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举办研讨会(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明慧记者欣宇、华清悉尼采访报导)在国际器官移植医生大会(WTC)举办期间,应邀来悉尼参加移植大会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在达令港(Darling Harbour)附近的(Novetell Hotel)酒店与“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协会(DAFOH)”主办早餐研讨会,呼吁国际社会尤其是器官移植界继续关注和帮助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悉尼早餐研讨会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作者之一麦塔斯律师接受记者采访

数十名医生、律师和媒体记者参加了研讨会。麦塔斯就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话题,向参加器官移植会议的医学精英及澳洲主流社会媒体介绍了他完成有关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的细节,与会者在听取报告后深感震惊。在自由发言的时间内,宾主互动热烈。ABC 电台和SBS电视台等西方媒体还现场报道了研讨会,并在会后采访了发言者和与会嘉宾。

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的代表鲁克•休斯( Luke Hughes)先生、原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外科医生袁宏先生、法轮功修炼者、曾被中共非法关押劳教所的幸存者曾铮女士也在研讨会上发言。

活摘器官 违背医德

鲁克先生首先代表DAFOH组织致词,并向与会者介绍了麦塔斯律师对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所做的非凡努力。他在发言中要求全球器官移植界、世界医疗协会等机构关注和帮助制止在中国正发生着的非法行径,共同加入到独立的对活体摘取器官的调查行列中来。他说:“国际法规定每个人都有权利自己决定是否捐献器官,然而,在中国的一群善良民众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被活生生的摘取器官致死,这种行径完全违背了医学界一贯主张的道德标准。”

他还说:“八月十三日,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将在全球器官移植大会发言,我们希望届时中国卫生部长回答以下问题:第一,解释中国移植器官的来源;第二,向世界卫生等组织提供精确的器官移植统计报告,包括在中国的年器官移植数据;第三,向世卫等组织提供精确的文件,包括有多少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有多少器官是自愿捐赠的。”

将参与活摘器官的罪犯绳之以法

《血腥的摘取──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著名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研讨会上发言时提出,在中国人们没有捐献器官的习惯,很多移植的器官都是从犯人那里来的,而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器官移植的数量大幅度增加。在麦塔斯和乔高关于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发表之后,中共企图说报告中的内容和数字是捏造的,但实际上报告中的很多数据和证据都是从中国官方渠道发表的资料中获取的,虽然现在很多资料被从网上拿掉了,但他们仍然保留有那些资料的证据。

他表示:“中国的器官移植法和捐赠系统在根本上没有改变。基于目前中共活摘器官的广泛程度,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摘取,我向国际社会和器官移植界提出几点要求,其中包括,应该立即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停止在中国的器官移植,一直到相应的控制、保障系统、立法和政策完善起来,将参与活摘器官的罪犯绳之以法,等等。”

健康的法轮功学员二十天内被折磨致死

法轮功修炼者曾铮女士也以其亲身经历,揭露了劳教所内中共对待法轮功修炼者非人的迫害。她说:“每天的劳动繁重的使人甚至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想着如何能完成指标。和我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经常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在我所关押的牢房里,一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在二十天内被折磨致死,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我只知道,她四十五岁,来自黑龙江省……”

如何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在发言结束之后,与会者积极的提出问题,并询问政府、媒体、公众对此活摘器官的暴行应该如何回应,他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一位来自昆士兰亚力山大王子医院的医生斯第芬•林驰(Stephen Lynch)先生提到,他所在的医院为中国很多外科医生做各种培训,包括器官移植技术的培训,他非常希望袁宏能够提供他所知道的在澳洲接受培训的医生的名字和所培训的单位的信息。

林驰表示在得知了中共活摘器官的消息之后,他所在的医院要求中国医院和地方政府提供一个书面保证,保证他们没有参与和进行活摘器官。他所在的医院和昆士兰政府都采取了这样的措施,要求中方提供这样的书面保证,才能进一步向他们提供器官移植技术的培训,但是中方从来没有给过他们正式的书面回复。他听说纽省政府和其它省的医院也采取了类似的政策。

为什么主流媒体没有报道

大学教授米兰•洁萨女士(Milan Jirsa)表示听到这样的事实感到非常痛心,她问到:“这样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在主流媒体上报道出来,是否有经济和贸易上的原因?”

麦塔斯表示,中共对西方社会的媒体、政府和团体都试图进行游说和施压。比如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他和一些法轮功学员之后做的一个关于中共活摘器官和法轮功真相的节目播出之后立即就收到中共大使馆的电话,CBC不得不把节目停播,修改删除了活摘器官的内容之后才再次播出。

袁宏以他在中国时所在的医院为例,对于外国媒体等的接待和采访单位都是有严格规定和专人负责的,哪些可以对外参观采访,哪些不行,所以如果外国记者不是进行独立采访调查,而是通过官方途径去采访,是不可能看到什么真实的信息或发现相关的证据的。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的

袁宏先生在回答来宾问题时还表示,他在中国从医的十年间,他所在的医院在犯人死前活摘器官;住院的病人死亡后,不经家属同意其器官也被使用。他个人的经历让他相信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实性。

他表示很高兴离开中国的医院,并请各界帮助制止这种犯罪行为。他还以凤凰台关于苏家屯集中营事件的报道举例,称在外国媒体采访苏家屯过程中未发现地下工程或活摘器官的迹象,但他本人在沈阳读大学期间就知道在宿舍附近就有六十年代修建的巨大地下工程。

袁宏还表示,中共对外宣称的所有消息都不可信。他说:“我所在的医院是一教学医院,日本一医学方面的基金会提供教学基金,但要求中方按他们的要求实施计划,中方与其签署了协议书,但从没照办过。每五年一次,日方会来检查,我所在医院就商量如何统一口径应付日本人的检查,以便能继续拿到基金。”

活摘器官的犯罪活动还在继续

麦塔斯在回答与会医生提问时表示,他相信活摘器官的犯罪活动还在继续。到目前为止,中国仍是移植器官等待时间最短的国家。在他及大卫•乔高的调查报告中详细记载世界各地患者等待肾源的时限:加拿大:二千五百五十五天,英国:一千零九十五天,美国:一千八百二十五天,而中国只有十五天。报告引用的同中国大陆医院的电话录音显示,中国国内有一个由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供体构成的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并指出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间,在中国国内进行的四万一千五百例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不明。

共同努力制止暴行

研讨会在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结束,不少与会者和媒体还留下来单独与麦塔斯和其他发言者交谈、采访。与会者纷纷表示通过研讨会了解了很多原来不知道的信息。

一位悉尼大学的教授表示原来也听说过活摘器官的消息,但不太敢完全相信,但今天听到麦塔斯的发言,以及来自中国的医生和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介绍他们的亲身经历,令她感到震惊。她询问除了向其他同事和朋友传递这个信息之外,还能做什么来帮助。这位教授和不少与会者在反对活摘器官的请愿信上签了字,并留下联系方式希望收到更多最新的信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