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原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再遭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二零零八年,中共借奥运迫害大法学员,刘金英家再次遭到骚扰、非法搜查,被警察抢劫一本《转法轮》。目前刘金英的丈夫张东生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石家庄第四监狱。

刘金英曾经遭到多次非法抓捕、凌辱,2000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后在河北太行监狱、石家庄二监狱女子大队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五年,刘金英拖着满身伤残回家不久,邪党恶人王福才就指使三名恶警到刘金英家非法抄家翻查。

原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张东生,自中共邪党及江氏邪恶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后,夫妻俩因坚定信仰而被双双判刑,刘金英被非法判刑5年,张东生被非法判刑15年,仅仅一年多的时间这个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就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张东生的父亲、刘金英的母亲在两人判刑后,无法承受涞水公安局及单位所制造的恐怖、威胁而相继离开人世,刘金英的婆婆半身不遂的病症再次复发,瘫痪在床无人照顾,年幼的女儿孤苦伶仃,瘦小脆弱的身影在邪恶制造的恐怖中挣扎,孩子也因父母长期受恶党迫害受到很大伤害,在全校师生大会上点名侮辱,刘金英的老父亲也常被涞水邪恶以不发退休金等威胁,整天生活的提心吊胆。

在监狱的5年里,刘金英受到太行监狱及石家庄监狱的酷刑折磨与药物毒害。她整天被恶警指使下的吸毒犯、卖淫犯打的鼻青脸肿,不许她说话。刘金英被药物毒害的身体虚弱,当别人都穿单裤、单褂了,她却穿着大棉袄还冻得不行,走路就得扶着墙走。她还经常呕吐,为不影响其他犯人,每次呕吐后她就用胳膊撑地,爬着用头将盆子顶着一点点向前爬行,为的是把盆里的脏物送到厕所倒掉,因为她完全没有力气站立起来。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水漱口。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张东生在单位被涞水恶人非法抓捕,后来送易县看守所迫害,曾被戴手铐脚镣三十六天,还长了一身疥疮。后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送到保定第一监狱后,他不“转化”,又送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石家庄第四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长期不让家人接见。在八大队,张东生被迫害的整个人已脱了像,六颗牙已被打掉,嘴已变形。主要迫害责任人是教育科赵军指使恶毒犯人下黑手。

在夫妻俩被非法判刑前后,涞水公安局多次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搜查,还到张东生的姐姐家威胁,并从他姐姐家抄走价值二万元的物品。直接责任人是地税局政工科高振忠,家电:0312-452575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