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城县韩啸自述受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我是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韩啸,女,今年39岁,武城县李家户乡苑寨人。自邪恶的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在经济上、精神上受到严重的迫害。

2000年5月份,武城县公安局逼迫法轮功学员交所谓的押金,我被迫交了1000元,还逼迫我天天早晨去武城县城区公安分局报到签名,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生活。

一到恶党的所谓敏感日,我就被非法关押在城区公安分局,给家庭造成严重的伤害。

2000年底,我去县城朋友家串门,被武城公安局张瑞军、徐丙新等恶警绑架,在武城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被勒索300元钱。

2001年,因为讲法轮功真相,在山东省阳谷县被绑架,身上带的2000多元钱,被阳谷县恶警抢走,后送莘县看守所迫害。莘县看守所非常的邪恶,曾经害死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王凤伟。我因为在看守所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而且双手是从腿下,抱腿的姿势被戴上的手铐、脚镣,晚上得抱着腿睡觉。上厕所、下地非常困难,每次下地,整个身体几乎是一块掉在地上。

有一天,恶警叫我到办公室去按手印。我艰难的抱着膝一点点向前挪动,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在旁边“欣赏”、“嘲笑 ” 。挪到恶警的办公室,恶警开始问话,我不配合邪恶,旁边过来一个恶警,狠狠的打我耳光,边叫嚣边打:“还炼不炼,炼就打你,打死你我们也不负责任。”后来又上来一个恶警,也是咬牙切齿的打耳光,最后还不解气,用穿着皮鞋的脚蹬着我的下嘴巴,气急败坏的说:“叫你炼,打死你。”而后一个女恶警又过来问我身高,因为我站不起来,也不做任何回答,这个女恶警命令一个犯人打我 ,犯人看了看我,摇了摇头。女恶警命令犯人:“给我拿皮带来”。恶警用皮带狠狠的抽我的脸。同样是女人 ,恶警却如此的没有人性。

我绝食抗议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绝食抗议了8天,恶警又把我转移到了聊城看守所迫害,16天以后,我被释放回家。恶警对我这样残忍的迫害,没有任何交代,恶警抢走我的钱,也没有开任何收据。

2001年腊月,我的丈夫(未炼功)在德州工作,休班时去一同修家玩,被武城恶警一同非法绑架。邪恶之徒张瑞军扒下自己的皮鞋,抽打我丈夫的头。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在武城看守所近四个多月,后逼迫他爹娘拿了近4000元钱,恶警说:不交钱就送劳教。随后,我丈夫又被送到德州洗脑班,受迫害一个月才回家。一个不修炼的人也要送洗脑班,使我的丈夫在精神上受到严重的伤害、也给家中的老人带来重重的伤害,本来就不富裕,再加上被勒索罚款,如同雪上加霜。

2002年春,我因去夏津县一个同修家,被举报,被夏津恶警绑架,在夏津看守所遭迫害。第二天被武城公安局闫军清、徐丙新拉回武城看守所。

三个多月后,我被武城公安局非法送济南第二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我被关在五大队。劳教所不让我睡觉,天天放污蔑大法的谎言。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是经常的事,恶警牛学莲心狠手辣。

有一次我在车间干活,被叫到办公室,恶警们拾到了一篇经文,说是我写的,我被直接关了小号。在冰冷的小黑屋里,只有两个马扎。恶警赵杰多次命令看着我的犯人,不要给我偷带衣服。那个小黑屋里真的好阴冷,墙上总浸有水珠。看我的犯人,24小时轮班,她们穿了两件大衣还冷的瑟瑟发抖,有一个人的脚脖子被冻伤了,肿的老粗。我吃饭、大小便,全在这个臭烘烘的小黑屋里,六天六夜,才让我回宿舍,第二天还命令我出工干活。

我们的信仰无罪,我们是受迫害的,它们迫害我们是有罪的,我不能再给他们干活了。恶警就逼我坐那种刚刚离地的小板凳。坐在上面,人的整个重心都在屁股上,从早晨一起床就让我们坐在上面,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屋里都有监控,我稍有动弹,就会被恶警踢上一脚。吃饭、大小便都在邪恶的监控下。恶警不让我洗涮,洗澡、洗衣服,头发很痒,浑身臭烘烘的,后来我的屁股都给硌破了,一坐下来,钻心的痛。这是邪恶之徒精心研究出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恶警们还天天放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电视、广播,几乎每天都有恶警进去嘲笑和谩骂我们。

两年的非人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年迈的爹娘盼女儿回家,已经哭干了眼泪,幼小的女儿已经快不认得妈妈了。在我劳教期满的时候,恶警还想继续迫害,武城公安局又给我们家要钱,说我没有转化,要送洗脑班。我们家深知中共恶警的邪恶,没有配合恶警。在外打工的丈夫把我接回家。

2004年春,也就是我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第七天,恶警徐丙新带了四五个人,去苑寨找我,骚扰我家。当知道我在新城干理发,恶警又到新城门市,不出示任何证件,强行非法绑架了我,关押到武城看守所,理由是北京开两会,我在家,恶警不放心,得关到北京开完会才放人。我又被关押迫害20多天。

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来没讲过法律,想抓就抓,想关就关,为所欲为,祸害老百姓。近期,中共恶警又以“和谐”、“奥运”为名,肆无忌惮的搞迫害。

2008年7月29号,我在县城的“都市丽人”影楼打工,恶警多人非法闯入影楼,当场绑架了正在拍照的摄影师张士杰。据说张士杰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多年流离失所。张士杰年小时也被迫流落在外,恶警说他是在逃。带领恶警去影楼的,是老城司法局恶人王风申(祝官屯谈庄人)。

晚上9点左右,恶警又去影楼非法搜查,进门就问:韩啸呢?那时我已经下班。恶警又去40里地以外,我丈夫开的饭店非法搜查,严重的干扰了我家的正常生活。

8月4号,恶警又挟持我丈夫,到处找我,骚扰我的家人亲友,我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不能照管年幼的女儿。听说我被“通缉”,真是可笑!被“通缉”的,一般都是那些刑事罪犯、杀人犯。我符合哪一条呢?一个只为炼功做好人的弱女子,今天竟然遭“通缉”,可见中共恶警的邪恶、无耻和下三滥。

邪恶中共近十年的疯狂迫害,给善良无辜的百姓带来深痛的伤害。我的遭遇,只是亿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冰山之一角,多少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罪恶,必遭天谴,天理不容!希望国际追查组织追查武城邪恶之徒,法办恶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