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

  • 正念解体吉林市、蛟河市“六一零”洗脑班

  • 抓紧时机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 马三家恶警的沈阳宿舍区地点

  • 提醒黄石同修注意

  • 关于怀化大法弟子利用法律手段营救同修的思考

  • 就近期松原地区多名同修被非法抓捕一事与大家交流

  • 正念解体吉林市、蛟河市“六一零”洗脑班

    吉林市蛟河市三级“六一零”08年9月3日至11日在蛟河市某敬老院办邪恶洗脑班,直接从家中绑架大法学员进来,恶徒叫嚣不“转化”送劳教。据悉“六一零”还欲在磐石、桦甸开洗脑班。

    望全地区同修齐发正念,立即解体邪恶以这种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也希望国内外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讲真相、救度可救之人。

    参与迫害有关人员电话:九台市610某某手机13943208576,吉林市邪悟人员王淑兰手机13894212368。


    抓紧时机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在大陆邪党奥运期间,集中抓捕了很多大法弟子,一部份同修被非法劳教了,还有一部份同修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的洗脑班。邪党人员承诺同修和家属:残奥结束后一定放人。

    作为大法弟子都知道,邪党从来没有遵守过什么法律,就算当地人员明白一些真相,确实打算放人,但是一旦邪党上面有令,就会突然将学员非法劳教。邪党传递邪火时就是这样干的。所以一定给家属讲清真相,认清邪党的本性。这是人表面的理。

    站在证实法的基点上,大法弟子绝对不能承认邪恶的任何安排,不能消极等待,因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操纵的,而邪恶是不会自灭的。提醒大陆的大法弟子抓紧时机营救被以奥运名义关押在洗脑班的同修。以各种方式有针对的大面积讲清真相,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既要营救同修回家,又要利用好这个契机救度更多的众生。


    马三家恶警的沈阳宿舍区地点

    马三家劳教所在沈阳市皇姑区塔南公园与西江街交界处是一块三角地(水源地往北一点)盖了宿舍区。宿舍大门前的车站叫西江街,乘255、268、283路公交车就到。

    在离那不远的虹桥中学附近的市场、家乐福超市和塔南公园里,经常能看到一些恶警,如苏境、马吉山、任怀萍等。

    住在附近的同修可向那发正念,清除邪恶,张贴恶警照片及犯罪事实。


    提醒黄石同修注意

    最近在市区发现有同修将精美的护身符随真相资料(如:天下、《明慧周报》)一起发放,不是面对面,而是随机发放。护身符和真相资料全扔地上了。护身符的作用在此不多说,明慧网上也有这方面的交流。个人认为,只有将真相讲透了,再送上护身符,世人才能认识护身符的神圣作用,才会珍惜。把护身符和真相资料全扔地上的人,在这件事上是造了业的。假如我们怀着正念、慈悲的做好讲真相的事,不管是撒资料还是当面讲,世人是能感受到我们真的是为了他好,从而被感动,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也会被清除,人也能得救。如果怀着完成任务的心态去做,世人看到真相资料也会很麻木,不知道珍惜(因为我们自己也不珍惜,随便发)而随意丢弃。这样看来,还是我们没达到救人应有的神的境界呀。

    不说资料点同修花费多少心血、时间、精力制作护身符,单是资金就很不容易,造价很高的,大法弟子也没多少钱可浪费啊。当然同修能走出来发资料是很了不起的,现在理解:走出来,不仅仅是能走出来讲真相,也有走出人的境界来做好三件事这层涵义吧。

    另外,有常人反馈,说是大法弟子将真相张贴在人家大门口,本来人家不反感的,也很同情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遭遇,因为害怕只好将其撕毁。望同修们张贴资料时,还是选择公共场所。

    从去年几个资料点被破坏到今年的几名同修被抓被骚扰,有多少同修真正去反思,把自己放在整体中真正去悟一悟,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以下大部份引用湖北宜昌同修的交流,因本人认为与黄石地区太相似了,在此先谢谢同修的交流。

