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蒙阴县棉纺织厂王相英所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王相英,今年50岁,家住蒙阴县棉纺织厂职工宿舍,是一名纺织退休工人。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王相英遭蒙阴县公安局、棉纺厂恒昌公司、蒙阴县610、济南女子劳教所的非人迫害。下面是王相英几年来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进京说句公道话 长期被县公安局、棉纺厂、610迫害

王相英因长年上三班倒,导致身体多病。1996年幸得法轮大法,通过学炼大法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可是自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大法和大法学员遭到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1999年7月27日,王相英和另一大法弟子进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进北京后的第三天上午,王相英和外地大法弟子还没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王相英单位的职工邢店震(是厂专门派去的)发现了,随后就被蒙阴县公安恶警强行推进车里,送到了一个办事处。

接着一个女恶警就把王相英铐在椅子腿上,并迫使王相英坐在地上。然后,她对王相英说了很多侮辱人格的下流脏话,不让上厕所,上厕所也不给松手铐,让王相英铐在椅子上,去厕所。还有两个恶警轮流对王相英逼问。晚上把王相英铐在一间屋子里,让王相英和另一大法弟子睡在地板上,冻得她俩睡不着觉。

第二天被当地恶警用车拉回蒙阴县公安局后,王相英又被转送棉纺厂恒昌公司办公楼,有几个恶警跟着,一宿没让王相英睡觉,多次逼问王相英,强行搜身,用多种手段折腾到下半夜三点多钟。

第二天又把王相英送回县公安局,给王相英等五人都戴上手铐。恶警给他们五人反复照像后,把他们弄到车上,拉到通往拘留所的道路上,强行把他们五人推下车,由公安局的恶警边大勇指使恶徒给他们五人拍着录像,走进了拘留所。因大道上人多,恶警有意让不明真相的世人围观。王相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300多元钱。

2000年,因联合签名向国际说明大法真实情况,刚过完年,就被棉纺织厂恒昌公司经理王法普、副经理王治国为首的一伙恶人非法看管了三个多月,强制让大法弟子们看诽谤大法的资料,不让大法弟子们回家,吃住在恒昌公司的大楼上,让大法弟子们睡在水泥地板上。

看管大法弟子们的人三班倒,每班两个,他们的吃喝都用大法弟子们的工资供给。大法弟子们每时每刻都有人看着,上厕所也有人跟着。

一天,有个大法弟子看师父的讲法被公司的茹玉红和尚红云发现,当场抢去,给烧毁。一天吃完饭后,王相英和大法弟子在地上打坐,被值班恶人看见,把大法弟子们的被子全部收走,不让大法弟子们盖。大法弟子们只好睡在水泥地上,冻得王相英和大法弟子睡不着,直打哆嗦。

回家后,王相英的退休工资被公司扣压,而丈夫的单位又发不出工资,大法弟子们一家三口人的生活、女儿的学费全指望王相英这几百元钱,再加上公司的人经常给王相英丈夫施加压力,他承受不住,就把气全撒在王相英身上,经常打骂王相英,有一次打得王相英满脸发青,几天不能出门。即使这样,公司副经理王治国和职工尚红云、茹玉红还带一伙人经常闯进王相英家中骚扰,不让大法弟子们安宁。最后大法弟子们的工资除供他们吃喝外,每个看管大法弟子们的人另加1000元奖金。参与迫害的恶人有王法普、王治国、尚红云、茹玉红、刘乃田、李全生等人。

二。王相英在县610的“转化班”遭迫害

在5月份的一天,他们又强行把大法弟子们弄到车上送到县610的强制“转化班”,非法关押40多天,勒索1000元。在610非法关押期间,在政法委书记李枝叶、610头子类延成等恶人的指使下,对大法弟子们实施了各种迫害:强制他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白天站在太阳底下晒,晚上不让睡觉,让他们蹲在臭水沟里,一直蹲到半夜,蚊子咬得难受,也不让动,一动就打,让他们面朝墙站、蹲,这是恶徒和打手们的家常便饭。有个大法弟子站的时间太长了,晕倒在地。

有一天中午,610的恶人午休,让大法弟子们回到住处,王相英和另一大法弟子在床上打坐,被610打手发现,打手头子房思民从背后猛踢王相英两脚。

一次,610恶人讲诽谤大法的课,嫌大法弟子们不好好听,中午回住处后,类延成和房思民指使一群打手,把王相英和另一大法弟子打得全身发青,第二天不能走路,邢献英和其他恶人还说王相英有意装样,还强行让王相英去听课。

