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安华蓥市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一、阳和镇唐国平所遭受的迫害

唐国平,男,四十五岁,个体医生,家住华蓥阳和镇老医院下面。一九九八年十月,唐国平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他比较肥胖,修大法几个月后,体重减轻了三十多斤,达到标准重量,胃疼的老毛病也不治而愈,身体无病一身轻。通过深入学法,他严格的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改掉了暴躁的脾气,待人亲切友善,街坊邻居都惊讶他的巨变。就这样的一位善良的修炼者,因为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几年来一直被广安及华蓥各级邪党人员、恶警残酷迫害,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时间,多次被酷刑折磨,还被华蓥市国安大队恶警敲诈现金合计一万多元。

无辜遭劳教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动整个国家机器悍然对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发动血腥镇压,全国的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六月,唐国平只身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他在天安门城楼上高高的举起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执勤的武警飞起一脚将他踢翻,抢走横幅,并毒打他,后将他劫持到天安门站前派出所。站前派出所的恶警又对他刑讯逼供后,将他绑架到广安驻北京办事处。几天之后,华蓥市国安大队恶警、华蓥阳和镇恶人郭礼、阳和镇派出所所长蒋某将带回当地,经过刑讯逼供后,投入华蓥市石岭岗看守所关押。华蓥国安恶警教唆看守所内关押的重刑犯狠狠的打他,打了一百多拳,将他打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恶警非法关押了他半个月后,勒索了他家里现金两千元才将他放回。

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日左右,华蓥市国安大队恶警伙同阳和镇派出所所长蒋某、阳和镇恶人付义翠、杨丽平、郭礼、罗宗明等人,将唐国平绑架到华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了一个月,华蓥市国安大队、看守所、阳和镇政府的恶人,以各种借口先后敲诈了他家中九千多元,却不放人,反而非法劳教他两年。在臭名昭著的绵阳新华劳教所,唐国平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非法劳教期满才被放回家。

讲真相 再次遭劳教

二零零四年端午节,唐国平出诊途中,经过楼房沟中学铁路边,当时正值课间休息,学生在玩耍。唐国平就过去跟学生讲真相,并送给他们护身符保平安。学生争相传看护身符,带回教室后,被初一三班的女教师杨艳红看到了。杨收走护身符,并报告了保卫人员楚世国,楚世国向学生施压,问出了护身符是唐国平给的,楚世国伙同该校校长余小东向华蓥市公安局举黑报。华蓥市国安大队恶警袁健平伙同阳和镇派出所恶警袁剑民、石明、彭波,以及阳和镇政府恶人郭礼、罗忠明等人,将唐国平暴力绑架至阳和派出所,对他刑讯逼供,追问资料来源。唐国平拒绝回答,恶警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找来他的妻子、女儿、亲兄弟,妄图用亲情来打动他放弃修炼。恶警写好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让唐国平在上面签字,唐国平拿起笔在保证书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恶警彭波、石明气急败坏,用手铐将他双手反铐,推上警车,将他劫持到华蓥市看守四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恶警又将他投入华蓥市老武装部的洗脑班迫害了一个月,因为他拒绝放弃修炼,当时任华蓥市六一零主任的赖玉普、国安袁健平、阳和镇派出所恶警彭波、石明拿着劳教决定书要唐国平签字,唐国平拒签,恶人代他签上,还说你签不签都劳教,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

二零零四年八月末,恶警彭波、石明没通知唐国平的亲人,秘密将他劫持到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拒收,恶警就请客送礼让他们收下。

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里,唐国平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邪恶的八大队恶警游宁、沈锐、朴静等恶警对他随意殴打、电棍电、罚坐或罚蹲(一种迫害方式,让被迫害者保持一个姿势坐着或蹲着连续数小时或者数天,不许动。)、站军姿(面对墙壁以立正姿势从早站到晚)、做壁虎爬、用脚踢腿、踩脚趾、睡刑床、关小号、上大挂、强迫戴着脚镣跑操。一次,恶警将唐国平的腿踢的肿起老高,差点残废。恶警还不罢休,指使许意、李灿等多名吸毒犯掐他的脖子,致使他的后颈出现肿块,眼睛差点被打瞎。恶警怕承担罪责,将他送到绵阳一监狱医院里治疗。唐国平的母亲和妻子听说后,万分焦急,赶到新华劳教所要求恶警释放自己的亲人。新华劳教所的恶警邓刚欺骗唐的亲人,说劳教所是人性化管理,不会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虐待,继续掩盖真相。

