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更新: 2016年08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

  • 给河北满城县原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亲属朋友的一封信

  • 致米易民众的信

  • 给河北满城县原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亲属朋友的一封信

    赵洪祥的各位亲属朋友、家属你们好:

    我们是满城县大法弟子,我们虽然不相识,但我们也是有缘份的,为此,我们早想给你们说说心里话。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种种残忍手段,令全人类震惊,早已超越了人类思想所能接受的、所能面对的底线。自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满城县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赵洪祥任公安局副局长,主管看守所,充当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被他亲手打过和教唆手下迫害过。一名花甲老太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赵洪祥当着同监号不炼功的十多人,用打气筒粗的木棍子打她。打了五、六下,她没有吱声,赵洪祥发疯似的打她,痛得老人哇……大声连喊带哭,赵洪祥才放下手中的棍子。老人的腿肿的邦邦硬,连裤子都脱不下来。一个月后,赵洪祥又伙同610的人把老人投进劳教所。

    还有两名大法弟子,因不放弃信仰。赵洪祥、贾瑞芹把她们双手双脚用死刑犯戴的大铐,铐在一起,白天坐不了,晚上躺不下,生活不能自理。身子弯成对头,走路一蹭一蹭的,还让她们游街似的游监号,赵洪祥在旁边哈哈大笑。还有一位女大法弟子被赵洪祥一个耳光转了三圈,眼冒金花,倒在地上,赵洪祥还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力气大。对有的大法弟子,赵洪祥想迫害,可在看守所不方便,怕工作人员传出去,就勾结赵玉霞、张振岳把大法弟子转送到太行监狱刑具房迫害。把一位大法弟子的脖子和腿用细绳子来回拉,拉开肉皮后,再使劲往下拉,拉下一条条肉皮,鲜血哗哗流,他们再涂上盐,把她迫害的全身没有一个好地方,脸变形、全身是血,至今她脖子上、腿上还有伤痕。

    有一位女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精神恍惚,赵洪祥等用树上的大毒虫子蜇她、用蝎子、大蚂蚁咬她,吓的她精神恍惚,还被吊起来打。有的大法弟子被送岭西派出所迫害。赵洪祥对他的下手说“政策放宽”,那意思是打死白打,随便打。他这一下毒令,那位大法弟子被打的面目皆非、遍体鳞伤,打得都不知东南西北了,腿走不了路。

    还有一位年过半百的大法学员王金玲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间不长,赵洪祥与国保大队赵玉霞互相串通,王金玲被活活打死,家中丢下一个十几岁的儿子。还有一位可怜、老实的大法学员刘冬雪,在看守所,赵洪祥指使犯人剥光衣服,叫犯人每天都打他、骂他,他那份饭经常让犯人抢光,还让他吃大便,用毒蛇吓他,把他关在铁笼子里在太阳下曝晒,再让犯人把铁笼子来回翻转,痛得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刘冬雪为了抗议这种法西斯的行为就绝食抗议。赵洪祥就伙同赵玉霞、贾瑞芹每天给刘冬雪灌两次食,灌的是盐水、咸菜汤、玉米粥、泻药和不明药物,致使刘冬雪精神失常,赵洪祥、赵玉霞又把刘冬雪关进冀中监狱判了大刑,时间不长刘东雪被迫害致死,死时只剩下一把骨头。

    我给你们讲讲又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吧!

