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顺义区以奥运为名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北京市顺义区坐落在北京的东北方向,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赛艇项目和马拉松游泳项目在顺义奥林匹克水上公园进行,顺义区大会小会层层传达落实奥运期间的安保工作,要求从“人防”、“技防”两方面确保奥运万无一失,发现不了问题也不行,发现了问题不控制也不行,哪出问题,一把手就地免职。恶党人员们把法轮功、上访人员、民主人士、藏民都看成是奥运的极大威胁者,尤其针对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了种种措施,以达到在奥运期间使他们消声的目的。

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顺义区国安、国保将所有在册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从新整理成册,包括法轮功学员的姓名、年龄、家庭成员、亲属关系、相关人员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等,并把这些人名单发给各个街道、居委会、镇、乡政府、村委和管片派出所,要求他们找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谈话,写不修炼和奥运期间不出门的保证书。对于写了保证书的,他们要三天两头的进行回访,了解思想动向,还要雇人24小时轮班盯防,以免人不见了失去控制。对于不写保证书、也不答应他们任何要求的法轮功学员,马上就抓捕,也不讲任何理由。在奥运期间,其实在奥运之前,他们就一直对已知的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和固定电话进行非法监听以获得所谓的信息。

仅2008年3月到7月在北京市顺义区就发生了几十起以奥运为名的绑架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事件。

● 顺义区西辛南区大法弟子许俊芝,于2008年4月3日在家中被恶警带走,抄走电脑等物。

● 顺义区五里仓小区法轮功学员朱进忠(女,56岁),2008年3月28日中午11点多,被顺义区石园派出所六个警察,闯进家,强行抄家,抄走电脑和打印机并将她绑架,现朱进忠被非法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

● 法轮功学员李志君(女,57岁),家住顺义区陈辛庄。2008年4月2日上午10点多,顺义区胜利派出所和北乌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闯进李志君的家,将她非法强行绑架。

● 2008年3月9日,北京顺义区仁和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吴明(女),40岁左右,该弟子是北京顺义区牛栏山酒厂职工。在非法抓捕前该所的恶警两次到吴明单位进行骚扰,询问她是否还炼功,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现被非法关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

● 3月顺义区牛栏山镇派出所恶警两次到该镇所属的北孙各庄村调查,到两名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搜查,几天后抓捕了该村的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蔡凤霞、赵紫霞、刘书臣、小兰(小名)。其中蔡凤霞、刘书臣2003年曾被抓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过一年。

● 杨秀芝,女,50多岁,因得肝硬化走入大法修炼后病痊愈,2004年农历10月24日被绑架劳教两年,2006年10月24日被释放,又于2008年4月18日11点左右,被顺义区胜利派出所无故绑架并抄家,抄走现金1万元。

● 杨京辉,居住顺义东兴一区11号楼,于96年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使颈椎病、美尼尔、胃溃疡等病全部消失。从此以后信师信法,坚定的修炼。就在4月18日这天上班时,被突然闯进的几个恶警绑架,据外边目击者称,“大概是中午11点40左右,班上只有杨京辉一人,几名恶警非常凶恶,蛮横的把人带走”。并从家里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以及大法书籍及真相材料。人至今被关在顺义看守所,上中学的女儿只好由亲戚照顾,绑架人的是光明派出所所为。

● 顺义滨河小区法轮功学员陈生(出租车司机)于四月二十五日在牛山一中分校门口等客,被九个恶人绑架,并用陈生车上的钥匙开的他家房门并抄家,详情待查。刘桂锦早已被公安迫害致残,现被拘留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警察说:“过几天直接送劳教所。”

● 5月13日晚,北京国保大队和顺义区胜利派出所8~9个警察,闯进顺义区建新北区32楼2门202室刘桂锦的妈妈家,当时家中只有刘桂锦一人在家,被警察抄家并绑架,抄走两台打印机和笔记本电脑,两个切纸机和一些黄穗。刘桂锦质问他们的非法行为。他们说是有人举报,又说不出是何人举报,就说是给刘桂锦送黄穗的人。这纯属一派胡言。这是公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贯采用的卑鄙、诱骗的手段。顺义公安宣称:刘桂锦现在属于犯罪嫌疑人,要把她的那个资料送北京检察院、法院去判决。

● 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杨明华夫妇5月27日在家中被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五日下午,北京市顺义国保抄家绑架了顺义后沙峪镇后沙峪村法轮功学员廉淑印(音),至今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 6月10日上午,610办公室、国保大队、光明派出所联合到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孙辉单位,以有人举报为名强行将其带走。并于中午非法将孙辉家搜查一遍,搜出一些大法资料,而后将孙辉及母亲二人一同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 顺义法轮功学员蔡忠于6月29日中午11点由单位叫回被胜利派出所绑架,详情待查。

● 2008年7月8日中午,正在家果园干活的北京市顺义区大法弟子张秀芳被顺义国保和610及当地派出所(木林派出所)绑架、抄家。日前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现在下落不明。

● 7月18日,史庆文是在密云县被突如其来的顺义光明派出所8人绑架(可能是跟踪去的),并拉回顺义家中被非法抄家,详细情况待查。

● 大法弟子刘静书2008年7月9日在北京顺义老家被北京东城警察非法抓捕。目前不知被非法关押在何处。大法弟子刘静书原是北京西苑中医院护士,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开除。