唐国平的身体急剧恶化,颈项上的肿块越来越大,头发脱落,面目消瘦,眼睛视力也不好。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打电话给广安六一零主任熊昌勇叫去接人,六一零的苏翠华又电话通知华蓥市六一零主任赖玉普,却被赖玉普扣住了,新华劳教所的恶警只好将电话打到唐国平父亲家。唐国平的父亲找到六一零头子赖玉普,赖玉普称没有的事,唐父说劳教所电话打到家里来通知的。广安六一零和华蓥市六一零的恶人互相推诿,将事情搁置了两三个月,直到二零零五年腊月,唐父又在电话中催促,赖玉普说过了年再说。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五,赖玉普才懒洋洋的给办手续,但住地高兴派出所所长蒋某百般阻扰,不去接人,在唐国平的亲人再三要求下,恶警才将他接回家。

唐国平回到家,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调理,身体才渐渐恢复健康。二零零七年五月,新华劳教所恶警以回访为名,到唐国平家骚扰,威逼其放弃修炼,阳和镇政府恶人和恶警彭波,把唐国平的妻子叫去威胁。由于恶人数年的迫害,使其家人长期担惊受怕,唐妻承受不了沉重的压力,最后,离家出走了,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就是这样,阳和镇政府恶人罗霜、罗忠明还不时到其家中骚扰。

二、华蓥市邓启新所遭受的迫害

邓启新,男,年近六十岁,法轮功学员,家住华蓥市红星路居委会旁边。

二零零一年夏天,邓启新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依法上访,希望当权者能体察民意,顺天而行,停止迫害法轮功。在信访办遭到京警绑架,强行送入四川省驻北京办事处,被关押折磨了几天之后,华蓥市国安大队的恶警将他接回当地,投入华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双河镇派出所恶警陈公安向邓启新的亲人勒索了两千元现金,看守所又强迫其亲属交三百元生活费,才将他释放。

二零零二年十月初九,邓启新在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炼功,遭到恶人举黑报,再次被双河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关入华蓥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受尽非人折磨。

二零零二年腊月,双河镇街道办事处米勇、华蓥市六一零主任赖玉普、华蓥国安大队恶警袁健平野蛮绑架邓启新,将他劫持到位于华蓥市老武装部的洗脑班,非法迫害达一年之久。

洗脑班充满了暴力、恐怖和谎言,是一座专门迫害广安各地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先后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曾被关押于此,遭到残酷迫害。原广安市委书记谭力、市委副书记付清明、市政法委书记余仪、六一零主任熊昌勇、苏翠华等一帮恶人的操纵下,恶徒从广安各乡镇抽调了一批干部,在社会上招募一些无业游民及流氓,培训成洗脑班的打手,对里面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任意殴打,滥用酷刑。洗脑班主要负责迫害的恶徒有主任喻孝福、副主任周定成、前主任黄某、帮凶梁勇、陈运国、何春怀等人,这些恶徒迫害起好人来心狠手辣,从不手软。每天两次集体洗脑,恶人喻孝福、周定成、梁勇在讲台上声嘶力竭的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

恶徒安排阳和镇计生办张斌、双河街道办事处朱勇(其父朱明理)、江显高三人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监视邓启新,强迫他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然后逼迫写认识,不按恶人的要求写,就遭到毒打。在恶徒的授意下,张斌、朱勇将邓启新拉到房顶上喂蚊子,不许他睡觉、野蛮殴打、不许上厕所、罚跪、罚蹲、打耳光、拳脚相加。恶人还发明了一种酷刑,找来两根木凳,让法轮功学员站上去,一只脚踩一只凳子,然后,将凳子朝两边拉开来直到极限,强迫学员一只手提一只凳子向两边水平伸直,长时间站立,令受刑者脚胯象撕裂一般疼痛难忍,头晕眼花,全身虚脱,只要凳子掉下来,恶徒就用木杈打手。

一次,喻孝福、周定成等人指使打手小邹、蒲小红、江显高、朱勇、张斌、游思民、任志新、龙斌将邓启新关进小号,罚跪、面对墙壁站立、拳打脚踢,邓启新疼得惨叫,另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岳池县伏龙镇的屈真庆对恶人喊“不许打人!”恶徒恐吓他,再喊就打他。

二零零四年是已故前中共党魁的百岁冥寿,广安各地区恶徒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上百人被绑架,一些学员被非法劳改、劳教,更多人被投入华蓥洗脑班遭受洗脑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初,广安六一零熊昌勇、苏翠华、华蓥六一零赖玉普、华蓥国安恶警袁健平、双河街道办事处朱勇、镇委书记李有仁,闯入邓启新家中,无故要绑架他,七八个恶人强行将邓启新往警车上抬,邓启新的妻子李代碧(未修炼法轮功)与恶人论理,爬上警车阻止恶人行恶,也被一并绑架。李代碧在华蓥市老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半夜才被放回。邓启新又在洗脑班被折磨了一个月,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上午,邓启兴在华蓥禄市镇散发新唐人新年晚会光盘时,被禄市镇派出所所长邓力成为首的恶警绑架,被秘密关押于华蓥市看守所。恶警没通知其亲人,几天之后秘密将他劳教,并立即将他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三、禄市镇周世迪所遭受的迫害

