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工程师被“法制学校”迫害致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甘肃省兰州市大法弟子钱世光,被中共恶党人员劫持在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钱世光遗照

钱世光老人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但每次凭着对大法“真、善、忍”的正信,在回家后得到康复。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钱世光再遭绑架、非法抄家,在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遭酷刑逼供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下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把绑架来的大法弟子作为人质,敲诈勒索所在单位或者家属每月给三千元的所谓转化管理费。邪党人员还通过酷刑威逼转化,赚所谓的“转化奖励费”。

二零零五年九月到二零零六年元月,洗脑班邪党人员把钱世光关在无暖气的禁闭室整整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强制韩仲翠背铐十三天,一条胳膊脱臼;钱世光背铐九天后脱肛,大小便失禁,胳膊铐伤,左手一直握不住拿不住东西。二零零六年在洗脑班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四月,恶党书记祁瑞军、王东在办公室对钱世光殴打,最后连祁的司机贾仁录也闯进来参与殴打。二零零七年五月,祁瑞军又把钱世光拉到办公室毒打,打累了又叫全润、王东接着打,打的钱世光嘴中流血,身体青紫,致使钱只能拄着拐杖行走,走几步还要歇一歇。

钱世光,男,六十五岁,清华毕业,退休前是西北地质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燕儿湾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自修炼法轮功以来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在当地口碑极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开始后,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桃树坪戒毒所,绝食抗议十几天,奄奄一息,被不法人员扔在其家门口后,扬长而去。钱世光吃力的将门敲开,当时已瘦骨嶙峋,食水不进,一喝水就呛出来,家人都觉得他已经不行了。通过学法炼功,几天之后便好了。

二零零零年五月,钱世光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劳教所,其间绝食抗议二十八天,体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七十~八十斤,送至大沙坪劳改医院住院一个月,诊断为多脏器功能障碍,劳教所不愿支付钱世光每日的医疗费用,劳教所五大队王姓队长让钱家人办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钱世光被接回家,只要能动,他就坚持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并天天打坐炼功。慢慢的身上开始长肉,但长出的肉都是黄色的,似全身水肿状,稍微按压便凹陷下去。打坐时一条腿搬到另一条腿上时,脚就会深深的陷入大腿的肉中,几日后全身皮肤皲裂,流出黄油状液体。而钱世光全然不顾这一切,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恢复正常。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钱世光去北京当日被抓,并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劳教所中的罪犯在恶警的暗示及怂恿下用厕所的搋子吸嘴,用苍蝇拍子打嘴;把头摁入马桶中让钱喝马桶里的水;拔胡子、拔眉毛;有时毒打后被扔进小便池子浸泡;冬天被捆绑住之后塞到床下(因床很低,无法翻身),只有在床下解手,然后被凉水浇泼。有时趁着夜晚,恶警逼迫犯人将他带到户外,脱光衣服并往身上浇凉水,后又用雪埋上;那里的恶警伙同罪犯将钱的腰椎打断。 钱世光被折磨的无法动弹时,北京团河劳教所管理科通知其家人办理保外就医。

钱世光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被接回家中,当时只能卧床,无法动身。钱世光在床上不停的背诵师父的经文,自他能够坐起时就开始打坐炼功。三个月后,钱世光能够走路了,但仍不能直起腰。

二零零五年五月,钱世光在家学法炼功,身体逐步康复,但仍旧无法直立行走。当月二十七日下午,钱世光刚走出住宅小区,便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兰州市恶警截住,从身上搜走钥匙,其后,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共八人(七男一女,其中有一个男队长姓董),打开钱家的门进行野蛮抄家,并提着摄象机进行录制。钱世光的家被翻的底朝天,还被非法抄走了二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钱币及衣物数目不清,抢劫走的东西整整拉了两汽车。当晚七点左右,二十六处的恶警给钱世光上酷刑——老虎凳,逼迫其说出和他联系的同修,他不说,恶警们便继续给其上老虎凳和殴打,结果一无所获。晚上九时恶警将钱世光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

直到七、八月,邪党人员才通知家人钱世光被关在龚家湾洗脑班,而在这几个月中,家人四处寻找钱世光都没有音讯。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家人给钱世光送去了食品和衣物(包括棉裤和棉鞋),而这些物品根本就没有送到钱世光的手中,以至于二零零五年冬天钱世光穿着单衣单鞋过冬。从二零零六年十月后,洗脑班再没让家人接见过钱世光,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才接见了一次,当时钱世光行走非常艰难。

在洗脑班,钱世光由于在楼道唱“法轮大法好”的歌,被两次关禁闭:第一次被铐在铁门上,一天一夜就脱肛了;二零零五年冬天被关进禁闭室,一直关了四个月,胳膊受伤。二零零六年在龚家湾洗脑班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九月,因写真相,被邪恶的陪教秦红霞,保安杨继刚发现,报告给祁瑞军,惨遭恶警祁瑞军、王东等人两次毒打,老人被打的脸上、背上、腿上全是伤。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非法劳教期满,邪党恶徒仍继续非法关押被致残的老人。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钱世光的工资几乎没有发过。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每月给洗脑班交三千元迫害钱世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