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 走师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我们全家在98年有幸得法。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突然遭到铺天盖地的打压,使我震惊不已。那时我家与外界联系很少,迫害中爷爷说了不该说的话,放弃了修炼,不久就去世了;警察天天到我家来骚扰,妈妈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爸爸受中共邪灵操控走向了反面;我和哥哥渐渐的在这个大染缸中随波逐流,完全忘记了大法,卷入名利中苦苦挣扎,一过就是六年。

05年深秋,一个偶然机会我遇到一位法轮功修炼者。惊喜中我问:怎么现在还有人学大法吗?她说真修者一直坚定着正念。接下来她从迫害真相到现在大法在世界流传以及整个正法進程都给我讲了一遍,解开了我的种种疑问。我万万没想到这么大一个国家竟公然如此耍流氓!此时我的心情又喜又悲,喜的是师父慈悲安排大法弟子来叫醒我别忘了回家的路,使我重获新生;悲的是六年啊,这么重要的历史时刻,我却迷失了方向,造业深重啊!后来这位同修给我带来了新经文、《明慧周刊》等。那段日子我每天如饥似渴的看新经文,明白了我的迷途给师父正法拖了后腿,师父的慈悲伟大使我经常看着看着不禁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就这样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我从新走回了大法中,妈妈了解了真相后写了严正声明坚修大法到底。

剜心透骨去执着

我实际等于是个新学员,我的个人修炼和正法时期修炼同时進行。自从走回来之后魔难重重,每一关每一难都是那么剜心透骨。

走回大法没几天,一个突如其来的冲击出现:曾经相处不错的朋友欠我的五万多元钱不想还我了。由于我总是信任周围的人,借钱时他的全家都在场,所以当时没让他写欠条,可万万没想到现在他全家都抵赖。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我开始并没有动心,看着他那副追逐名利的表情觉的:人啊,真是太可怜了,为了眼前这点利益活的多可悲啊!师父说:“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对方不但不想还钱还说我终于中了他精心策划了半年的圈套等等,随后就走了。我越想越觉得委屈,我平时对他都是以诚相待,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呢,越想越生气。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他便在电话中破口大骂。我心如刀割。后来我想不能让他好过,找几个人闹闹他。

晚上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和同学们在一豪华宾馆住,我要去洗手间,这时却来到了野外,厕所是用木头围成的看上去是一个土匪的“匪”字。我举个小旗后面跟着几个人往家走,我们在荒山中迷路了,后来我们费了很长时间终于才找到家了。醒来后我知道我错了,不该想用人的败坏观念处理问题,我是大法弟子啊。但我心里却为昔日好友能如此对我而委屈、气恨,每天都在我的思想中翻腾,越想越生气,很难排除。那时还不会修炼,只想到也许是前世怨缘今生了结吧,没想到自己通过此事向内找找各种要去的执着心。

我以前对利很执着,在党文化的熏陶下,满脑子就是钱。我开了两家店,其中一家还没营业。我每次为客人热情服务的同时恨不得人家把所有的钱都花在我这里。每天想着营业收入情况,乐此不疲。自从我走回修炼之后,感受到每个众生的疾苦,发自内心的为他们服务,求利的心放淡了很多,可是这离大法的标准还差很远,我却全然不知。

店里的营业额直线下降,什么原因呢,得法了应该有福报啊。我甚至想到是不是风水有问题,多大的漏啊,可我当时还不知道呢。我每天抓住机会都要跟员工讲真相,费了好长时间几次努力才劝退成功,真为他们高兴。他们很年轻,金钱至上的观念很重,几乎都是我的亲属也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我很信任他们,连商业机密都告诉他们。可是最近他们非常不用心工作,我想辞退他们可是工人不好找,就继续留用在这里了。可是没想到他们却在背后作着手脚。最后等于把我逼退出来了,他们顺利的接去此店,而且视我如仇敌。我心里知道也许就是因缘关系促成的,可能是以前我欠下的债,但马上舍弃常人心真是很难,我还是为此产生了仇恨心理。因为这个店我已打好了基础,在同行业内效益也是非常好的,从新起,即使多投资十倍也不一定有此利润。不时的有人提示我利用媒体曝光他们不具备执业资格的违法行为,我也动过此念,可这不又用常人的观念和手法处理问题了吗。

这两次事件的处理过程中都暴露了我仍然有党文化的斗争思想,而我原以为自己年轻,没有党文化的思维,这一下来等于给我个大曝光,真是好事!我决心认真学法,解体所有不正确的思想。

