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自二零零零年以来一直是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黑窝,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从未停止过。目前,它们摧残大法弟子的招数依然极其阴毒。

一、劳教所对拒绝“转化”的大法学员,长期使用的迫害手段

1、罚站。逼迫大法学员一连站数天,致使其小腿与大腿肿得一样粗,肿的手碰到腿就跟碰到石头块一样的感觉,连下蹲都不能;

2、连续几天不让睡觉;

3、不让洗涮,劳教所规定正常的洗涮时间七分钟,包括上厕所,对不“转化”的学员,直接不让洗涮;

4、限制上厕所,一开始每天三次上厕所,再就是每天两次,再后就一天一次;

5、超负荷奴役劳动,奴役劳动任务是从早上起床打扫完卫生,马上坐下干活,白天有干缝纫的,晚上照常打线圈到9点,有时干到10多点,甚至12点;

6、药物摧残等。

二、在王村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

1.大法弟子李晓燕,24岁,山东莱州人,因拒绝“转化”,被关在厕所里好长时间(不易被人发现的厕所是邪恶的主要迫害场所)。手被铐在厕所的铁窗上,人成“大”字形,嘴上贴着胶带,由吸毒的劳教人员轮班看着,进行迫害。恶人长时间的不让她睡觉,罚站,不让解手。吸毒的看管人员时常打她,连恶警孙振红也下手打,有时在厕所外面能听到李晓燕的哭声。李晓燕原本是圆脸,现在人被迫害的瘦成了长条脸。目前李晓燕仍在那里遭受着邪恶的摧残。

2.大法弟子刘淑华被摧残已有半年多了。每天站着,站很长时间,很晚才睡,有时夜里12点,有时半夜2点。邪恶可能在她的饭菜里下了药,后来逐渐发现刘淑华面目变得痴呆,不和以前一样了。吸毒劳教人员姜艳还叫刘淑华帮她干活,还说刘淑华很好玩。

3.乳山大法弟子王文琦,54岁,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恶警怕她出事,由吸毒人员架着她去医院看病。就是这样,邪恶还逼迫王文琦打线圈,给她定七、八成量的任务。

4.潍坊大法弟子于丽丽,在劳教所有一个时期12点才让睡,必须完成恶警规定的奴役劳动任务及学习任务。每天睡觉都要打报告,有一段时间每天半夜2点才能睡。即使完成了它们的任务以后,也不能早睡觉,照常要打报告以后才能睡。劳教所规定早上照常5点起床,就是3点半睡觉,也得早上5点起床。有邪悟者看到于丽丽的思想周记里不写“决裂”的话,就报告恶警宋立娟,恶人即逼迫于丽丽抄邪悟者陈宾的书。她不抄,就把她拉到恶警办公室罚站四天半,100多个小时,有吸毒人员轮流值班,不让她上厕所。就是12小时去一趟厕所,还得打报告,以后要她18小时,才能去一次厕所。恶人不让于丽丽洗手,洗脸。有一次她被连续罚站两天,48小时不让睡,恶警宋立娟还叫人给她安排奴役劳动任务,并且还得要她站着干活。长期的摧残,使于丽丽的视力明显下降,眼睛现在看东西模糊,看不清。就是这样,劳教所还逼迫她要感谢政府的“挽救之恩”。

5.潍坊大法弟子娄红梅长期被罚站,站不住摔倒就再拉起来。不让她上厕所,长时间不让睡,邪恶还口口声声地说这是“挽救”她,教育她,叫她重新做人;这是珍惜你的生命,还要她报恩,等等。

6.大法弟子徐秀英一连数月绝食抗议迫害,整天被灌食,有两个吸毒的看着,其中一个叫徐雪青,她对大法学员很凶恶。(徐秀英现在已开始吃饭)。还有大法弟子刘炳芳也正在遭受残酷的迫害。

三、助纣为虐的犹大有:

周桂梅,即墨人,此人很坏,专门向恶警打报告,大法学员娄红梅、李晓燕等都吃过她的亏。
李风英,诸城人,很坏,跟周桂梅差不多,
还有王涛敬、刘保叶、辛吉艳等

迫害大法弟子的吸毒劳教人员有:
徐雪青,青岛人,很坏。家人电话13768452886;
姜丽霞,蓬莱人,大辛店镇柳家村,47户,特坏。
李娜,青岛人,值班的,很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