● 北京顺义大法弟子刘淑华,7月19日被当地国保从家中带走,非法拘留,现被羁押在顺义看守所,恶人准备对其非法劳教。

以上也只是奥运前夕在顺义区所发生的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的冰山一角。据可靠消息,仅2008年4月18日一天就非法抓捕了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因信息的传递很困难所以有很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姓名我们还不得而知。

顺义区邪党主要领导对以上法轮功学员的被绑架事件难辞其咎,其中包括:顺义区区委书记-夏占义、顺义区长-张延昆、顺义区常务副区长-周海晨、顺义区政法委书记-周颖博、顺义“610”负责人-杨虎民、顺义国保队长-席雷、李福国、闫磊、周旭、顺义公安分局主管局长-张新军、预审科队长-庞宏伟、副队长-孙绍怀、刑警队长-王忠诚(重案队长)、李学军、看守所所长-陈海波、顺义区法院主管院长-郑进智、刑庭庭长-李存海、副庭长-刘军、副厅长-王宁(女)、审判长-杨建民、审判长-姜嘉玉、顺义检察院主管院长-单晓云、副院长-马荣耀。

二、对老百姓的迫害

从奥运前夕截止到目前,整个顺义区可以说草木皆兵,邪党官员们如临大敌。早在一两年前,顺义区的所有住宅小区和村庄就已经安装了大量的摄像头,有在明处的、有在暗处的,顺义的大街小巷,尤其是人员密集地段,更是两三米就一个摄像头,而且大部份都是隐蔽的。

奥运之前两个月,顺义区的所有村庄也都开始实行封闭式管理,在通往村内的各个路口都有专人把守,都摆放有桌子椅子和登记簿,如有进村的生人生车一律拦截,必需说明进村找谁、干什么、有的还要登记身份证号码,而汽车牌照是必须登记的,每天的记录都要交给当地管片派出所进行核查。每个村子都设有治保主任这个职务,由他来负责招收村子里的一些闲人戴上红胳膊箍四处进行寻查。奥运期间,每个村子又都招收了一些所谓的志愿者进行24小时的治安巡逻,他们白天黑夜24小时的几个人一组的轮流在村子里转,包括死角、庄稼地都不放过,有时步行、有时骑自行车、有时牵条狗,有时开着车,几乎每时每刻你都能看见他们。这种治安巡逻员,村里每个人给5元/天,区里每个人给20元/天,也就是一个月每人有大概750元收入,这还不包括给每个人100元的手机充值卡的钱,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他们就互相手机联系,围追堵截也要把人抓到。

同样顺义城区的住宅小区,在早就实行封闭式管理的情况下,也招收了很多戴胳膊箍的治安巡逻员。据2008年7月25日顺义新闻报道,顺义全区共有治安巡逻员3万人,顺义总人口才57万人,不到20个人里面居然就有一个治安员,可见一个奥运会把顺义的这些共产党的头头们给吓成什么样子了!

“奥火”在北京的传递其路线一直高度保密,生怕出现在海外多次被抗议群众围阻的情况而下不了台。直到8月7号“奥火”要来到顺义当天才公布路线:从河南村的燕京啤酒集团到北京现代汽车厂,全长4100米,这条路线的选择完全避开了人多的居民区和商业中心,实际上顺义城区的南部是比较清静的地段,此路段上基本没有太多商家,很好控制。选择在这段路上传递“奥火”可谓用心良苦。

传递当天,此段路就已经全面戒严,欢迎的观众是经过精心挑选和组织的,都是燕京、现代、北郎中、等公司的职工和顺义一中、顺义五中等学校的学生和老师,其它老百姓一律不许随便进入,短短的4100米,火炬手的两侧除了有三个戴着黑手套,腰里挎着黑腰包,耳朵上戴着耳机的所谓护跑手(实际上是安保便衣)以外,马路两侧还各有六个同样穿着的安保便衣在后面不远处护跑,另外左后方还有两队穿白衬衫、黑裤子、戴白帽子的安保人员也在护跑,这还不包括火炬手身后的好几辆坐满安保人员的汽车以及马路两边站着的武警和公安。

看到这一切,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到底害怕什么?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以至于如此的胆颤心惊、如履薄冰,既然这样又何必如此痛苦的强装样子呢?可见奥火在顺义的传递并不是老百姓真心的欢庆而更象是一场政治任务。

奥运皮划艇项目和马拉松游泳项目在顺义的奥林匹克水上公园进行,为了防止比赛期间出现问题,观看比赛的观众必须在进场时接受全面安检,手臂张开,用仪器在身前身后扫描,不许带任何食物及饮料。非常可笑的是,为了使比赛的看台看上去上座率高些,而又要保证观众的成份单纯一些,顺义区政府以下达命令的方式要求全区的各所中学的学生分批分场次的象完成政治任务式的到场观看比赛。这些学生由学校组织好,然后政府派几十辆大巴车去接,看完比赛再接回来。我想在世界上的其它国家举办的奥运会上很难能够看到这道独特的风景,也只有在中国这个把什么都和政治联系在一起的共产党可以办得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