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市“六一零”办张和平、陈兵志的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一.湖南省郴州市610办恶人张和平

张和平,中共郴州市恐怖组织“610”主任及政法委副书记。从99年7月,中共以其“假、恶、暴”疯狂迫害法轮大法时,张和平伙同邓石德(市610副主任),驱使陈兵志(市国保大队政委)等,在郴州市县范围之内,践踏法律、剥夺人权,对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好人跟踪、监控、绑架、抄家、罚款、敲诈、抢劫、监禁、虐杀;还安插特务、电话窃听、截留信件、封闭洗脑、暴力转化、酷刑折磨;还编造假经文、教唆犯罪、罗织罪名、栽赃陷害、株连九族、祸及无辜、迫害正义之士;还开除工作、降级降薪、停发工资和养老金等等。

张和平亲自上阵办“洗脑班”,用谎言、仇恨、恐怖、高压手段叫嚣:“不‘转化’就送劳教”。被洗脑班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除每人被两个人24小时贴身监控外,还有全副武装的警察弹压。甚至到后来每人每天要出生活费90元(有的从单位扣发),一个月就是2700元。

郴州市大法弟子邓果君就是因为不放弃修炼,揭露邪恶。张和平等将她一次又一次送进劳教所,因达不到目的,最后,邓果君被长期非法关进郴州市看守所,被折磨致死,时年60多岁。死后,恶人不准其子女开追悼会,而是派遣公安把遗体送到殡仪馆,胁迫其子女快速火化,再层层公安把守,不准向外人透露消息(过后有人说那种场面,只有死了一个中共大官才有这样的架势和紧张程度)。有几个住在一块的功友前往殡仪馆,想向遗体告别,没见上最后一面,却被610张和平等看见了,后来被反复追查,一个个上门骚扰,逼问谁透露了邓果君老人死亡的消息。

1.遭受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

七十来岁的郴州市大法弟子汤学林也是被反复被绑架、关押。2001年,汤学林被送到黑窝――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在劳教所因为无休止的折磨、上刑,出现脑溢血症状,一头栽在地上,不省人事。新开铺恶警甩手把他送回家,其家人花了二万元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还是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口齿不清,手脚痉挛。给其家人造成多大的痛苦可想而知。郴州邪党喉舌“郴州报”居然大肆宣传“汤学林痴迷法轮功不吃药、打针造成偏瘫”,而这篇把一个健康人整成残废,反而栽赃法轮功的假文却被其它媒体堂而皇之的转载、刊登,让多少人迷惑,让多少人仇恨法轮功。

俗话说:纸包不住火。在医院无法治愈的情况下,汤学林顽强的开始听大法录音、发正念,从床上坐起到穿衣扣扣子,到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老汤又恢复了健康,让法轮功的神奇伟大又一次得到证实。可是他从此又不得安宁了,5月份,因为几个老人在他家读书被非法抄家,羁押2天放回。8月9日,因为给别人看大法受迫害的真相资料,汤学林又被绑架、抄家,至今还关押在看守所。

资兴优秀教师贺雪兆多次被非法抓捕,最后被邪党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重判8年。受尽毒打、电棒、铐刑、约束衣、抻床等等酷刑,正值壮年的他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家人被迫花了1万5千元把他从常德津市监狱“取保”。回家后,张和平等24小时实行监控、恐吓,让他不得与外界接触,最终贺雪兆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二岁。

罗巧红是嘉禾县石塘完小教师,2001年进京上访后安全返回,当地610恶人王社清一伙在深夜闯入她家将她抓走,当时家中只留下婆婆和2岁的孩子。恶人对罗老师进行人格上的羞辱,又将她异地关押数月。释放回来后的罗老师一直情绪反常,头剧烈疼痛,恶人还不断骚扰。2个月后罗巧红突然死亡,年仅 28岁。而其夫肖嗣先因不配合国安警察要他写妻子是死于癫狂病的谎言,被非法关押嘉禾看守所9个多月。肖嗣先是嘉禾县石桥中学教师,被关押多次后开除工作。

在张和平、邓石德的指使下,2003年,安仁县邪党原610办主任陈长文、公安局长邓光潭、国保大队长陈运青等在永兴县大肆抓捕了15名大法弟子和3名家属。他们用毒打、唆使犯人折磨等方式大搞刑讯逼供,其中大法学员许运炎的腿被打成重伤,半年都无法行走。中共一贯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个。”实在是没有所谓证据的,就勒索4千~2万元不等的巨额罚款才放人,而何迎春、陈义元、许运炎等5人被安仁县法院非法判刑9~5年,被送往攸县网岭监狱、长沙女子监狱遭受非人迫害。

因为篇幅有限,前面仅举几例。很多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被逼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2.迫害法轮功就象“文革”中斗地主

