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

  • 对《走出懊悔——抓紧讲真相》的反馈

  • 请石家庄大法弟子关注

  • 关于营救大法弟子盖广起的通知及搜集尉海波恶行的建议

  • 请即墨市大法弟子抵制乱法行为

  • 与唐海同修切磋

  • 与冠县同修交流

  • 与长沙同修交流:大家一起否定迫害、形成整体

  • 对《走出懊悔——抓紧讲真相》的反馈

    向写《走出懊悔——抓紧讲真相》一文的海外大法弟子说:同修,你好!看到你为大陆同修着急——鞭长莫及,我们很感动。谢谢!由于我不太会写东西,我只告诉你,我们大陆同修有条件的都在做着应该做的。毕竟不是所有同修都被抓、被监督。就我所知,好多同修都在利用常人在看比赛这个时间,在向他们投送神韵光盘、退党声明卡等。另我住的楼道也发现了真相传单、九评等。总之,是请同修放心,并转请师尊放心,我们会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的。让我们共同精進。

    再次对同修表示感谢!


    请石家庄大法弟子关注

    石家庄女子监狱附近关押大法弟子,是什么地方,人名、电话、传真,请大法弟子写出来(哪个地方关押安平县大法弟子乔平娟),望石家庄大法弟子给予正念加持,让被迫害大法弟子不走旧势力给安排的道路,早日回家。


    关于营救大法弟子盖广起的通知及搜集尉海波恶行的建议

    目前莱阳市大法弟子盖广起仍然被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请莱阳及周边县市大法弟子帮助发正念营救盖广起。建议同修帮助往莱阳邪恶黑窝打电话震慑邪恶。

    另建议搜集莱阳首恶尉海波所有罪行,有条件的发到网上,便于系统整理,将其恶行公布于天下。同时建议受过尉海波直接或者间接迫害的都可以采用检举控告等方法要求赔偿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请即墨市大法弟子抵制乱法行为

    即墨市一些理智不清的学员带着有求之心,崇拜一个自称开了天目(实为自心生魔)的少年,做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希望这些人清醒过来,停止荒唐可笑的做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也希望当地同修抵制乱法行为。


    与唐海同修切磋

    从2008年6月10日徐娜、李凤珍被绑架至7月31日赵海松被绑架,短短的50多天时间,在我们这里发生了5起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的事件,有十一名同修和一名常人司机被非法抓捕,至今还有9名同修仍被非法关押在唐海、唐山、滦南看守所遭受迫害。给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损失。

    针对当前出现的迫害,部份同修不能真正站在修炼人的基点认识问题来对待,用人心、人的观念来衡量,从而使怕心越来越被放大,使本地救度众生的事停滞不前。我们都知道在我们修炼的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正法到了今天,在我们这个小地区发生这么大的迫害,肯定是我们整体存在的问题,整体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可我们整体的漏出在哪里不知同修们找到多少,现在谈一下自己的几点认识与同修交流:

    一:同修的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几年来,相当一部份同修都有一个想法:A是不是特务。一个传两个,两个传三个,越传越多。导致谁也不敢让A在自己小组学法。由于协调人对A看法不一,导致协调人之间产生间隔,特别是在今年2-5月份,就在A是不是特务的问题上协调人之间搞得最为严重,有个协调人认为A修的很好,甚至因为A是不是特务的问题,产生不想做协调人工作,维护的不是法,而是A,带一帮人,形成小圈子,对在A同修有相反看法的协调人排斥。在协调人的带动下,在唐海相当一分部同修中,也形成了对A同修的看法,就使一些做证实法的同修因怕A,应该做的也不做了,使一些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受到严重干扰。当然也有A同修自己的原因,因为都是修炼中的人,有许多人心没去,比如好打听事的心,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这个心很容易给同修造成误解,针对这些情况,当时可能没有人真正静下心来和A同修交流,而是采用躲开或者疏远。

