫把董艳华放出来。

2002年2月初,夫妻俩讨论许久,觉的在家很不安全,为避免迫害,当夜就被迫离家,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当时夫妻俩都失业,身无分文,也没有告诉双方的父母。

这样的一家三口,日子有多难,有多苦!无人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好不容易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有了100多元钱的本钱,他们靠卖苦力挣点钱。一家人也只能是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孩子长大,勉强能上学了。

奥运召开前,恶党为了所谓“安定”,毫无理由、肆无忌惮的把大法修炼人当作假想敌大肆抓捕。就这样,2008年7月8日中午,董艳华被恶警无故绑架,身陷囹圄,完全失去人身自由。

董艳华夫妻双方父母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了,看到孩子无端入狱,真是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可是哪里有好人说理的地方?!

附相关电话:
沈阳市皇姑区泰山派出所:024-86808152
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024-24849109
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值班室:024-23205090
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024-24842260
大队长 赵洪涛:办 024-24850789 手机 13904024113
沈阳市沈河区610办:024-24866975
罗静 (赵洪涛之妻):024-2484685924-24847639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024-89210822、89212252、89210454

五、陈新野、陈丽辉夫妇

2008年五月二十四日早上7点20分左右,沈阳三台子法轮功学员陈新野、陈丽辉夫妇被非法绑架。当时非法抄出纸张还有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陈新野被非法关押在四台子看守所;陈丽辉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现在家中只有一九岁女儿无人照看。

沈阳三台子派出所电话:024-86616820.


上述几对夫妇的遭遇仅仅是九年来邪党迫害沈城法轮功信众冰山之一角,这样的案例在中国大陆沈城大地上还有很多很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