    2000年,叶秀娟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恶警强迫她劳动,叶秀娟不配合他们,赵洪祥伙同赵玉霞、贾瑞芹连拉带拖,把她双手反铐在铁笼子里,一直到她不省人事。见她醒来后,李更田狱警在赵洪祥等指使下,使用刑具,一根四棱四角的木棍,打她的胳膊、腿和脚,脚肿老高、鞋都穿不进去。她囚在铁笼子里不能站、也不能躺,只能坐在里面,脖子被夹板夹着,双手背铐在一起被夹板夹着,不能站又不能动,她就这样在太阳底下曝晒着。叶秀娟在里面喊:“我没犯法,我没有错!”他们就连打她耳光,打得她嘴角流出了鲜血,有的人见此情况很同情她,叶秀娟告诉他们我们都是好人,都是无辜的。贾瑞芹、李更田和刑事犯又是一阵毒打、还骂的不堪入耳。叶秀娟为了抗议非人的迫害开始绝食,他们就把她强行拽出来,劈头盖脸的打,把她打倒在地上,又脱下她的鞋打她的脸,打累了就叫刑事犯把叶秀娟的手反铐上,按在地上,让犯人揪着头发踩着腿。强行插胃管,叶秀娟不让灌,贾瑞芹就伸出打人的凶手扇她耳光,边骂边喊,“这是对你的仁慈”。灌完后还让李更田用刑棍打她的踝子骨,直到他们打累了,把她打肿了为止。灌食管也不给拔出来,还把双手反铐在后背,很难受又恶心,晚上睡觉十分困难,一切都不能自理。一天,叶秀娟难受的用暖气阀把管子拽了出来,贾瑞芹发现后又是一顿毒打,打得她遍体鳞伤,一个多月的折磨116斤的体重只剩下70来斤,80天铐子基本没有离身,在86天后,满城县610赵洪祥又把她非法劳教一年。

    2008年7月30日下午4点,大册营派出所伙同满城县公安局和一名便衣近十多人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光天化日之下又绑架了叶秀娟,还非法抄家、抢劫现金,当时叶秀娟正在家中料理家务。

    叶秀娟这次又是被赵洪祥串通国保大队伙同大册营镇派出所、刑警中队迫害,镇派出所的人说,是赵洪祥指名让抓的。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了7天后,又被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赵洪祥已退休,他这是借奥运之际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你看他现在五十多岁就疾病缠身,据听说还摘了一个肾,局长没当上,还落了一身的病,你们也许认为是自然现象。然而,“疾病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不会无故降临”“善恶有报终有头”我们好心的奉劝,请你们告诉他不要再当中共的替罪羊了,不要在助纣为虐了,赶紧悬崖勒马,赶紧释放大法弟子叶秀娟,弥补自身的过错,否则当大难来时自身难保,而且还连累家人。

    现在好多世人和警察都在觉醒,有的警察默默的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的警察还保护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共产党使用的历来都是卸磨杀驴那一套。老百姓都说今年是灾年,雪灾、地震、大水灾等这不是神的警言吗?很多预言也预测了将在中国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天要灭中共及其追随者,在贵州省平塘县就发生了2.7亿年前生成五百年前从山崖掉下崩裂内藏这六个字“中国共产党亡”。

    前沈阳司法局长韩广生,前天津六一零一级级警司郝凤军、前中国驻澳洲领事馆官员陈永林、全国杰出律师之一的高智晟等等,公开发表了退出共产党的声明,敢于挺起脊梁说真话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安徽省嘉禾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存柱、中华《申正网》站长孔强等等分别上书中央,其中高智晟三次上书胡锦涛和温家宝申诉法轮功冤案,汪兆钧先生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第一封公开信四万多字信中说“当务之急,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

    你们都看见过真相资料,这些鲜明的事实摆在你们面前,难道你们没有略有所思吗?我们曝光他的目的是让他停止迫害,真正的为他好,希望你们劝劝他不要在迫害法轮功,赶紧释放大法弟子叶秀娟,洗清自己的一切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满城县大法弟子

    2008年8月21日


    致米易民众的信

    米易的父老乡亲:

    令世人瞩目的“奥运会”结束了,可是,中共给老百姓带来的是什么呢?中共为了这次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政治奥运”,耍尽了流氓手段:为了“迎奥运、促和谐”,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对汶川大地震预知不报,造成数万人失去生命和巨大的经济损失;为了奥运安全,勒令许多民营企业停产;为了迎奥火,许多善良百姓遭到骚扰、抄家、绑架、非法关押------把象征“公正、和平、自由”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扰民运动会”、“害民运动会”。米易县一个小小的边远小县,因迎奥火就有三十多人遭到绑架,失去人身自由。遭到骚扰、恐吓的有上百人次。