这事之前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在店里洗澡,很多客人在等着我,我要挪动浴室的位置,这时店里人说不用动就这样多好,我一看确实是不错。醒来后悟到我应该在这里救度众生,因为每天都有至少五六人在这里得救。可是后来才意识到当初处理问题时用了人的商业招术,各种不好的心夹在其中,也许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也是当时学法不深、还不会修炼造成的。我一度又陷入痛恨自己的悟性太差没有走好师父安排的路的深深自责之中。学法让我认识到通过这件事师父给我消掉很多业力,我应该谢谢那些欺侮过我的人们,他们给我这么一个提高的机会。因为这些事给我的生活造成很大困难,收入一日千里下跌,所以当时真的很难始终保持正念看待这些事。一会儿是执着着常人的名利情损失了痛苦的不行,一会儿明白过来又在为放不下这点执着心而痛苦,几次一个人开车时,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而自己“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愧对师父,不禁失声痛哭……。我努力一次次的排除名利心、后天观念等干扰至今。师父说“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转法轮》)。想到这好象突然间又去掉了很多东西,我知道是师父把那些本不属于我的思想再次去掉了,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的另一个店不久就营业了,我的合作伙伴应该说是个仁义之士,这里的顾客很多。虽然收入远不及失去的那个店,但是这里施惠于民,赚些钱心里很坦然。我多给了合作伙伴一成利润,所以我只是在有事时才过去,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

修炼中,情也在对我進行着干扰。每当遇到种种魔难无处倾诉,刚刚联系到的同修只见了三次面就被邪党恶警绑架,从此又与同修失去了联系,我又陷入了同修被迫害的痛苦和悲愤中。由于不成熟,不懂手机安全知识,我在电话中讲真相后怀疑手机已被监听,我感受到了来自邪恶迫害的强大压力……,这些事现在看来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刚刚走回修炼不到三个月的我来说,这些事同时发生了,承受起来真是难。我艰难的承受着这一切,那时多么希望能有一个生活中的另一半,一个温暖的家。

2006年11月,我终于去掉了情对我的束缚。没过几天,一个七年联系不上的同修与妈妈街头巧遇,这位同修介绍我与另一男同修相识。他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一切都象师父安排的那样想象不到的好。可我还是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清除了头脑中现代年轻人的拜金观念,最后与他结了婚。从此我進入了修炼路上的另一历程。

在一年的修炼中,历经一次次的磨难,我的思想逐步被法归正,强烈的各种执着已淡之又淡了,虽然每件事我起初大多是在人的基点上想问题,但最后都能正念处理。师父的苦心救度,安排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尽快吃苦还业,修去人心,同时安排了大量的时间使我每天溶在法中,在法中迅速提高,我感受到了无欲无执的轻松,逐渐走向成熟。

讲真相救众生

走回来之后我每天正念十足,利用晚上时间学法,很快把“七·二零”前后师父所有的讲法和书籍认真的看了一遍,感觉就好象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我都跟着师父亲身经历了一样,就觉得整个人生再也不象以前那样迷茫、颓废,我马上投入了紧迫的救度众生之中。

我满脑子里就想着如何安排与亲朋好友见面讲真相,劝三退。师父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白天我在店里给客人讲真相劝“三退”,几乎是来一个讲退一个。即使外出,也随遇随讲,出租车司机、商店的服务员、装修工人、环卫工人、路上行人、美容师、化妆师、洗澡时遇到的浴客,还有整个一个建筑工地的所有农民工等等。我的汽车也给我提供了很多讲真相的机会,汽车销售店的员工及客人、洗车行的老板及员工等,听了真相后都退出了邪党,路上遇到认识的人就让他们上车带他们一程,有的直接给他们送到目地地,借机讲真相,劝“三退”。他们知道他们有了美好未来的同时大多数人表示非常感谢。有的竟然高兴的拍起手来。过去的同学、朋友、邻居,我有的去登门拜访,有的把他们请到餐桌上,各个明白了真相后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外地的亲属我和妈妈一起去,一家一家的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个别中毒很深的亲友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多次的讲解最后也退出了邪恶组织。随着不断深入的学法,我真相讲的越来越彻底,现在身边的一些人主动向我要护身符,他们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2006年夏天在我和本地区同修才互相联络上,并很快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大都是跟我差不多时间刚走回大法的,拖了正法的后腿。学法小组建立后,几乎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切磋本地证实法的项目,到晚12点发完正念后才回家。小组的每个同修都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迅速提高。

学法小组成立一个月,小组内就先后成立了几个小型家庭资料点,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为我们讲清真相提供了更方便条件。

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加上老爸要是知道了想象不到会发生什么,所以犹豫了几天。当我坚定了正念去买机器的那天,家里接到电话说外地一亲友家有事,爸、妈急速赶往相助,大概一周后回来。这正好给我创造了条件,白天同修帮我把机器买回来,晚上同修们来我家学法,因为有几个同修不方便到学法小组学习,这次我爸不在家机会难得。学完后几个懂技术的同修留了下来教我使用机器。起初几天不断有不懂的问题,机器也不断出现各种故障,晚上同修来帮我解决,这一周下来我也差不多可以独自操作了,父母也回来了。

为了资料点安全,我把机器放在床下,用棉被简单罩住隔音,机器本来的噪音也不大,打印设置好后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就连睡觉也不耽误。

