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学教师赵飞被绑架详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天津法轮功学员赵飞,女,46岁,武清区石各庄小学教师。4月7日,赵飞因石各庄乡副镇长杜学民(原武清区610主任)恶意告发而被绑架、非法抄家,后恶警又下逮捕票。在看守所,赵飞绝食抗议迫害,持续19天,生命出现危险,才被取保候审。赵飞回家后身体尚未恢复,7月9日又被预审科恶警强行抓走。赵飞再次被绑架时,心脏病症突发,是在昏迷状态下被恶警强行抬上警车的。

这是赵飞第三次被绑架,八年前她曾被酷刑折磨、示众凌辱。

2000年3月,赵飞、刘丽华去北京上访,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刚到北京就被石各庄镇政府和派出所恶警抓回,被非法监禁在石各庄派出所和镇政府四个多月,镇政府副书记李瑞泽、政法委书记李建刚指使派出所教导员张祥、民警张殿伦、张珂、协勤等酷刑折磨赵飞、刘丽华,她们的脸被打得变形,手脚被电棍电得焦糊,夜里被铐在院里挨冻,白天铐在大街路边的电线杆上示众。一天恶警教导员张祥还无耻的说:“我让你们两个人的爷们儿都当王八,你们信吗?”恶警折磨了四个多月才让她们回校,停发工资半年。这种酷刑摧残、侮辱女教师的恶劣行为,世界罕见。

这些年来,赵飞和刘丽华承受着莫大的屈辱,她俩都被从中学调到小学,但仍然兢兢业业工作,而且成绩都很突出,赵飞今年又拿到全乡教师最高奖金,她教出了一届又一届品学兼优的学生,她用真诚善良的心逐渐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爱戴、老师们的同情和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打过、骂过他们的人良心都有些不安,因为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都说不过去,所以这些年,派出所和镇政府都没再找她们的麻烦。

而石各庄新调来的副镇长杜学民,原来在武清政法委专职迫害法轮功,他刚调到石各庄,为了牟取政治资本,显示他“新官上任三把火”,丧心病狂地朝这两个最忍辱负重、最善良的人下毒手。

零八年清明节学校放假三天,杜学民指使总校长刘胜扶派一辆车堵在楼门口对赵飞实施24小时非法监控,三天三夜禁止她外出,被分派监控的学校老师两班倒,每人每天100块钱,还管饭。赵飞告诉监视的人这是侵犯人身自由,是违法行为。老师们无可奈何,说是学校领导分派的,不敢违抗。赵飞被无故剥夺自由,也给家属造成极大的思想压力,赵飞深感这是对她的人格侮辱,她情绪激动,与在场的石各庄小学校长蔡玉茹争执,蔡玉茹打电话向总校长刘胜扶汇报,刘胜扶让赵飞接电话,赵飞据理力争,刘胜扶无言以对便恼羞成怒,把赵飞告到石各庄镇政府,杜学民马上编造“利用教学教学生习炼法轮功”的罪名,向武清公安局告发赵飞。

公安局到石各庄小学“取证”,三年级小学生看到那么多警察吓呆了,让说什么说什么,几个年轻的老师在不了解情况下签了名,过后才知道这是给赵飞“取证”,后悔不已。而年龄大的老师,经受过文化大革命的教训,都赶快回避。小学校长蔡玉茹在各种取证单上违心地签字后,当让她在最后一张纸上签字时,蔡玉茹再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坚决拒绝签字,过后被调离岗位。最后实在没人签字,由石各庄文教办给盖了章,所谓“罪名”就这样成立了,武清公安局恶警进门抓人、抄家,抄走赵飞全部大法书籍、资料、电脑等。赵飞就这样呆在家里就被非法逮捕了。总校长刘胜扶后悔莫及,一再说:“没想到会这样,不该往上报。”

杜学民在告发赵飞后,还到处散布说:“赵飞向学生宣传法轮功800人次,学校升国旗不让学生唱国歌,教学生炼法轮功。”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恶徒杜学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赵飞以捞取政治资本,不惜编造不实事实,但即使这些都是事实,也决不是什么“罪证”,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不容任何人诬蔑,真善忍是人人皆应遵循的宇宙法理,就应该洪扬。

因赵飞在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在被非法审问时一句话不说,亲友们极为担心,已无法沉默。4月30日晚,赵飞的姐夫张瑞山喷写揭露赵飞遭迫害的标语,也被恶警绑架。

正告参与迫害者,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修炼者罪大如山,不要不听真相,到头来害了自己,恶报临头,后悔晚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