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召开之际 澳主流媒体聚焦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北京奥运召开之际,澳洲的各大媒体聚焦法轮功,澳洲的主流媒体(澳联社、ABC电台、ABC电视台、SBS电台、SBS电视台、《堪培拉时报》、法新社等)出席近日法轮功在澳洲首都堪培拉中共大使馆前和悉尼纽省高等法院前的新闻发布会。

八月六日,澳大利亚国家广播电台宗教报告专栏的节目主持人斯蒂芬•克里藤(Stephen Crittenden)为法轮功做了专题报导,并在星期三的上午八点半播放,在晚上黄金时段八点重播。

克里藤在这个专题节目中,采访了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张而平先生,就目前奥运之际法轮功的人权状况进行了深入探讨,解读了令人眩目的北京奥运背后的真实是眼泪和血腥。他敦促澳总理陆克文在北京时向中共当局提出法轮功的问题。

*中国的背后是人们的眼泪和血腥

主持人克里藤(Stephen Crittenden)在节目的开始介绍了主题:“法轮功团体说,有近一万名的法轮功修炼者由于北京奥运会严打行动被关入劳教所。纽约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张而平表示,他想要提醒澳洲人有‘另一个现实’,在中国的背后是人们的眼泪,是血腥。”

“澳洲总理陆克文为观看明天晚上北京奥运会开幕仪式,已经启程。感谢韩国的摄影师,我们已经看到,他潜入拍摄了奥运开幕的预演──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当您觉得正眼花缭乱时,中国的精神运动法轮功要求你想想在中国受迫害的宗教团体和持不同政见者。”

主持人介绍今天节目的采访对象:张而平就职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他专门研究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他也是法轮功的国际发言人,他现在在澳洲的国际事务机构作访问。他认为北京奥林匹克,所有跟奥运相关的都成为一个高度展示和谱写的戏剧,更加令人咋舌的是,北京奥运集世界最顶尖的舞台表演和策划于一身,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大型秀。

不过,他请求澳大利亚人记住,在令人眩目的场景背后是人们所遭受的苦难,他敦促总理陆克文在北京时向中共当局提出法轮功问题。

*法轮功是奥运保安镇压的主要目标

张而平在节目中介绍说:“根据不同的人权机构估计,中共为了领导奥林匹克运动会,有超过八千名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被送进了劳改营或拘留中心,并且他们的家人不知道他们被关押在何处,也得不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克里藤说:事实上,法轮功团体声称他们是巨型比赛运动的保安镇压的主要目标。

*中共封锁监控互联网 加剧迫害法轮功

张而平分析道:的确,在国际媒介的集中压力下,奥林匹克媒介可能最后得以进入一些被禁止的国外网站,例如大赦国际组织,但一些批评中共政府的海外网站如法轮功等仍然被封锁。

克里藤:的确,在上星期中共政权误导了国际奥委会在互联网审查,显得很明显。法轮功认为中共政权也误导了国际奥委会对它的人权考核,它从来就没有想在人权和互联网这二者上改进。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中共是否和国际奥委会有任何具体的底下交易?

张而平说:在莫斯科申请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会议上出的价,是许诺国际奥委会和投票的会员国他们将改进人权,并且他们将允许开放互联网。

但事实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不仅对法轮功的人权恶化了,关于互联网的信息也遭到封锁和监控。

*奥运比赛期间请世界继续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处境

克里藤问:在比赛期间法轮功有没有特别的行动和抗议?

张而平回答道:我们不会在中国组织任何的抗议活动。 但是我们将继续请世界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处境。无论有没有奥运,我们都是这样做的。人们在中国无偿的散发真相资料,在一些高楼大厦、公园和树枝上悬挂横幅,就是为了引起公众的注意,就是在中国的劳教所里正在发生着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

*大部份在劳教所里受酷刑折磨的是法轮功学员

克里藤:我们谈论两个特别话题。这星期法轮功为报导奥运的新闻工作者们发布了一个指南,指出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各种劳教所的地点。我注意其中在北京的几个劳教所离主要奥林匹克运动会场地仅一小时。

张而平:是的,实际上在北京附近有两个很出名的劳教所,天河劳教所里关押了很多法轮功修炼者,另一个北京女子劳教所关押着大量的女法轮功修炼者。根据联合国酷刑调查员诺沃克的报告,在劳教所里受酷刑折磨的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法轮功学员。

*中共劳教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克里藤:那么关于器官摘取的事呢?我的意思是,我们听说有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法轮功这些指控可能有一个公共关系问题,据我所知跟我谈论过此事的很多澳大利亚人准备相信中共政权有可能做这样的事,但人们想要看到活摘器官大规模地发生的具体证据。

张而平:是的,这则新闻不是出自于法轮功。独立调查在劳教所活摘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是由两位加拿大人进行的,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著名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是他们二人独立调查后撰写的这个报告。

克里藤:但在他们的报告中,他们承认收集证据很困难。

张而平:的确,因为北京不开放他们的器官移植医院。根据大赦国际组织的报告,在中国实际上每年枪决大约三千至四千名囚犯。 然而,他们进行了六万个肾脏移植手术。

这些肾脏来自何处?在中国我们没有象美国和西方国家这样的器官捐赠传统。人们是非常迷信的,希望保全身体的每一部份包括头颅。在他们死之后也想要保留全身。

这些器官来自何处?滑稽的是,当加拿大人出版了并且公布了独立调查报告,中共政权发布器官移植新条约,来堵器官移植方面的恶习。

克里藤问:澳洲总理陆克文比当前其他的西方领导人大概更熟悉中国的语言和文化。这个星期他动身去观看比赛。法轮功是不是已经游说他了?

张而平回答说:就我目前所知,我们未能直接接触过他本人,来告诉他我们在中国的真实境况。但我们会敦促他在中国提出我们的境况。但我不会干涉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可我真正相信,历史将会非常崇敬那些站出来主持正义和为人权奋斗的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