    笔者也是悟性低,本来不认识A,但经过同修的传言,也有了戒备的心,不想和A认识,甚至不想和A接触多的同修交流。今天我做了一个梦,有些清醒,就是把A当成邪恶了。应该认识到,即使她真的干坏事,也是她背后的邪恶干的,我们还是应该慈悲的对待她。警察那样的迫害同修,我们还是慈悲对待,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不许邪恶毁灭他们。那么我们对待学过法的A,我们应该怎样呢?不应该慈悲对待吗?我们的每一次传言是不是给A加坏物质呢?实际也是给邪恶加能量。当然了,修口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不该说的对谁都不能说。

    二、对邪恶的迫害认识不清

    这几年每年都发生同修被绑架、迫害的事,可有的同修还认为唐海邪恶迫害的事比较少,甚至错误的认为,这些警察基本都明真相了,不会发生迫害的了,有一段时间还有的想写什么感谢信,同修啊,清醒吧,发生迫害少时,是我们整体做的好,是邪恶不敢迫害了。警察对我们修炼人来说,他也只不过是常人中的一个众生,迫害大法弟子的是操控警察行恶的邪灵,那你说你感谢谁呢,感谢邪灵不迫害了?我们要清醒我们和警察之间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那我们救了他,还要感谢他吗?真正从本质上认识到迫害我们的是另外空间的邪灵。

    三、对参与迫害大法的邪党人员及警察潜意识中产生人的恨心

    有的同修对以前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或者曾经迫害过自己的警察,嘴上说这些人可怜,是自己在害自己,但潜意识中还是有恨或者怕。当某段时间迫害很严重时,针对几个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做了不少讲真相的工作,但是这些警察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同修就觉得对这个警察这么多年讲了那么多真相,发了那么多资料,他怎么还这么坏,还在迫害,言语间生产了恨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使这个警察被邪恶操控的更加理智不清的对大法弟子迫害,对邪党也有的同修潜意识中存在恨,也被邪党邪灵钻了空子,迫害更加邪恶。

    四、否定旧势力不彻底,营救同修力度不够

    几年来,当同修被邪恶非法抓捕时,部份同修往往第一念是找同修的漏,说被绑架的同修这个心不去、那个心不去,才被绑架的,言下之意认为同修被绑架是理所当然的,给邪恶找迫害的借口,站在邪恶的一边,看待对同修发生的迫害,加强了邪恶迫害的场;当同修要求整体配合发正念营救同修时,有的同修说,她(他)被关押是因为她(他)人心没去,邪恶才不放她(他)出来,等被关押的同修人心去了邪恶自然会放她(他)出来,不是加强被关押同修正念,积极清除邪恶,营救同修,而是站在邪党的一边,在一定程度上间接的参与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有的同修甚至协调人认为越揭露越迫害,完全背离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完全与师父要求相反,说严重点在这个问题上已经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更有甚者,认为揭露迫害是害同修,一套邪悟的歪理,干扰营救同修。而不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问题,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不许邪恶控制警察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从而毁灭他们。立即无条件释放同修,铲除邪恶,救度众生。

    五、分别心,没有认识到对任何一个同修的迫害都是对法的迫害、对整体的迫害、对自己的迫害

    有一部份同修对同修被迫害表现麻木,认为和自己没多大关系,有的同修对和自己接触多的同修或身边同修被绑架时,营救同修的事做的比较好,对不熟悉的同修发生的迫害很少关心,好象和自己无关。

    六:没有真正做到遍地开花

    随着正法进程的快速推进,一朵朵小花相继开放,但大部份用具、消耗品、机器维修都由一个同修承担,造成该同修很少时间学法,其他同修不但不替同修着想,还说该同修象当官的,从而矛盾不断。

    七、没有真正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由于方方面面的不协调,小小县城形不成整体,你一拨,她一拨,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现在这种局面。总之还是没做到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众生负责,没做到扎扎实实修自己。

