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妇女被河北景县警察迫害的骨瘦如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2008年7月19日,河北省衡水市景县崔俊芳和母亲郭秀菊、女儿,在贾吕村村西头树底下,被人恶意举报,被镇政府、景县政保股李桂生、小刘、和公安局的人绑架。年仅35岁的崔俊芳被迫害的肌肉已经萎缩,身体枯瘦如柴,据说家属请客送礼1000多元,崔俊芳才于7月24日回到家中。

崔俊芳,女,家住景县龙华镇龙华村,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得到受益,没炼功之前身体虚弱,血压低,低压没超过50,没干过地里活。炼功后,身体健康,没吃过药,种了十多亩地。母亲郭秀菊,59岁,家住河北省衡水市景县龙华镇龙华村,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得到受益,没炼功之前,腰疼,各种膏药没断过,成冬天的咳嗽,是个药罐子,炼功之后身体健康。

7月19日中午,崔俊芳和母亲郭秀菊、女儿,在贾吕村村西头树底下,来了一辆白色轿车,下来两个人,说打听人,随手上来抢崔俊芳的包。崔俊芳大喊抢劫啊!那人一把把她母亲车筐里的包抢走,里面有几份真相资料。崔俊芳质问那俩人怎么来的?他们说没人举报我们怎么知道?

随后,那俩人打电话,镇政府来了好多人,最后景县政保股李桂生、刘某、和公安局来的人,刘某非法给崔俊芳戴上手铐。十个人把她娘仨强行塞进车,孩子在车上眼睛看不见,崔俊芳出现呕吐,她母亲出现胸闷,在景县公安局被软禁在一个屋里,不许上厕所,孩子被逼的在屋里呕吐很厉害。

崔俊芳和母亲、女儿被绑架到景县看守所,她们拒绝签字,政保股里的人替她娘俩签字,孩子让家属接回家。崔俊芳在看守所,吃一口饭,喝一口水,都得吐出来,看到别人吃饭就吐。第二天又绑架进去五个景县温城大法弟子,同样出现这种情况。看守所里的恶警扬言说她们绝食,崔俊芳身体出现脱水,上厕所都得两个人扶着。

7月24日清晨4点半,崔俊芳去上厕所,便桶距离她只有二三米远,别人想扶她,她说没事,便慢慢走到便桶。方便后刚起来,一下子眼看不见了,感觉胸口憋气,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人们赶紧跑过去,把她抱到炕上,她母亲见状,赶紧通知值班所长,可值班所长不管,连对话机都关了,她母亲急了说,出了事你负责,要求见你们上级,从4点半一直喊到8点交接班。公安局来人,见人要不行,怕出事,才通知家人接人。

当时,崔俊芳被迫害的肌肉已经萎缩,身体枯瘦如柴,看守所里跑堂的通知她母女回家,一见崔俊芳这样了,就说:也别两个人扶你了,你还有30斤啊,我把你抱出去吧。就这样崔俊芳被抱出看守所。

她母女俩刚回到家,镇政府又派人骚扰,不许上北京,村里派邻居监视,打电话骚扰,天天两三回看看崔俊芳在家不在家,去那里给她们说一声,家人冲他们急了,你们这不是侵犯人权吗?俺家人如果出什么事,俺找你们,从那以后,他们才不去骚扰了。

这样的迫害在2007年也发生过。2007年8月23日下午6点左右,崔俊芳正在邻居家闲谈时,河北衡水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610办公室头目左铁汉、景县国保大队恶警李桂生、房春生、小刘、景县龙华派出所孙春生等十来个人,给她戴上手铐,绑架到景县公安局。

8月23日被绑架到景县公安局。她质问那些恶人凭什么绑架她,恶人们却让她拿出身份证,难道串门还要带身份证?恶警非法审问崔俊芳,崔俊芳不配合,房春生用手来回扇打她的脸,打了好几回,用笤帚打了好几下。将崔俊芳在暖气管子上铐了一晚上,不说身份,就用电棍在她胳膊上电了四、五下。

李桂生给崔俊芳照相,崔俊芳不同意,李桂生就抓她的头发,还连骂带数的威胁道:“你家人来电话了,你再不说,我就把你往别处一弄,说没见这人。” 崔俊芳一害怕就说出姓名,恶警便非法录了口供,抓她的手按手印,双手反正都按上手印。她当时身体很虚弱,被非法送看守所拒收。

恶人开车把她带到一家小门诊,量了量血压,拿了点药,又回到公安局。

第三天,恶人房春生把崔俊芳非法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登记身份时。所长问崔俊芳眼上和身上的伤怎么弄的?崔俊芳说房春生打的。李桂生辩解,说是她自己碰的。房春生却说打的轻。崔俊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0多天,身体很虚弱,高烧40多度,闹痢疾输了2天液,吃药都不管用,家属被逼迫交所谓的取保候审的保证金5000元,崔俊芳才回到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