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县不法人员残酷折磨雷中长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河南省淮阳县大法弟子雷中长,男,1957年出生,是淮阳县新站镇一个厚道本分的农民。他自从1997年春天走上大法修炼道路以后,缠身多年的心脏病、咽炎等多种疾病很快不治而愈,性格也变的开朗祥和。雷中长感激师父,坚信大法,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事首先为别人着想,乡邻都夸他是个善良无私的好人。

不料99年7月20日阴云骤起,一贯奉行“假、恶、斗”的中共邪灵出于对“真、善、忍”宇宙大法本能的仇恨,对法轮功实施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最残暴、最恶毒、最流氓无耻的血腥镇压。在邪党对大法弟子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雷中长遭到淮阳邪党不法人员的反复迫害:三次被绑架、关押到看守所,两次被劳教,被非法囚禁长达四年以上,受尽牢狱之苦,全身伤痕累累,家人也饱经被非法株连之苦,家里被折腾的一贫如洗,未满十五岁的孩子被迫含泪辍学。

一、依法进京上访 遭绑架

目睹法轮功蒙受不白之冤,深知大法美好的雷中长忧心如焚,寝食难安。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雷中长行使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于2000年12月依法赴京上访。但中共是个流氓恶党,从来不讲什么法律,各级信访局成了公安局,天安门广场成了抓人害人的屠杀场。雷中长在天安门广场遭恶警非法抓捕,劫持到淮阳县驻京办事处,被淮阳公安局副政委任伟(因迫害大法已遭恶报,被判重刑二十年)、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接手。任、李二恶徒对他非法搜身,搜走现金700元,装入私囊;对他一连几天非法刑讯逼供,百般折磨,强逼蹲在地上,打耳光,用皮鞋踢脸,脸部被打的青紫肿胀。之后,二恶徒把他押回到淮阳看守所关押。

在淮阳看守所,雷中长受到残酷折磨。看守所副所长程思贵为达到让他放弃信仰的目的,把他从监号里提出来,唆使两个犯人在他头上套一条木凳,把六、七个制作眼花炮筒的机子(一个足有三十多斤重)一个一个都挂在凳子腿上,让雷中长站直不许动。程思贵在一旁得意忘形,逼问他:“还炼不炼”?雷中长态度明确,不配合邪恶,程思贵就用此毒招狠狠折磨他,二百来斤的重物压了他一个小时,其痛苦的程度简直难以想象。后来看天色已晚,程方才罢休。

躲在幕后操纵的县610恶人看硬的不行,改换了手法,把雷中长从看守所转到拘留所,每天用歪理邪说对其强制洗脑,强制他看恶党精心编造的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并利用家人盼他早日恢复自由的急切心理,用家人的声声“恳求”来消磨他的意志,逼迫他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在拘留所关押一个月,最后,610毫无名目的非法敲诈2000元,拘留所以交伙食费为名非法敲诈将近1000元,才放人回家。

二、遭受“趟镣”酷刑

2001年7月,因受到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新站镇派出所恶警深更半夜闯入雷中长家中,强行把他抬上警车,投进淮阳看守所。在这个臭名昭著的人间地狱里,雷中长再次遭到非人的迫害。

狱警王培栋受中共欺世谎言毒害,对待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灭绝人性。有一次,他从号里提出来二十多名大法弟子,逼着挨个表态,问以后“还炼不炼”,谁说一声“炼”,就立即砸上脚镣,在院里一圈一圈的“趟镣”。问到雷中长时,雷不配合邪恶,王培栋当即命几个犯人给其上镣,雷中长不从,王唆使几个犯人强行砸上,拽住他狠命的往前拉,又把人放倒在地上,往前拖着猛拉,雷中长衣服被磨破,皮肤被磨烂,腿被沉重的铁镣磨的露着骨头,血肉模糊,疼痛难忍。

接着,王培栋问“还炼不炼”?并示意那几个犯人:雷中长再敢说“炼”,就把他举过头顶往下摔。就这样残酷折磨了一个多小时,王培栋才让犯人住手。雷中长强忍着剧痛,一步步爬着回到号里,鲜血也一路流到号里。同号的犯人们见此惨状,有的吓的扭过脸不敢看,有的默默流泪。

在监号里,雷中长每天都被强逼着从事奴工劳动(主要是手工制作烟花炮筒),按规定的生产数量验收,谁完不成定额,就得日夜连轴转。狱警利用犯人对雷中长随意打骂,百般折磨。有一段时间,雷中长完不成定额连轴转,几天几夜都没合过眼,稍一打盹,犯人们就用炮针子敲打头部、腿骨、手指盖、脚趾盖等敏感部位,手指盖、脚趾盖被敲掉好几个,钻心的疼痛。有时候犯人用凳子砸他的臀部、腰部,砸的他浑身青紫,站、卧都十分困难。

这一次,雷中长被非法关押长达九个月,骨瘦如柴。县610伙同劳教委一帮恶人毫无人性,不仅不放他回家养伤,反而变本加厉的对他加重迫害,非法劳教他两年,于02年4月把他送往河南省第三(许昌)劳教所。

三、遭受野蛮灌食

雷中长在劳教所遭受非法迫害,期满后回到了家乡。在回家的一年多后(2005年)的一天凌晨,新站镇不法人员又一次非法闯入他家。恶人们把门撬开,把屋里翻腾一遍,搜走大法书籍和一些资料。雷中长向他们讲道理,慈悲劝善,恶人们根本不听,强行把他抬上警车,拉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大门口,雷中长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王兴启随即凶狠的给其戴上马夹(一种残酷刑具)。

在看守所里,雷中长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非法迫害,所长郑现军指使几个犯人对雷中长实施野蛮灌食:用绳子把他的双手、双腿紧紧捆绑住,固定牢稳后,几个犯人捧着头,用铁棍对着嘴使劲的撬。由于雷中长拒不配合,郑现军想出毒招,指使几个犯人朝他的脖子、腋窝、大腿根等敏感处同时用手抓痒痒,雷中长受不了这种无法形容的难受和刺激,被迫恢复饮食。野蛮灌食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其间郑现军想还使用了一个十分阴毒的手段,把灌的食物中掺上浓盐水,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真让他痛不欲生,被灌的食物全部从胃里喷出来,倒了一地,全身冷、烧不止。还有一次,雷中长抵制非法迫害,拒绝灌食,高呼“法轮大法好”!“迫害好人有罪”!狱头郑现军恶狠狠的打了他几个耳光。

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后,雷中长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于05年6月被送到河南第三劳教所。雷中长又遭受两年残酷迫害后,才走出魔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