九年来,经初步了解(有些没办法统计),郴州市、县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经济损失总计达500万元,人均达2-5万元,很多钱被“610”、公安私吞了;多人被开除、下岗、降级降薪或停发退休养老金;被非法劫持的至少1000人次,很多人是被抓数次;被非法判刑、劳教的至少有200人次;造成家庭破裂的至少有40家;至少有20人被直接迫害致死,间接致死的无法统计。

汝城县的警察在迫害离休干部马敦山时说:“处理法轮功不讲法律,就象过去斗地主一样”。在郴州就连象马敦山一样在历史上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照样受到残酷迫害。有很多人被游街批斗。桂东、安仁、永兴县等许多地方也普遍发生着这种“文革”似的批斗。

武宽是团级老干,在战争中,为中共拼死拼活,后受了伤(脑震荡),出了家门就不知道回家,又得了皮肤癌、胰腺癌,修炼大法后的他大冬天洗冷水澡,日行一百多里路去洪法。就因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中共对他降级降薪,骚扰不断,致使他身体每况愈下,最后撒手人寰。

3.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

在中共所有媒体开足马力栽赃法轮大法时,张和平等也不遗余力的造谣。如嘉禾县的《王学中杀父案》,其实王学中从未炼过法轮功。而中共的流氓本性表演的淋漓尽致,就是在中共央视上一遍一遍的滚动播出,欺骗世人。

但也有许多未搞成的。如2002年郴州市八中一学生跳楼自杀,邪党人员张和平等封闭学校,校长亲自要学生对外统一口径说该学生“因炼××功跳楼自杀”。当时大法学员经过艰难调查,到该生的岗脚乡家中、乡邻取证,证实其家中无一人炼法轮功。恶人最后无可奈何,其阴谋破产。

2003年郴州市城管大队打死一从耒阳到郴州做小生意的人,引起市民公愤。公安局介入此事,使事态扩大,市民围追公安,将他们围困于苏仙岭,政府派军队镇压,驱赶抓捕围攻市民,将公安救出。后欲加罪法轮功,放出谣言说法轮功闹事。但抓捕人员中无一人炼法轮功,亦无一人可与法轮功扯上关系,甚至连看热闹的人群中也找不到炼法轮功的。

中共祸及无辜也是闻了名的。记得桂东县有大法学员用一红色被面写上“法轮大法好”,挂于一株几人才能合抱的古树之上,610想尽办法都拿不下来,就将此古木砍倒,中共不仅仅是株连九族,连万物皆遭罪。

4.明真相觉醒的世人遭中共打压

杨利文是原北湖区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从大法弟子的高尚品格中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为此上书中共高层,被国安特务抓捕、关押一年多。家中妻小艰难度日,有病也无钱医治,只好将住房出租而一家人住进窄小的煤房。

在郴州传说610制定了一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方案,因为极其毒辣、下流,为人所不齿,被一有正义感的科长给捅破了出来,曝光了。中共将他抓捕后要判刑,他花了四万元,虽没被判刑,但被开除了公职。

大法新学员罗娟被610、公安绑架时走脱,其丈夫遭中共株连迫害,被非法关押近半年,连出国留学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家属到处奔走营救,据说被政法委、610、公安勒索总计15万元才释放。

长夜已尽,作恶多端的中共邪党正面临着正义的审判,张和平及其同伙追随者们,如不及时悬崖勒马,弥补过错,将与邪党一样永远的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二.郴州市恶人张和平

陈兵志,男,约53岁,身高约1.73米、秃顶、体态臃肿。99年至2001年为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原政保科科长,2002年后,由正科级升为正处级,郴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政委。

陈人心狠毒,性情暴烈,打人不分男女老少;贪欲强,有雁过拔毛之说,讹诈成性,正是中共所喜用者。百姓之言“警匪一家”,陈也许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了。

陈兵志是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在郴州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原来公安局的政保科是冷门,可是陈兵志从99年7月20日后“官运”、“财运”都来了。陈成了郴州11个县、市、区公安部门迫害法轮功的打手黑老大,哪个县、市、区有什么法轮功案子都得向他请示,“风光”的不可一世。时任苏仙区公安局政保股长的廖爱清(2006年已恶报身亡)一年关期间打电话给一位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欲勒索四条高档香烟,价值约1600元。说是他们宽待了其家人,没被送劳教,理应“感谢”市公安局主管领导。

而陈兵志打人也是很凶猛的。被他非法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很少没有挨过他的耳巴子、拳头、棍子,在国保大队是典型的“唱黑脸”的角色。

陈及身边一批打手经常出入宾馆和娱乐场所,名曰:“工作需要”。每当抓到法轮功学员,便会带到宾馆或其它地方租房秘密设刑房。如2002年他们对资兴电厂法轮功弟子贺雪兆(于2006年元月被迫害致死),就是在宾馆租房,进行了一个多月非人的迫害,并且常更换地方。

