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依兰县张德龙受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依兰县团山子乡居民张德龙,今年48岁。99年之前修炼大法,全家受益,妻子有胆囊炎、肝炎病,不能干重活,他修炼后也能上地干活割地了,还能帮乡邻们的忙、炒菜、做饭……可是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张德龙多次遭绑架迫害。

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开始时,团山子乡宣传干事袁中华,用乡政府专车把他送去依兰县宣传部办洗脑班,强迫表态、写三书、放弃修炼、诬蔑大法。迫害3天放回。

2002年春天,张德龙被前浪村治保主任邢立峰(邢大小子)蹲坑绑架到乡派出所,后被非法关進依兰看守所。在依兰看守所期间,被管教刘兴波送到第七监号,那里是全所最邪恶、打人最狠的地方。当时,在任看守所所长姓郑。在张德龙被关押期间,恶警唆使同监犯人头铺程小东、二铺彭德全残酷毒打张德龙。毒打方式有:

1.让张德龙屁股撅起来,背部朝上。恶人蹦起来很高,用胳膊肘猛击张德龙的腰部,使他疼痛难忍。
2、先让张德龙撅着,恶人把脚抬高,猛的下落,用脚后跟猛击张德龙的腰部,致使张德龙喘气费劲,腰被打折。
3、不让张德龙大小便,不让闭眼,闭眼就打嘴巴子等。
4、逼张德龙往家里打电话,向家人要钱。

家里人托关系花了五千元钱,半个多月后,张德龙才被放出,还强迫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签字画押。出来时,张德龙已被折磨得皮包骨。

2004年3月8日,张德龙去本乡永和村发真相,被该村治保主任高凤山等四、五个恶人非法抓到乡派出所,用手铐铐到暖气管子上呆了一宿。第二天下午,派出所长张焕有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把他送到县公安局坐了2、3个小时的“铁椅子”,5、6点钟送到看守所。经过20多天的非法审讯,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他劳教3年,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7天,强迫奴役劳动,完不成任务挨打骂;之后转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三大队继续迫害。全所抽调许多恶警强行转化,不让睡觉。第二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相,之后,大队长王如芳吩咐:双脚并拢蹲了一天,期间又踢又打。由于受不住体罚,违心转化。

半个月后转入一大队,监工(犯人头儿,所谓的“排长”)田广和强迫做奴工——灌粉尘。不给发口罩等劳保用品,非常呛,简直都不是人干的活,就连看着的狱警在门外挺远都呛得受不了,在屋里干活就可想而知有多呛了。张德龙被呛得鼻子多次出血,擤鼻涕都全是粉尘。

2005年刚过完农历新年,劳教所强迫抽血化验,由于大法弟子不配合,被转入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五大队。恶警队长赵爽,是出了名的流氓、恶棍,不骂人不说话。转入当天强迫挑牙签,干完活之后逼迫转化。张德龙不配合,就用酷刑,把他按趴下后,赵爽骑在他后背上掰胳膊,后边两个犯人按腿,从二大队调来的迫害骨干恶警汤扬,用电棍往他嘴里捅、电击,痛苦的喘不过气来,直到承受不住喊服为止。

在以后持续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是以挑牙签的奴工方式迫害。挑牙签,每人每天要出成品25盒每盒大约有1万多支,挑不完不许睡觉。恶警指使犯人轮班监工,里面光线不足,白天都要点灯,由于年纪大,眼睛花,又加上超时劳动,非常疲劳,又有压力,很难完成任务,很多大法弟子经常干到天亮,第二天接着干(睡不到2小时的觉)。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很多人眼睛花的严重,狱方不给买花镜,强迫自己花钱买。

直到2006年11月中旬,张德龙才在儿子的担保下被放出。此时他的身体已瘦得不象样,精神恍惚,记忆减退,什么活也干不了。

由于丈夫被非法关押不在家,致使家庭负担都落到了有病的妻子身上,亲朋好友都因受牵连精神压力很大,也疏远了,24岁的儿子也受人歧视成不上家。终于,妻子在承受不了过度的压力下,病情急剧恶化,于2007年农历5月29日含冤离世,给张德龙和亲朋好友带来了很大的创伤。

张德龙,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只因修“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被中共恶党迫害到家破人亡的地步,给亲朋好友带来了很大的痛苦,给自己纯洁的信仰蒙上了极大的羞辱,从而看到,共产恶党统治下的国家纯粹是一个黑社会,好人没法生存。奉劝所有善良人,赶快认清恶党的本质,抹去兽的印记,退出邪恶中共的党团队等一切邪恶组织(突破邪党网络封锁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用小名、化名都可以,因为神佛只看人心),免得天灭中共时一同遭殃,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