    一、学法问题
    我们真的不要有完成任务的想法,只读不对照自己的言行的做法,一放下书就什么都忘了的状态。只学法没有按法的要求做,没做到真正在法上实修。

    二、间隔问题

    经过这八年的风风雨雨,顶着压力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与当初相比已减少了很多,有多名大法弟子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劳改所,有的在迫害中去世,加上恶警的破坏,通过跟踪,蹲坑,电话窃听等手段,使得同修们的联系减少,加上网上有关黄石地区的消息也不多,无形中加重了同修们的间隔,增加了大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和反迫害的难度。面对邪党解体前的疯狂迫害,大家是不是就退缩了呢?其实其他地区的大法弟子或多或少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是他们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通过自身的提高和整体的配合,最终打出了一片天地。我想黄石同修也应该有信心做到这一点。

    至于如何突破间隔,我想谈一下个人的看法。在目前的情况下,同修们应该更加重视发正念的作用,在家或到附近的公安局和各公安分局以及派出所发正念,铲除“六一零”、国保大队等邪恶黑窝,清除操控恶警的邪恶黑手。其次,利用明慧网这一信息平台,及时收集并上传同修被迫害的情况,曝光各级“六一零”,洗脑班恶警恶人的信息,有力地震慑邪恶。在我们本地有条件的同修提供或把参与迫害的相关部门和恶人恶警材料,制作成真相传单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震慑邪恶,曝光邪恶。正如《明慧周刊》234期说的,如果我们大陆各地都能做到及时向当地民众揭露和曝光当地邪恶,在全国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这种迫害形势不早就彻底解体了吗?希望同修们发正念和曝光邪恶一定要持之以恒,要用心去做,不要等迫害发生后才進行。这一年多来,从各种黑窝中也出来不少大法弟子,也建议同修将受邪党的迫害材料写成文字,不要有写的好或不好的念头,真实就行。

    三、同修之间不圆容的状态

    第一种表现:指责别人

    指责别人表现在切磋法理时当面指责或研究问题时不知不觉的埋怨不在场的同修,其实这指责中包含很多不好的心:自以为是、自我满足、不信任别人(疑心)、显示心理、挑剔心理、不宽容、恶念、排他心理、强加观念给他人等等。这些执著和魔性的表现在同修间形成间隔。指责是人的东西,而慈悲指正才是修炼者应有的。师父曾说:“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如果背后指责,不仅没修好口,而且容易陷入常人中的说三道四的状态。每个人都要找一找自己,无论是协调人,还是普通同修,有问题时站在对方角度,咱们大家商量,我看到了什么问题等等,不要给邪恶钻空子,抱着真诚的口气,一定会收到好的效果。

    第二种表现:争执的心

    一方指责,另一方不服出现争执时,其实都是固守自己的认识,都觉的自己站在法上,使很多事情進展受到影响,不了了之,或消极退缩。因为我们有人心在,而且还有生生世世看不到的因缘,所以会有同修间相互“魔”一下的经历,要正视,善解,毫不保留挖根修去暴露出来的心,不要产生负作用。师父说“在争论中长期的僵持不下,那就是有问题了。是因为你们都没有向内去找,没有看自己的问题”(《北美巡回讲法》)。争论中有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证实自己保护自我的心、怕别人说的心、党文化的因素存在,是魔性的表现。千万不要争论,要学台湾同修,学会倾听。当别人说自己,一定要向内找,看到别人不足,其实别人就是一面镜子,反映出来的就是自己意识不到的表现。千万不要出现:生气了,看不上别人,不理这个,不理那个等党文化带来的不正表现。

    第三种表现:互相配合问题

    师父多次讲过同修之间要珍惜相互的缘份,在正法的今天,人人都是协调人,传个口信、提个建议、帮助成立学法点、传送资料时,你已经在协调了,有的同修只关心和自己走的近的,住的近的。实际还是小圈子的私心,自己划了界线,实际上我们应该是一体。人人去放下自我圆容别人,补充别人,想到整体,完全没有自我,是善的、正的。邪恶根本钻不了空子,不敢动,这是正法理。这样全市无论是揭露邪恶,还是支持同修等就会全市信息畅通。

