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冶金工人家庭奥运期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我叫刘辅力,今年54周岁,是十八冶金建设公司第一分公司工人。我的前半生是在贫病交加中过的,由于疾病的折磨,又是酒,又是赌,家无宁日,孩子成了最大的牺牲品,在单位在社会自己越想争斗,越赌越输,越斗越坏。

一九九六年四月,朋友告诉我,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如何如何的好,我欣喜之余当晚就去特钢游艺楼四楼会议室观察,回来就在书摊上买了一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回家自学。几天后妻子也与我一道去炼功点学法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炼功、学法,功友之间互相交流切磋,我逐步认识到,修炼法轮功必须重德,修炼心性才能长功和好病。随着炼功时日的增长,我不断的看书、听录音,身体迅速康复,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家庭和睦,能做与人为善的事了。我坚信按照师父的要求一定能逐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可是由于世间的人渣与败类的妒忌,江氏集团不断的造谣造事,诬陷师父,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顾大法洪传所带给社会的人们道德回升、治安形势的好转,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恶党党魁利用手中权力,发动了国家的所有宣传机器和舆论工具,妄图把一亿多人的正信压下去。九年多来,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亲人、朋友使尽了人类历史上最肮脏的流氓手段进行迫害。然而不但没能“消灭”法轮功,反而使大法在世界八十几个国家洪传,大陆大法弟子更加坚定,也更加成熟。

我和妻子都上过北京向政府说句心里话,在那邪恶的地方不但不让说,还被拘留关押,送洗脑班转化,回来后被强制失业,之后还要自己书面申请失业证。

九年多来,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子,恶党人员都要对我们家进行监视、跟踪,要求我们保证这、保证那,不准这、不许那,处处限制,我们还是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邪党流氓集团经常指使基层工作人员到我们家骚扰,用它们条条框框加以限制,特别奥运会期间,更是疯狂。

今年八月八日社区居委会把我们骗去,要我们怎样怎样按他们要求去做;八月二十三日詹家溪派出所恶警又来我们家,要我们签什么字,一会要盖手印,要我们到派出所去接受调查,不听就要强制执行;恶警恐吓我残疾的儿子如何配合签字划押,不然低保别享受了。另外,又把单位相关部门找来,不听就停发养老金,开除工职等等。恶警接着就抄家,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被收走,妻子被绑架。第二天,我去居委会,告诉他们我妻子被派出所绑架,值班人员打电话询问,对方说不知道,没通知(派出所),我责问值班人员:八月八日你们不是说得冠冕堂皇吗,怎么转眼就绑人又抢书。我去了派出所要人,值班人说人被送拘留十天。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是家属签的字。我说一个残疾人签字能算吗?值班人说书也搜到了,那就是证据。我说炼功人没有书怎么炼功呢?他们不知羞耻的说,你可以告啊。摆出一副流氓的架式。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欠命还命,邪党几十年来造成非正常人命死亡8000多万人,人不治天治。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丧失了人的本性。邪党集团处处哄骗,骗不了就打,世人是被恐怖驯服的羔羊,你是羔羊就是邪恶的猎物。如今大法洪传,佛恩浩荡,明白真相就会得福。大法弟子不为名,不为利,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世人有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