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上海洗脑班的内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上海洗脑班位于上海青浦女子劳教所对面的“警官培训、法制教育学校”里面,有四个楼面,每间房住三人,每层楼面有二十多间房,全朝阳。据说,这里以前是老干部的疗养所(现在边上又另盖好了新大楼,已使用)。大楼周围鸟语花香,乍一看,很难和邪恶的魔窟联系在一起。

楼内是一间间非常普通的房子里,南北向加了个床,这样就是每天两个帮教和一位法轮功学员,称是封闭式“学习”。在法轮功学员的床边柜面上有几本污蔑大法的教材,柜上立着一块玻璃镜框,里面有“公安六条”、作息制度、“学员守则”。床脚对面的墙上有一块很大的镜子,和洗手间的那块大镜子形成夹角对视,也就是说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包括上洗手间都在别人的视线之内;洗手间的门内部没有上锁、插销之类的物件;房门外有反锁,法轮功学员除传讯及谈话,绝不可能跨出门户;窗户外用较粗的不锈钢铁丝网封死;床边是“学习”时指定坐的凳子;走廊的顶端有人日、夜看管。这个就是法轮功学员所谓“学习”场所,不难看出表面上的所谓较舒适的环境,其实是完全与世隔绝的封闭格局,许多法轮功的家属不给探视,也无法知道自己亲人的情况,其目的就是想让邪恶的谎言大行其道,因为谎言在开放的格局中会被揭穿和曝光。

“法制学校”是对外的叫法,表面上看无法与大法弟子们所揭示的恶毒的洗脑班联系起来,在那里看不到暴力、责骂,有的是所谓“春风化雨、情真意切、苦口婆心”。这里的人说话都很客气的,嘘寒问暖;雪白的床单,窗明几净。伙食也较丰盛,开饭时,餐车送进房间:早点花色繁多,豆浆、稀饭、鸡蛋等各类点心。每顿正饭三菜一汤,每星期之内菜肴无重复。中午和晚上各有时鲜水果。

洗脑班恶人还会告诉你:表现好的早上会带你出去散步,还可以享有探亲假。对你象是“情同姐妹”,但没有“转化”的,只有在恶人们要训话时,才能踏出房门。有些学员出现了病状,硬是被他们给送去医院治;你需要什么他们都会给你带来,还会带来零食和你分享;有些学员是半路劫来的,他们还自费送衣、送日用品。迷惑很大的,那里从来不打人,就是单纯的“学习”。恶人们总是欺骗学员说明慧网的报道不真实,把“洗脑班”描绘成“人间地狱”,为此,有的学员就是在这上面“摔跤”的。

揭开其伪装的面纱,不难看出这个冠冕堂皇的“法制学校”所极力掩盖的罪恶,正是一种虚弱的表现。前面提到了,这是个封闭“学习”的环境。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两个帮教监视。从个人起居到所谓的“学习”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来这的学员多数是被诱骗或者直接中途绑架而来的。

帮教们俩人一班,四人一组。每逢一、三、五上午换班,配有专车接送。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除工资外,伙食全部免费供应。帮教们互相之间称“老师”,从不叫名字,所以只知姓,他们的名是保密的,说白了是怕曝光。

刚进洗脑班,一般会安排一个被转化的学员“谈谈”,同时又有四人在旁监视。因为他们怕被转化的受到影响。

开始时学习法律、法规知识。先让你感觉这儿只是学校,其实这些都是有步骤的,然后就是实质的,看什么的造谣、污蔑、诽谤大法片子,等等与之配套的系列教育片,每天除上课时间外,还要看电视新闻、案件聚焦等。

每天要写心得体会,随便你写什么,其实就是掌握你的思想。一直要你说出想法,找到它们需要的切入点,鼓励说出你炼功中出现的神奇的经历,然后说是幻觉。

带班的“帮教”每天早上出去开会,针对你的思想和行为,如:哭啊、笑啊、跟他们的闲谈啊,制定针对性的转化方案。

“学习”过程有三阶段:学习法律、法规阶段,揭批、帮助阶段、反复巩固阶段。

每过一个阶段,他们的各级主管会找你谈话,如果看不到它们要的结果,就会得到一次比一次严厉的恐吓:如你本人的严重的后果啊、你家人的生活、工作方面将受到或影响的威胁,还有就是用情来缠绕等等。

过一阶段,还会来两个人,他们称之为“董教授”、“陆教授”,都已退休。“董教授”说是来讨论法律、法规方面的。而“陆教授”则是来给你在“佛教”方面的指点。期间还会有“社会志愿者”来做思想工作。

不放弃信仰的,他们会不断灌输给你,这里的“转化率”如何如何的高,不放弃信仰的就别想出去或者会有更严厉的处罚等,还不止这些,许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还安排看以前办班结束时的录像。有些大班在一个半月后,所谓的总结会非常鲜明的对比:一边是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劳教戴上手铐铐走,一边是被“转化”的“学员”, “兴高采烈”的与家人团聚的“轻松场面”。

在这些片子里出现“董教授”是610政法委的副局,名叫董乃谦。基本上每期“学习班”结束,都会到现场发言、发证书。学校里的有一政委名叫:曹妮南,人称曹科。

有个故事,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突然闯进了两个全副武装的绑匪,抓了三男一女的店员,扔到地下室黑房子里。六天以后,这几个人不但拒绝外面的营救,而且他们认为营救她们的警察要害她们,而绑架她们的人是在保护她们。被营救出来时,不但听不到对绑架者的控诉,相反的是,一位女士还和其中一个订了婚。还有一个干脆在全世界为其中一个绑架者筹款,还建立了一个为绑架他的人辩护的基金会,这病名就产生了,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封闭、小恩小惠、恐吓威胁、让你感到绝望正是“歌德摩尔综合症”必需的条件,“歌德摩尔综合症”是一种精神疾病,其实这个现象,很早以来就有。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被“转化”的“学员”会“兴高采烈”,甚至“感恩戴德”。中共就是这个歌德摩尔综合症的制造者,而且比绑匪更残暴、更狡诈,它还用各种谎言给你洗脑。更恶毒的是结束回家的欢送会:每人都必须举起右手,对着血旗宣誓:终身跟邪党,永不反悔等等,还要签名、领证书。

从一开始用“学习”的名义非法诱骗、绑架大法弟子到洗脑班,就注定了这里是个犯罪的场所,而所谓的“转化”其实就是要让你成为人性丧失,人格分裂,道德败坏的“精神病人”。不仅是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每一个参与的都是受害者,许多帮教都快到退休的年龄,有些都抱上孙子、孙女,却因此而沦为邪恶的帮凶,说洗脑班是“邪恶的魔窟”并不为过。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也已被曝光。

在奥运期间,上海610再次疯狂的大肆抓捕、迫害大法弟子,一些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在这里正告那些参与绑架和洗脑班的工作人员,你们的行为已构成了犯罪,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逍遥法外。对大法弟子任何伪善形式的迫害同样会增加你们的罪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奉劝那些参与者们尽早醒悟,善待大法弟子。

上海青浦洗脑班地址:青浦区佘山脚下外青松公路7936号
电话:021-69219122,021-69207773-131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