    四、安全意识与怕心

    没有怕心不代表不注意安全。不安全因素在修口方面,尤其对于资料点的同修情况和信息的好奇,打听,不必要的交流,这些对于修炼与正法一点好处也没有。应不刻意询问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成员,物质条件等,更不要传播,尽量保持单线。这是为整体负责,为同修负责的表现。另一个不安全因素就是手机的使用,抱着侥幸心理偶尔用手机直接对着手机打,用固话打手机等,你意识到怕麻烦给邪恶留可乘之机了吗?如果一个不注意,会给整个一大片都带来隐患。

    怕心这个问题师父在早期的《精進要旨》〈大曝光〉,近期的《走出死关》中清楚明示。有同修出事了,个别同修就把书都放亲戚家,资料也不要了,躲起来。我们将成就的是未来宇宙的保卫者,自己遇到点风吹草动,先把自己保护起来了,你的众生怎么办?有的同修说:除非自己不修了,只要修就要不停的做。而且有的同修想:我要把被抓同修应做的做出来。相比之下境界相差多远,有怕心出现时,你是顺着它、保护它、隐藏它,还是抑制它、铲除它、挖掉它。我们应该选择后者,才配的上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每个人都要正视它,从今天开始修掉它。

    五、色欲问题

    对于走到今天的每一位同修来说,在色欲这方面自己是否高标准要求了呢?古话道:万恶淫为首。如果这方面不重视,不检点,不深挖的同修,这方面就在魔性中,邪恶就会钻空子,干扰你。师父早期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就明示:“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忌”在表面上(字典中)有“禁戒”的意思。那么你禁戒掉了吗?有的同修还觉的:谁都有这颗心,刚走進大法中的人可能会是这样。因为师父说“人人都要过这一关”。可修到今天如果还存在这样原谅自己的心,就把自己降到新学员的标准了。其实很多同修(包括年轻同修)已经修掉了此心。我想这么脏的东西为什么保护它,要留着它的其实不是本性的你,要清醒。应该立刻去掉,不然在这一问题上连常人中的好人都比不上,是邪恶常人。其它方面做的再多,也提高不上来。这方面落下来了,很难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所以色心一思一念也不能存留。同修是夫妻的在色欲方面应该断了(很多同修早就做到了),对方不修炼的同修从自己本人这方面就断念,情况会随之变化。

    关于黄石地区的交流早就想写了,一直被各种事牵绊着,这也是干扰。望更多同修都来参与交流,共同切磋,打破间隔,在法中精進,做好三件事,最大限度救度黄石所有的众生。


    关于怀化大法弟子利用法律手段营救同修的思考

    文/怀化地区大法弟子

    怀化市大法弟子廖元梅、尹秋阳、尹兰英、易纯秀、周琳、唐开菊、向爱梅等同修不幸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抓捕关押,还在八月下旬所谓的“开庭”,在众多大法弟子积极的声援中邪党这一次的非法“开庭”迫害没有成功,大法弟子请了一位敢于维护正义的律师为被迫害的同修做了无罪辩护。这也是同修们积极配合讲真相得到世人认同的结果。

    作为大法弟子的一员,声援同修责无旁贷,因为层次有限,将我的一些拙见写出旨在抛砖引玉,对解体邪恶、营救同修、救度世人有所裨益,请更多同修指正。

    一、从法理上认识到营救同修的重要性

    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一个大法弟子受到迫害就是对所有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一个法粒子蒙受损失,对大法整体都是损失。这次营救同修是解体邪恶、讲清真相救人(大法弟子亲人、法律界人士、公检法司、政府人士及其他世人)的机会。也是怀化地区正与邪的一次较量,是本地区每个大法弟子面临的一次除恶正法的好机会。呼吁更多的大法弟子利用有利条件积极参与到营救同修的行动中来,用强大的正念声援同修,解体邪恶。同修的被迫害会使多少众生不能得度啊,这些同修都是大法弟子的精英,我们不能听任邪恶对她们的迫害。

    二、理智的把做好三件事溶到营救同修中去

    “大法弟子目前就是三件事。一个是讲真相,一个就是发正念——发正念包括自身和对身体外部形势起作用,再一个就是自身的修炼、学好法。这三件事都是至关重要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大法弟子请律师作无罪辩护,我认为这也是证实大法,利用法律手段反迫害。同时敢于为大法弟子作正义发声的律师也是得救的生命。有的同修认为这个律师真了不起,对他产生了依赖心。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神,神不可能依靠人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我们只是通过人的方式来证实大法,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营救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同时也是在解体邪恶的过程。