2001年腊月中旬,王相英和几个大法弟子坐车去高都散发真相资料,被高都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他们几个人被强行推进车里拉到派出所,关在留守室里,恶人把大法弟子们的棉衣扒光,冻得他们直哆嗦,还不让他们睡觉,整整一天没给他们饭吃。

610头子类延成带一伙恶徒去了以后,对大法弟子们几人轮流逼问,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恶徒毒打了一顿,还被关在外边冻了一宿。第二天把大法弟子们拉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期间,遭恶徒强行灌食,有一个大法弟子还让看守所恶警灌了盐水。

阴历腊月二十八日,王相英和另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抬进车里,拉到蒙阴县中医院,他们和中医院大夫合谋给大法弟子们注射了一种药物,当时大法弟子们住在一楼的一个病房里,大法弟子三个人(张桂凤、张德珍和王相英)中,因张德珍还没到医院就不省人事了,恶警没有人性,不但没及时抢救,还给她和大法弟子们一起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药只打了一半就觉得浑身发热、口干,全身疼,两腿发软,这时医生还有意在大法弟子们腋窝处夹了两个热水瓶。

王相英一直很清醒,王相英质问狱医王春晓:“你们究竟给大法弟子们用的什么药?”一会看守所的所长孙克海来了,王相英又问给大法弟子们用的什么药时,孙没有回答,反而得意地说:“这不是很好嘛!”王相英说快把张德珍送回家,你们要多少钱王相英给你们。他们不但不送,还停在病房里很长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弟子张桂凤把针头拔下来了,四五个恶警摁着又给张桂凤强行打上,张德珍越发严重了,恶人照样把那瓶药打完,一群恶警在那儿看着。后来张桂凤大声背法,王相英也背,这时张德珍还有些清醒,也在背。一会大法弟子们被送到了三楼病房,恶警强行给王相英试体温打针。因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了,恶徒们急着回家过年,此时张德珍还没咽气,还活着,恶警们合谋在王相英和张桂凤面前“演戏”,把张德珍放在一个能推的小床上,医生把床的四个床角上挂上吊瓶,在大法弟子们面前讲了一番如何如何抢救,可是一个医生在张德珍身体的某个部位用小针推了一针药,张德珍一会儿就没有声音了。在一旁等着的恶警小声说,又结束了一个。张德珍被推出去了。张德珍就这样被活活折磨死了。大法弟子们两人被送回了看守所,几天后,让家人把大法弟子们接回家,走时强行让大法弟子们摁了手印。

阴历四月份的一天,王相英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610一群恶警又闯入王相英家,强行给王相英戴上手铐,用车把王相英拉到了610.610恶警对王相英拳打脚踢,一个恶徒从王相英身后猛踢一脚,把王相英踢倒在地,然后把王相英单独关在一间屋里。第二天把王相英和另三位大法弟子送往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三。王相英在济南女子劳教所遭非人迫害

在劳教所,王相英被送往二大队,队长徐恶警让两个已“转化”了的学员看着王相英,王相英被单独关在一间屋里,不准和别人见面,晚上不让睡觉。在高压下,由于法理不清,王相英做了错事,说了错话,当时也很后悔。

在劳教所每星期都要王相英写总结,每月一大结,每人说完后再写在纸上,所谓的总结就是叫王相英“揭批”法轮功、骂大法、骂师父,否则不给加分。王相英不说不写,恶警又把王相英关了半个月。

2003年春节后的一天,又把王相英和另三位没“转化”的大法弟子转到五大队,恶警怕没“转化”的影响她人的“转化”,就把各大队不“转化”的都转到五大队,共30多人,改为严管队,队长由原来的牛学莲替换为更邪恶的王淑贞,副队长替换为表面伪善、内心邪恶的张宏。

在五大队里,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到了恶警的各种迫害,因为不“转化”每天干奴役活,劳教所每月都给加四天刑期,所以大法弟子们全体罢工都不干活了,恶警一看不干活,赚钱少了,就象疯了似的,对大法弟子加大迫害,不让洗刷,坐小板凳,比地面高一点,两腿并好,两手抱腿,从早六点坐到晚十二点。