去怕心

我的家庭资料点建立三个月后我就结婚了。老公是计算机专业毕业,我们又添了几台机器,在一起配合很好。有时遇到故障不能马上排除,但经过发正念后都能很快解决。我们制作的小册子都是彩色的,光盘面直接打在光盘上,非常正规。各种书籍与正规出版的差不多。年岁大的同修就在本地区发送,体壮的就到远处去。大家积极配合,“聚之成形,化之为粒”,每个人在此过程中都得到不断的提高。

今年三月与我们间接接触的同修被邪恶绑架,我听到此事在上网曝光邪恶的同时,心里忐忑不安,能不能牵扯到我啊,家里的机器是否要转移一下,对面楼上是否有监控啊等等一切被迫害的思想都来了。没过两天那边同修需要大量《转法轮》,我小心的准备好了交给了协调人。后来听说该同修承受不住邪恶的高压说出了两名同修,而且他现已出来了。一段时间后那边又传来需要更大量《转法轮》,我们几个人分析他们那里比我们这技术设备先進的多,能够大量制作《九评》为什么不能做大法书呢。我产生了不解,怀疑是否是邪恶放线钓鱼呢?

这几天家里四口人三人梦到警察抄家,我再次产生了强烈的怕心甚至想要搬家。动念的第二天才知道此念头不对,一定否定它。可是书还是没做。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想如果真要是有同修急需看书的话我由于为私的心里,遇事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如果耽误同修们学法,真是愧为大法弟子啊。于是决定明天就工作。当晚我梦到警察到我家来,说家里一切都被监控了,我没理他们开始打扫卫生很快清理干净了墙上和床下的灰尘,感觉一切都好了。醒来就想怎么又梦见警察来家里了,前几天也梦见警察在我家绑架了八、九位同修,我躲在桌子下心想一会儿恶警進来还得带走我,我就出去吧,刚迈出一条腿还没落地,就听见一个和气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回屋里去没有我事。我迅速回屋,从窗户向外看到带走很多人,但我都不认识。这难道是师父警示我要小心吗?真的会有恶警吗?想了一会儿,突然我恍然大悟,师父能给我安排被迫害的路吗?肯定是不会的,那就一定是邪恶的圈套,差点上了当。此时邪恶的空间场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于是我开始了工作,起初遇到了各种麻烦干扰,后来很顺利的两天时间完成了送到同修那里。

刚建立资料点时,一听到风吹草动就想把机器转移到同修家,同修也怕我压力大承受不住,也说随时可以放到他那里,同修的伟大使我看到了差距,想起来又是为私为我的心才使我产生了怕,我一定从根上挖掉它。

放下证实自己、为私为我的执着

我所从事的行业检查非常严格,当今大陆这些行业管理办法漏洞百出,执法部门执法犯法,以权谋私吃拿卡要腐败透顶,同行们深恶痛绝。一次我正在家中学法,店里来电话说区监察大队来检查了,于是我首先发正念,是我欠下的我愿还;如果属于邪党机关对我的干扰和迫害,就彻底清除,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会儿店里来电话说我们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下午到他们办公室接受处理。我很坦然,继续学法,比计划的还多学了很多。下午我和合作伙伴到了他们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叫我们在客厅等会儿,说里面正在处理另一家。这时我就听到那家的那个老板说,“我是学大法的,信真善忍不说假话,我今天确实有错,我承认。”我很意外在此能结识同修,同时更加悟到这不只是表面的执法部门例行公事,一定是邪恶看准了我们大法弟子有意指使常人对我们干扰迫害,我在外面不断发正念。接着里面的同修又说了很多常人拉拢关系的话,一个小时后处理结果出来了,这位同修业主被罚了1000元。

到处理我们店的事情时,我了解到,这个执法大队刚成立,刚才那家是第一个被检查的,我们是第二家。那人只说了几点整改意见,几分钟后我们就回来了。回来后我有缘见到了那位被罚同修,切磋中我们认为她没有否定邪恶的背后操纵致使表面看来我的问题要比她的严重的多可是结果却相反。后来我将此事多次与其他同修交谈,告诉同修们处理一切问题时要正念对待。

一次一位同修找我交流时我又讲了此事。她觉得这次交谈解决了她的很多问题,满意而归。可是她走后我总觉得哪里好象不太对劲,找来找去发现在谈话时我每次都有证实自己的心,可它隐藏很深极不易察觉,而且在这件事情上还有更严重的为私的心,根本没有想到每个同修都是我们整体的一粒子,同修身处难中我光顾自己没有想到正念加持同修,致使同修经济受到迫害为恶党输血,我不但没有为此感到愧为大法弟子,而且还到处炫耀自己如何正念正行,这与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标准差距何等之大啊。此时,我对师父讲的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有所领悟。

我时常庆幸我能从新回到大法之中,感恩师父的无限慈悲,我要在今后的修炼中以自己的行动弥补六年中的巨大损失。两、三年来,我也是这样做的。我把做好三件事溶在工作中、生活中,努力修掉证实自己、为私为我的那些人的执著,尽力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得好些,更好些,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回归路,兑现史前大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