    有的被迫害的同修的亲人由于受到邪党的毒害、迫害太深重了,甚至对营救自己亲人还有一定的恐惧、抵触情绪,其他大法弟子不辞辛劳的找到这些大法弟子亲人讲真相,慢慢改变了环境,这体现了大法弟子的互相圆容。大法弟子靠的是师尊和大法。

    正法到了最后,但是邪恶还未灭尽,它们没有能力大面积的迫害大法弟子,但是它们还在垂死挣扎,极力间隔着大法弟子,钻大法弟子的空子。大法弟子更要理智、智慧的做好营救同修救度世人、揭露、解体邪恶的各项工作。同时要注意自己和同修的安全,不给邪恶钻空子。面对法官、司法人员、律师、大法弟子亲人及其他相关人员都需要我们整体配合好讲真相,这真相都要大法弟子理智、智慧的去讲好,坚决不让邪恶迫害得逞。同时无条件的向内找,扎实学好法,修炼好自己,发好正念。

    建议有条件的同修继续坚持集体学法,早晚七、八、九点针对营救怀化地区非法关押开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发正念,解体邪恶。同时搜集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人员的姓名、工作单位、电话、家庭亲属情况上网曝光。

    三、在法理上切磋,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和外面同修形成强大的圆容整体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与外面的大法弟子都要理性的在法上认识问题,找找自己的执著去掉它,互相协调。“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示。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邪恶就是加强大法弟子的各种人心,大法弟子在学法向内修中就可以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创造各种条件能与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在法理上切磋,共同找出不足。正念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大法弟子们形成了一个圆容的大法粒子整体,达到法的标准,邪恶无从下手,就会自灭。


    就近期松原地区多名同修被非法抓捕一事与大家交流

    奥运邪火在松原传递期间,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从城市到乡村,从妇女到老人,轻则骚扰拘留,重则劳教判刑,资料点也被严重破坏。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整体的漏洞和个人修炼的不足完全暴露出来了。现在虽然邪党的奥运已经结束了,但感觉整体上大法弟子们还没有完全从恐惧和对奥运的失望中走出来,人心浮动。沮丧、彷徨夹杂着对邪恶的无可奈何笼罩着整个地区,整体上陷入一种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的徘徊状态,好象迷了路一样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痛定思痛,总结一下这次惨重损失的教训,除了邪党的末日疯狂迫害之外,我们自己确实也有很大的问题。

    首先就是对时间、对奥运、对预言的执著。这方面的教训其实已经很多了,师父也针对这种现象讲过很多次法,但我们还是在这方面栽了个大跟头,这次的损失真的是太大了,也充份暴露出了大家整体上存在的各种问题以及掩藏很深的个人根本执著。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明慧编辑部也有文章发表,我想大家也应该冷静下来从这次事件中反省一下我们自己,看看我们自己在根本问题上还存在哪些执著。

    其次就是一些具体问题了,诸如不注意安全、不修口、资料点之间没有做到单线联系、手机对手机直接打电话等等,这些问题确实也是很大的漏洞,正法九年走过来我们理应成熟了,理智了,一次又一次的惨重损失真的还不能引起我们大家在这方面的足够重视吗?!这方面的经验教训明慧网上的切磋文章也很多,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借鉴一下那些成熟的经验把事情做得更好呢,可能有人会说明慧网上的文章也是大法弟子写的不一定适合我们。是,那些文章是各地大法弟子写的,有各自的具体情况,我们不能一味的照搬、效仿。但是一个人这样写,两个人这样写,多年来大家都是这样写,都是这样的认识,我想那就不只是个别地区的具体情况了,那可能就是正法整体上能达成共识的成熟的、成功的经验了,是值得借鉴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为什么总是强调自己的做法如何如何呢,为什么不能看看别人的做法,认真听一听别人的认识呢,尤其是涉及到资料点和大家整体配合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冷静的过滤一下自己的思想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法上,还是被人心带动总是想和别人较劲,以此来证明自己。