恶警王淑贞来五大队后,迫害手段更为残忍。一大法弟子被关禁闭后,王淑贞把该大法弟子的头摁到大便桶里。一天,王相英没按恶人的要求坐好,王淑贞指使几个犯人强行把王相英拖出去关在禁闭室,把王相英双手紧紧铐在铁杆上。王相英质问王淑贞: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赶快放我出去,我没有罪。王淑贞恶狠狠的拿起卫生纸打王相英,把卫生纸往王相英嘴里塞,不让王相英说话,就这样在铁杆上吊了王相英七天,直到王相英的腿脚都肿了。

王淑贞看后给王相英换了另一种迫害方式,让王相英坐在铁椅子上,两手铐在椅子两边,两脚绑在下边,4月份天还很冷,禁闭室更冷,恶警不让王相英穿棉衣,晚上又没有被子,王相英冻得直哆嗦。即使这样,王淑贞还给值班的恶人施压,一定得对王相英严管。

一个星期后,恶警王淑贞才允许王相英12点后睡在床上,睡觉时把王相英的两手分别铐在两边床头上举成大字形,无法翻身,手腕铐得疼痛难忍。一天王淑贞值班时,把王相英的手铐得非常紧,王相英坚持不住,就大声喊,王恶警听到后,过来看了看不但不给王相英松一下,反而说了一些吓唬王相英的话。王相英被关在禁闭室里折腾了20多天。因为按规定过节期间禁闭室不能关人。

“五一”节的前一天,恶警张宏把王相英领到了七号监室。让王相英坐在床上,两手绑在两边床头上,两腿伸直,如果违规,就让看管王相英的犯人打王相英。有一天,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叫李春梅)强行给王相英穿劳教服,叫犯人代桂花帮着穿,恶警纵容犯人抱着王相英的头,拽着王相英的头发,连打带抓穿上后,恶警李春梅假装善良给王相英梳头。

过了几天,王淑贞嫌王相英坐着不够难受,就让王相英站起来,两手上举成大字形。一天看管王相英的犯人看王相英的腿脚都肿了,很是同情,就当着王淑贞的面说:“队长,你看王相英的脚都肿成这样了,手绑着吃饭也吃不到嘴里去。”没等她说完,王淑贞就训了她一顿,还说她不配合队长的工作,要扣她的分。此后她再也不敢说了。因为王相英的手绑着上举很高,吃饭时又不给解开,手离嘴远,根本就没法吃饭,不吃饭就给灌食,这样就达到了加重迫害的目的,这正是王淑贞的用心所在。

有一天王淑贞来监室检查,王相英没喊队长好,王当时就变了脸,恶狠狠的用手指尖戳王相英的头,头被戳出血,脑后被床撞了一个大包,衣服被王撕坏。王相英抗议说警察打人犯法。王恶警却说;“王相英没打你呀,你怎么陷害队长呢?!”这样折腾了王相英两个多月,才给王相英松了绑。然后就让王相英在监室里干奴役活。王淑贞说什么“你们吃着劳教所的饭,不干活能行吗!”每天从早6点干到晚上9点多钟,有时到11点多钟。

2004年2月份,对王相英的非法劳教到期了。可是因为每月加期4天,又非法延长了两个多月,王相英和另一大法弟子以不干奴役活抗议非法加期。王淑贞知道后疯狂了,把王相英和大法弟子分开,分别劝说让王相英俩干活,大法弟子们不答应,王淑贞和张宏变着法的折磨大法弟子们,不让洗刷,不给菜吃,坐小板凳,站墙脚。有一天早晨,王相英在床上打坐,被王淑贞发现,她恶狠狠的拽着王相英的头发对王相英拳打脚踢,并把王相英绑起来。王相英对王淑贞说:“赶快把王相英放出去!”王说:“想走?你就是不干活,也不会让你早走一天的。”

2004年4月28日那天,恶警王淑贞把王相英全身翻了一遍,让王相英收拾东西,由张宏领王相英去管理科办手续,恶警科长田某让王相英签名,王相英拒签,田又让副队长张宏签名,并说你不签我们也有办法,说完田一使眼色,五、六个恶警齐上阵,强行让王相英按上了手印。

王相英的工资自2000年就被蒙阴610扣着,2004年王相英回来后,直到2005年一月才开始发给王相英工资,2005年以前的工资都被610扣下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