2004年,陈带领郴州市、北湖区、苏仙区及桂阳、永兴、安仁、嘉禾等七家公安的国保人员,先将大法弟子严勇酷刑逼供,再把李占鲜绑架到桂阳县党校,对其进行了一个星期的无人性的酷刑迫害,直至生命垂危再送至桂阳县看守所关押,后来把他们重判3~4年,在监狱受尽折磨。

陈兵志是中共法律保护下的土匪典型代表。1999~2001年,全国大量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郴州也不例外,陈帮头带领全市11个县、市、区公安国保人员对上京学员实行拦、截、堵、追、抓、遣,凡被抓到的实行裸体搜身,财物被搜抢个精光。郴州这两年中上京的法轮功学员被抓的具体人数我们难以说清,只有610和公安才有数。他们上京时每人少则身带五、六百元,多则数千元。

据悉,2000年一位女学员身带八千元进京,只买了一张车票,剩下七千七百元,在京被他们抢去。在京被抓的,除了被北京公安搜身之外,集中在郴驻京办事处裸体搜身。当时陈手下一“干将”邓欣,与陈是狼狈为奸,他们搜到钱直往自己腰包里装,一般警员搜到钱要交陈、邓等当头的,最后凭他们的心愿,拿出一定数量大伙分赃。

每次参加上京接遣法轮功学员的公安、610人员会带上大量钱财(公款或从法轮功学员单位、家庭中勒索来的)送北京公安人员买通关系,少报上京人数,以保政绩。被抓回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属还会被他们继续勒索,基本上都要扣压一万元以上,公安等其他人员上京接遣来回的路费、出差费、吃喝玩乐费等,都要法轮功学员出。人还要被关进拘留所、看守所,释放时还要缴纳4000元以上的取保候审金。

除了明抢,还演戏耍弄。如2002年,陈兵志对郴州市邮电局一退休女工法轮功学员抄家,抢走了电脑等贵重物品和现金等几万元的财物,陈又勒索其一万元的保证金,不给任何手续,打算私吞。这一女工向陈要收据,多次努力,陈才写了一张白纸收据搪塞。后陈再三考虑,换了一张正式收据,说一年后归还保证金。一年后的某日早晨八时,陈发一信给此女工,规定九时到市国保大队拿钱,过时作自动放弃处理。此女工于当天十时收到信前往领钱,陈以她超时,坚决不退钱,尽管此女工怎么好说歹说,都无济于事,只好自认被陈这土匪加流氓戏弄一番。除此女工外,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弟子及家属被陈兵志连骗带诈过,几乎每个被陈之流碰上的大法学员都被扣压过所谓的“保证金”,没看见谁领回过。

陈亲自“过问”的抄家和绑架事件中,几乎是“三光”政策:财物抢光,法轮功书籍及资料搜光,还要抓人关人。一大法弟子被陈多次抄家,抢走现金三万余元、财物近二十万元,先后六次将其关进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很多大法弟子被洗劫、折腾的家徒四壁。

据公安内部人和熟悉陈的人估计,陈兵志这些年强抢、明要、私吞法轮功学员的财物至少三十多万元。他抄那些家境不佳的法轮功学员家时,大吼大骂“叫花子一个……”,此语道出了他狂暴匪盗之本性。

从去年绑架法轮功家属、勒索钱财到今年几起绑架法轮功弟子、“砸锅”、抄家事件,陈兵志赤膊上阵。其伎俩有了翻新,其中之一就是利用社会上的人渣诱骗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演双簧戏。中共邪恶透顶、豢养的打手恶棍是不言而喻了。

其实陈兵志也是很可怜的。据说他已经遭恶报二次,还不醒悟,就不怕更大的报应吗?到时候不要像廖爱清一样悔之晚矣。

附:郴州市国保大队政委 陈兵志
0735-2160068(宅)13807355525(手机)
郴州市610主任及政法委副书记 张和平
2871887(办)2870566(宅)13973531339(手机)
郴州市610副主任 邓石德
2871776(办)2870187(宅)13873550898(手机)
郴州市610办成员 彭冠华 2871289(办)
郴州市国保大队队长 李贺庭
2220811(办)2220911(宅)13807358129(手机)
现安仁县政法委副书记及610办主任 曹小平
13016110999
安仁县公安局副局长及610办副主任 陈运青
13017357356 (610办)于伟平 13975529765
桂阳县副书记、610办主任 李峰
4426903(宅) 13975593868(手机)
桂阳县610办 办公室电话:4441610
资兴市610办主任 李永生
(传真)0735-3331589 (办)0735-3322259
永兴县610办主任、政法委副书记 尹水平
13973538472(手机) 556609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