    同修们,让我们吸取教训,整体提高上来吧。我们每个人从现在起真正把自己溶在法中,撑起一片救度众生的蓝天,讲真相,救众生。正念结束这场迫害,从我做起。

    粗浅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希望同修写出更多的不足,以便整体提高上来。


    与冠县同修交流

    前些日子去了一趟冠县,与当地同修有了一些接触,切磋后自感受益,大部份同修正念强,三件事做的也很到位,可是交流中,我感到有个别同修有潜在一种承认迫害的心。当时想指出来可怕自己修的不好,说话伤了同修,其实这都是人心。

    近来看到明慧周刊连续报导冠县的同修被迫害,感到很痛心,今借明慧平台,把自己想说的说一说,如有偏离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个别同修认为,冠县是师父传法比较早的地方,师父曾三次亲临冠县,大法弟子众多,邪恶就把冠县认做“重灾区”加重迫害,而个别同修有一种无可奈何感“谁让咱这是重灾区”呢,一个人这样认为二个人这样认为,很多人都这么想,旧势力有可乘之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恶之徒抓捕大法弟子后,进行所谓“罚款”迫害,而大部份同修或家人都交了罚款,有一千两千的也有三千五千的,还有一万二万的,这更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以后一有风吹草动,邪恶之徒闻风而起,翻墙越户,抄家劫舍,不出示任何手续,翻着东西就抓人然后罚款,交了钱就放人,这种明火执仗的土匪行径,在当今恶党统治下的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竟能畅通无阻,大法弟子及家人不敢反抗默默的承受迫害,致使有些同修不敢把大法书放在家中,很长时间不能学法,家里常人也看的很紧,不能与同修接触,怕遭迫害,很多同修跟不上正法进程,三件事是啥都不知道。

    三界是为正法而造,人间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法场,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师父到过的地方是那地区众生的福份,邪恶灭顶的灾区,大法弟子不能认同邪恶说词。邪恶之徒不出示任何手续,擅闯民宅、抄家劫舍,我们自己的家怎能容邪恶随意乱翻?这是违法行为,罚款不给收据,凭什么把钱给他们,岂能让邪恶之徒任意敲诈,给他们钱也是在害他们。同修们,我们为救度众生而来,我们是大法徒,我们才是大戏的主角。让我们共同精进。讲真相,救众生。正念结束这场迫害,从我做起。


    与长沙同修交流:大家一起否定迫害、形成整体

    长沙市最近又连续发生多起邪恶绑架事件,被绑架同修有:湖南省物资厅职工李志鸿(副科级)、长沙市城南路小学语文教师王雨卉、原长沙曙光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职工任立云、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手术门诊室护士贺祥姑、湖南益阳地区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梁建国近日在长沙河西被绑架。

    针对邪恶的表现,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首先我认为,邪恶的一切表现都是假相,都是未来新宇宙法理所不承认的。

    大法弟子降生在长沙这一方水土,互相之间是一个天然的整体,具有互相配合救度一方众生的责任。任何一个同修被绑架,都是邪恶对整体的迫害,是对救度当地众生的迫害,那是绝对绝对不能在思想中被承认的。

    每当听到同修被绑架,我们动的念是什么呢?我们有不有想过----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每当我们有所姑息邪恶的表现,或者显得无可奈何,邪恶是不是有了继续迫害同修的理由?邪恶接二连三的行恶。目的是想毁掉本地证实法的根基,毁掉我们这个地区的广大的它们看不上的众生。

    正法到今天,邪恶的力量已经很薄弱。同修都要正念起,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以往,很多证实大法的事情,很多同修苦于没有参与协调配合,显得力量不足。到今天,大家要升华心性。每个人都对自己说:“我也是一个协调人,本地证实法的事情、我也有责任。”

    每个人都把自己协调好,每个人都把周围的环境协调好,遇到事情主动找同修配合。每个人都站在宏观,看一看当地证实法的大局有何薄弱之处、有何关键之处。大家默默的圆容整体,互相提高、形成洪大的正念之场。到那时,本地的情况就会被扭转。

    对于邪恶的任何的表现,大家动真念彻底否定,讲真相、发正念,过程中救度一切能救度的众生,制止邪党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共同担起我们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