周世迪,男,六十多岁,华蓥禄市镇分水岭村村民。一九九八年农历腊月,周世迪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几个月后,以前身患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恢复了健康,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大法师父感激不尽。

二零零四年七月,周世迪到广安桂兴水中村走亲戚,给了一位村民真相资料,被村民的孙儿带到学校去,让该村大队会计的儿子看见了,带回家中,这位邪恶的会计向派出所告密。桂兴派出所忙着处理其它事,抽不出空来抓人,就通知了禄市镇红光派出所。红光派出所恶所长李瑜与恶警周小平绑架了周世迪,将他投入华蓥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李瑜、周小平再次绑架周世迪,先将他投入华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转到华蓥市洗脑班迫害七十天。洗脑班恶徒喻孝福、周定成、温开良、甘某、莫某等恶人,每天强制给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洗脑,强迫转化,否则,就遭到毒打。广安协兴镇女青年王燕的双手被恶人打伤,恶徒还给王燕强行注射毒针,导致其大脑严重受损,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禄市镇大坡老村六旬老人李正海,被喻孝福、苏翠华等恶人强行注射毒针,针头都打弯了,毒性发作起来,李正海痛苦万状,舌头伸出老长,恶徒却哈哈大笑。喻孝福、周定成、甘某、莫某曾围殴周世迪。

四、岳池县周定英夫妇所遭受的迫害

周定英,女,广安岳池县伏龙镇法轮功学员,其丈夫屈真武也是法轮功学员,夫妇俩勤劳善良,开了家废品收购站,生意做得很红火,一家人上慈下孝,其乐融融。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这个美满的小家就失去了往日的安宁。伏龙镇派出所恶警刘道明、刘伟(这两个恶警因积极迫害法轮功,作恶多端已遭恶报,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六日下午遭车祸,刘伟当场死亡,刘道明经抢救无效死在医院里,这一天正好是刘道明的生日。)和镇上恶人经常登门骚扰,逼迫他们放弃修炼。

二零零四年农历正月二十,岳池县六一零唐晓春、粟某、岳池县国安大队恶警、伏龙镇派出所恶警、伏龙镇恶人陈杰、李德春等人,暴力绑架了周定英。唐晓春伙同岳池国安大队恶警对周定英刑讯逼供,暴力殴打后,关入岳池县看守所。恶徒又想绑架周定英的丈夫屈真武,屈真武外出做生意没回来,恶警扑了个空,屈真武被迫流离失所。周定英被恶人非法劳教两年,投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是座活生生的人间地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里面先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达数千人。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邪恶的七中队队长张小芳是位流氓变态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凶残、下流无耻,曾将多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或致疯。张小芳及其同伙,羞辱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比流氓还流氓,强行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全部剥光,逼迫她们互相舔阴部,如有不从者,就把她的头按下去舔……。二、三月的天气,将法轮功学员尹华凤的衣裤剥光,罚站整整两夜;还在一个大白天,尹同样被扒掉衣服罚站在操场坝里,让众人“参观”,来羞辱她。此恶行被其他中队有良知的狱警看见说:“恶警不是人。”这样才叫尹穿上一条内裤。张小芳经常唆使管教李××等恶人用狼牙棒、钢筋条、筋竹条抽打法轮功学员。张小芳用电棍电南充女青年马青春,在她嘴上涂大便,张玉春被张小芳用三根电棍电……

周定英在黑窝里受尽了两年的非人折磨,劳教期满才被放回家。因丈夫流落在外,夫妻俩仍不能相聚。

五、重庆合川县贾桂花一家所遭受的迫害

贾桂花,女,五十多岁,家住重庆市合川县石隆镇。贾桂花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十分健康,精神饱满,丈夫刘皮匠和一双儿女也走入了修炼的大门,一家人比学比修,十分默契。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实行铺天盖地的打压和抹黑宣传,煽动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石隆镇派出所恶警没完没了的骚扰,这个温馨的小家再无宁日。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岳池县六一零恶人唐晓春、国安大队恶警唐瑞光、伏龙镇派出所刘道明、刘伟气势汹汹的闯进贾桂花家,绑架了夫妇二人,将他们劫持到岳池县六一零非法审讯,后将他们投入岳池县看守所折磨。恶警唐瑞光和伏龙镇派出所恶警将他们正在溪口读高中的儿女叫来,问他们还炼不炼功了,兄妹俩说还炼,恶警气急败坏,通知校方将兄妹俩开除。贾桂花和丈夫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放回。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合川石隆派出所恶警闯进贾桂花家,当时只有丈夫刘皮匠在家,恶警翻箱倒柜的到处搜查,一无所获,将刘皮匠带回派出所审讯,逼他交出妻子和儿女。刘皮匠说儿女外出打工去了,妻子去帮着孩子煮饭去了。恶警逼问贾桂花及子女的电话号码,折腾到中午十二点。刘皮匠乘恶警没注意,机智的走脱。从此一家四口被迫流离失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