    我个人认为我们在整体上还有一个最大的、最根本的根源问题,那就是大家整体上学法不深,不能真正的站在法上认识法,很容易被表面的东西迷惑,不扎实。表现上就是不学法学人,总是跟着别人跑,总是被别人的思想带动,依赖于别人,没有从法中证悟到自己的东西。遇到问题了不是静下心来看书学法,在法中认识、提高。总是喜欢看别人的态度和别人的做法,总是依附于外部的环境,有问题向外求而不是扎根于大法,在法中提高。典型的就是整体上处于一种怪圈之中,一个协调人是这种状态,周围的同修也都是同一种状态,对一个问题、一件事上协调人是这样认识的,大家都是附和着也是这种认识,这种现象其实也很不正常。比如说对婚姻问题协调人认为“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离婚”,“牢不可破”,那这一片的同修也就都是“牢不可破”了;那一片的协调人认为在安全问题上应该“正念正行”,那一片的同修可能又都是“正念正行”了。作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总不能没有我们自己证悟到的东西吧,将来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别人问你在正法时期你是怎样走过来的,你怎么说,我什么认识都没有,他们在前面跑我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了,这样不行吧?!大家所处的环境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历史上的恩怨不同、正法的路也不可能都是一样的,千篇一律的照搬别人的做法也是不行的,所以对有些具体问题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认识、想法。对一个问题你有这样的说法,他有那样的认识,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取长补短,这才是我们提高的修炼环境啊。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作为协调人也更需要我们能多学法,真正的在法中提高自己,遇到问题能站在整体的角度来考虑,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使大家配合的更好。在这方面我们存在严重不足,个人修炼基础不牢固,很多认识也只是表面化,很多内部矛盾多是来自于我们的协调人,由于协调人不能真正的站在法中提高,导致各个资料点之间配合不好,大家把很多宝贵的时间都用在了解决内部矛盾上了。你的对,他的错,总是在这些问题上纠缠不清。对别人不同的认识不是静心找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有问题,把矛盾的出现当作提高的机会;而是强调自己采取争论的方式尽力把对方压下去,甚至从法中断章取义的找理由为自己辩解,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很重。更有甚者不修口在背地里互相埋怨,互相攻击,说三道四,使整个大的环境处于一种内耗的状态。前几天和一个同修交流他说的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我们有的时候不能容忍不同,却能够容忍邪恶”。不同的认识,不同的做法不能使我们真正的乱起来,我们自己的互相不信任,不协调才最容易被邪恶钻空子。究其根源还是学法不深问题,如果大家都能站在大法的角度考虑问题,把个人的东西放到次要的位置,也就不存在这么多的矛盾了。对于别人意见也不一定非得要达成和自己一致的认识才是最好的,怎样能协调好不同认识、不同状态、不同层次大法弟子之间的关系,使大家能形成一个有力的整体这才是关键。

    作为协调人还有一个问题也很突出,做事情大包大揽,虽然是有种种原因的吧,弊端毕竟是太多。这几年资料点遍地开花倒是建立了不少,但是大部份资料点的运作以及耗材的购买还是依赖于协调人,不能完全独立。结果呢大家有问题都来找你,弄得你自己很累,学法时间也是越来越少,形成恶性循环,最后导致总出问题。这也给人一种假相,协调人或资料点的人总是出事,同修中也有这种不正确的认识,做这么神圣的事怎么总被迫害呢,其实还是我们自己没有把握好,协调好。刚才说的这种大包大揽这种做法初衷目地也许是好的,怕大家做不好、走弯路;也有的人就是依赖别人,你不给我弄现成的我就不做了,也有这样的人。但是从长远角度来看这种做法并不合适,而且我们是修炼,不是做常人的事情。别人修不修也都是个人的事,也不用担心证实法的事没人做。

    要解决我们地区的根本问题还是要立足于学法,在法上提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加强学法是当务之急,建议松原全体大法弟子都能静下来好好学学法,找一找个人心性方面还存在哪些问题,如果个人问题解决了整体上自然也就会好起来。建议有条件的同修组织学法小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6/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186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