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每日新闻:我无法观看奥运“扬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每日新闻报(Daily News)是纽约发行量最大的几份报纸之一,八月二十四日奥运会闭幕式这天,发表了张霜颖的文章,译文如下:


山东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张兴武、刘品杰夫妇被中共非法绑架

奥运会的帆船比赛在我的家乡山东举行,但是我却无法为此感到激动而观看电视转播。不是因为比赛的运动员让我有这样的心情,而是因为我的父母,他们的生活因为中共的“平安奥运”而再次面临牢狱之灾。

今年七月十七日,我按照惯例打电话回家,却怎么也等不到父母来接了。我不停的重复的试,却总是没有回音。夜已经深了,父母能到哪儿去呢?我问了弟弟,终于知道,他们的家在十六日被二十多个警察破门而入,不但被抢劫了大量财物,他们还抓走了两位老人。

我的父母已经不是第一次遭此厄运了,我的父亲张兴武是年近古稀的退休教授,和已经退休的妈妈刘品杰一样,九年来受尽魔难。中共一再制造谣言诋毁法轮功。我的父母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候人们普遍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修炼原则着迷,同时通过修炼法轮功的功法动作又很快达到了祛病健身的效果,身心受益又不取分文的功法迅速吸引了大批的中国民众,那时候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是如此风行,上千个公园里都有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

然而法轮功的受人欢迎却使得中共害怕,它无端的担心它的独裁统治,终于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决定迫害法轮功。一夜之间,我父母的生活就天翻地覆了。到今天已经九年了,在这九年里,父母一次次的被拘留和扣押,更被禁止申请护照出国,我无法回家,父母无法出来,我看不到我的父母已经有十四年了。

在二零零一年,他们双双被非法劳教三年,没有开庭,没有律师,没有任何人有任何机会为他们说话,他们就这样失去了自由。长时间的剥夺睡眠,重负荷的被迫劳动,酷刑,连番洗脑是他们每一天都要面对的。

非常幸运的是,他们终于活着出来了,而其他的法轮功修炼者,包括父亲同一劳教所里的一个年轻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所以,当我在七月十七日听到他们又一次被非法关押的消息时,可以想象我的心里是怎样的担忧与悲痛。每一次打回去的电话都带来一个个心痛的消息。当地的警察和国安抄家抢劫了几台电脑和十几万元的现金,妈妈受此惊吓,当晚引发中风,严重到左半边身体完全不能动,并且无法讲话,可是仍然被监禁在当地派出所二十四小时,没有医生或者护理人员在场。后来看妈妈的事态严重,当地让弟弟交了一万元人民币(合一千五百美金)的保释金,终于把妈妈放回家了。

但是妈妈却没有办法回家,警察把父母家的门锁换了,妈妈不得不在弟弟家搭床休息。在八月六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诱骗她要去签署相关文件,竟然无耻的把妈妈又一次关押了。现在父母两人都被关押在山东济南看守所,根据警察的宣称,他们要被判处长时间的监禁,极有可能要又一次面临奴役、酷刑,或者更不堪想象的遭遇。

我父母的故事不是唯一的,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从去年十二月开始,因为“奥运”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超过八千人。

对生活在自由天空下的美国人来讲,可能很难想象这样的事实,以为是夸大其辞。但是,这一切都是无比真实的,在相关信息被有意封锁的中国大陆,想做一个独立可信的有关法轮功的调查根本是无法实现的。我相信这个数字的真实性,因为就在同一天的深夜,我父母的八位朋友就同时被绑架。

在过去九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的姨妈,姨父都被非法劳教三年,我的表妹,表妹夫,弟妹也都在劳教所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在有人身自由的期间也经常被警察骚扰威胁,更不要说在劳教所期间的各种折磨。现在,我的父母又要面临这样的悲剧了。

朋友们,当你看到奥运会闭幕式上,中共政权特意准备的让你欣赏的精彩纷呈的节目时,请不要忘了在中国大陆,还有千千万万象我父母这样的无辜善良的民众每天要经历和看到的另一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