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轮功学员自述被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由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发起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至今已历时九年。我在其间经历了被邪党的不法人员跟踪监视、非法抓捕、毒打折磨、非法判刑和长期非法关押等多种形式的有形迫害;其实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我和我未修炼家人所经历和承受的无形伤害,特别是被迫害过后的那种阴影,其影响更是深远而沉重的,已远远超过肉眼所能看到的和用语言所能表述出来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日,我在佳木斯市农垦大厦附近的租住处准备外出时,时任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的陈永德及走卒陈万友带着四个恶警,把我绑架到了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开始时,他们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企图诱骗我说出他们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没啥事,只要说清楚就可以放我回家了等等。因为我非常清楚他们这样做的真实目地,实质是在中共邪党的指使和操控下,他们为了不断加剧加深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以此向邪党的上级部门邀功请赏。所以我拒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话,也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

他们的邪恶阴谋没能得逞,其真实的嘴脸马上就暴露了出来,开始毒打我。他们中的一些人打累了,就换另外一些人上来接着打,就这样一直打了我一天。当天的晚上,又来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人,这个人长的又黑又胖,大眼睛,一脸的横肉,他自称是杀猪的。他来后又恶狠狠的打了我一顿,并威胁我说,和他对着干一定没有好果子吃。就是这个人,一直在背地里偷偷的跟踪了我一个多月后,才下手抓的我。

这些人将我非法抓捕后,竟不敢公开承认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而是对外谎称我是从长春来的在逃杀人犯。由此可见,他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已深感底气不足,也明明知道这场迫害实在是不得人心。

在这些恶警中,有一叫王化民的,他时任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此人非常邪恶,打人也最为卖力,几乎一直是他在不遗余力的打我。即使到了晚上他值班的时候,他也总是打打瞌睡,突然就站了起来,上前抓起的我头发就是一顿毒打。他还明为炫耀自己,实则非常心虚的说:“啊,你看看,我打你,你还没有伤,(将来)你想告都告不了。”

次日早上,那些恶警上班后,又反反复复不断的追问我他们前一天曾经问过的那些问题,我还是没有回答他们,他们又接着开始打我。到了下午,这伙人将我非法送到了佳木斯看守所。

在佳木斯看守所,我以绝食的方式抵制他们对我的无理迫害。一个长得又瘦又矮的看守所狱医,就领着几个刑事犯对我进行野蛮的灌食。没过几天,佳木斯市检察院前进区院就对我下了非法批捕传票。又过了几天,佳木斯市检察院前进区院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工作人员,对我进行了非法提审,其实也只是草草的走个过场,做个假材料,就给我下了起诉书。

在二零零四年新年之前,在佳木斯市前进区法院对我进行了非法开庭审判。由于我在被非法关押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系,我的家人就焦急的四处找我,打听我的下落,后来一直找到了佳木斯看守所。他们这才知道了我的真实姓名。而后,又将迫害我的上述虚假程序又再次重复了一遍:非法提审,做假材料,下起诉,开庭。而开庭时,并没有人通知我的家人到场,也没有旁听,只是草草的走了个过场。后来,我被通知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四年五月,我被非法送入佳木斯监狱,此后,我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半的时间。

刚一到佳木斯监狱,狱警就找了多名刑事犯对我进行包夹,并长期罚站,要求写转化书。每天被强迫罚站七八个小时,我家人去看我,他们也经常不让我见,不让家里人给我送东西。不让别人和我说话。当时,三监区一分监区的相关人员分别是大队长:张新忠;教育干事:崔××;狱政干事:王××;狱侦干事:栗××;中队长:李铁龙;指导员:朱峰;教育中队长:李成。

二零零六年四月,我开始以绝食的方式抵制他们的这种迫害。开始几天,他们没来动我,到了第四天,宋云龙就找来狱医强行给我灌食:叫来几个刑事犯把我按在椅子上,狠毒的宋云龙对那几个刑事犯“笨手笨脚”的样子十分不满,甚至还气急败坏要亲自动手。

就是这个宋云龙,对待法轮功学员十分邪恶,曾在三监区二分监区担任指导员期间,指使刑事犯人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逼迫他们放弃修炼。在我绝食期间,宋云龙找我谈话时不给我凳子坐,迫使我坐在冰冷的地上。在送我去监狱医院检查身体时,不让刑事犯人背我,并偷偷暗示刑事犯让他们把我从监狱医院硬给拖回来。

过了大约十天后,他们又找到我家人,让他们配合监狱做我的“工作”,对我施行心理攻势。又过了几天,将我送进了监狱医院,每天强制输液。我要求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监狱负责人谈话,接待我的就是那个教改科科长曹建武,当我向他提出自己的合理要求后,他告诉我:“宁可放弃你(的生命),也不会答应你。”

之后我开始拒绝输液,他们就又找来了我的家人,帮助他们做我的“思想工作”,加重了对我的精神迫害。在我和家人见面时,一个姓张的干事,当着我家人的面,对我进行谩骂和侮辱。后来,他们见实在是没有办法来动摇我,就只好去了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据说是经过“请示”后,才把那份所谓的“转化书”给了我,整个过程历时一个月。

在此之前,我八十多岁的奶奶,因为想念我,每天吃不下,睡不着,直到离开人世前的弥留之际,都没能与我见上最后一面。我的母亲日思夜想自己在狱中被非法关押的儿子,以致被折磨的长期神经衰弱,夜不能眠。

佳木斯监狱位于佳木斯郊区莲江口农场,建成于二零零二年末,二零零三年初正式投入使用,内设六个监区,每个监区又设有四个分监区。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那里大约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在各个监区。每个监区大约有四百人,其中法轮功学员约有十几名。

监狱会不定期的组织强行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听那些邪悟者的“报告”,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转化的被隔离严管,不准会见家属,不准家属送东西。在监狱里,物价要比平常市价高出二至十倍,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只被允许买点生活用品,其它一律被禁止。为了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狱警利用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对刑事犯许以加分,奖励,不参与超体力劳动,有时还会利用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施行殴打并长期监视。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邪党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我所遭遇和揭示出来的被迫害事实也仅仅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到了天理难容、人神共愤的程度。法轮功学员的正义善良与邪党恶人的凶狠残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从严格恪守和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人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天灭中共,已成为顺应天意的历史必然。为了世人在天灭中共的紧急关头能够得救,才义无反顾的、无所畏惧的、无私无我的讲着真相,告诉人们其中也包括曾经迫害过自己的警察退出邪党,停止做恶,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做中共邪党的陪葬。

可贵的世人啊,擦亮你们的眼睛,看看大法真相吧,在难以预料的天灾面前,在邪党制造的人祸面前,明白真相就是你们得救的希望!目前,已有将近四千万人退出了中共邪党(团、队)组织,为了你们自己和家人能够拥有未来,赶快摆脱中共邪党的魔爪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