    由于奥火传递到四川,2008年7月30日,米易县各个乡镇、村、社、派出所、民兵、交警、公安、国安等各个部门倾巢出洞。警察被安插在各个组(各乡镇),从早上7点20分开始,统一行动在各地大肆非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被绑架的有:杨兴美,杨顺发,常连美,沈德志,彭琼莲,罗家英,白朝霞,王国琼,毛建平,余兰和老杨(夫妻)胡少会,张开琼,辜兴凤,蔡会莲,张正焕,姚元芳,熊学才,宪朝珍,张家会,周英唐,高顺,唐兴荣,赵维君,杨兴秀,杨正英,宋学美,唐国银,宋莲芬,宋某某,吴某某等。并收了这些人的身份证或户口本,分别关押在看守所、观音洗脑班和头碾洗脑班,强行洗脑,失去人身自由,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

    这些人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为什么对他们如此凶残?比如撒莲的曾国仲本人在地里干活,不在家,2008年7月30日早上,乡政府的龚其兵带了十几人到他家,非法入宅,用石头砸开锁后破门而入,翻箱倒柜,抢走电视接收天线。过后,还一天几次到家骚扰。致使年迈的老父亲受到严重惊吓,逼得一家人有家不能回。年幼的小孩也遭到严重的长期的精神折磨;2008年7月30日早上七点过,十来个不明身份的人闯入攀莲镇水塘村农民沈德志家中,就象土匪样的翻箱倒柜,把大法资料抢走,并抢走电视机、电视接收器,绑架沈德志到看守所。八月十几号,沈德志的妻子从楼梯上摔下来,盆腔骨折,需要人照顾。家中还有八十几岁高龄的老父亲全身浮肿,也需要人护理。沈家的人向有关部门要求将沈德志放回家照顾老人和妻子,可是他们拒绝放人。沈德志被关押在看守所,而家里老的老、病的病、伤的伤无人照管实在令人心寒;攀莲镇的杨顺发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迫害五年,刚回家四个月,七月三十日又遭绑架;撒莲三大队村支书曾元秋、村长张波、队长陈龙华和国安的徐兴以及当地民兵及乡政府人员20多人于2008年7月31日早上闯到撒莲白朝霞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及用品。将白朝霞绑架。值得一提的是:丙谷的某某某被抓后,发现不是大法学员就放了,某某某不服,质问乡政府人员为什么随便抓人?政府人员回答是国安李雪松开的抓人名单,我们只是执行。难道就凭国安某人的一纸白条就可以随便抓人吗?

    其实,法轮功学员只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工作上爱岗敬业、廉洁奉公;家庭中上敬父母、下爱子女;在社会上关心他人、邻里和睦;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努力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一群真正的好人。修炼法轮功是为了强身健体,修身养性,提高思想境界,从而做更好的人。法轮功于社会、国家、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以来,受到各国政府和人民的欢迎,现在以洪传到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在中国大陆遭到迫害。九年多了,法轮功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在世界上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江泽民和中共却在这场正邪较量中把其自身的流氓、残酷和邪恶本性暴露无遗。这个共产邪党自建立以来,用骗人的谎言和血腥的暴力夺取政权并维持这个非法政权,把权力看的比人生命都重要,在和平时期虐杀了八千多万中国人。历史上一切对正信的打压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

    二零零四年底,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揭示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从而引发了来势汹涌的退党大潮。至2008年8月在“大纪元”网站已有超过4200万人发表三退声明(声明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以自保平安)。前沈阳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前天津“610”一级警司郝凤军、前中国驻澳洲领事馆官员陈用林、前国家十佳青年律师高智晟公开发表三退声明。希望各位父老乡亲站在维护善良、维护正义一边,共同抵制、制止和结束这场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发表,给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指出一条出路:“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法网恢恢,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知悔改的不法人员,不管是什么借口,都已经在追查国际网站上记录在案,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都将被绳之以法,依法惩办作恶者也是法律在人间的使命所在。同时正告现在还在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恶的坏人恶警立即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