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曾兆宽全家常年遭邪党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一、一家人炼法轮功受益

曾兆宽一家,家住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现归属红山区)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农村,一家人炼法轮功。没炼功前,妻子、女儿体弱多病,村里人都知道,别人家有人突然不舒服,让他们家找药,肯定能找到。妻子季兰荣小腹处长了个硬包,经常疼痛,因为家里生活比较拮据,还要供三个女儿上学,所以有时只吃点止痛或消炎药将就着。大女儿经常头痛、头晕、流行感冒、神经衰弱等,吃了很多药也不见好转,真是有病乱求医。后来无奈之下,家里人又找了有附体的人(农村人称“香头”)给大女儿看过,也没解决病痛的折磨,还经常做恶梦。

96年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妻子、女儿终于摆脱了病痛的折磨,一家人其乐融融。

二、恶党人员非法上门骚扰、敲诈勒索、关押、劳教

从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来,这家憨厚老实的农村大法学员虽学法不深,却遭受了被敲诈勒索、非法关押、劳教的各种迫害:

99年7月20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到曾兆宽家骚扰,欺骗说先拿走大法书看看,过段时间再送回,然而却是有去无回,开始了全面的打压。

当时他担任村委会会计,经常遭到政府人员的恐吓、施压,说他们家里人越级上访(只因99年4月25日后家里人向市政府信访办写自己炼功后受益情况)。当时曾兆宽刚刚炼功不长时间,由于害怕不敢炼了。政府人员恐吓他,让他看好家里人。大女儿曾显东在99年7月20日被劫持到松山区穆家营派出所一所(因当时她在那租房),遭到松山区公安局的非法传讯,并让她写不能再炼功的“保证书”,否则就不放人,被非法关押了一天(单位经理给保出来)。

在此之前,也就是99年4月25日后的一天晚上10点左右,一伙人(大约有五六人)有的喝的醉醺醺的,闯进她们租的房(当时是三个人住,只有她一个人在屋,另两个人出去了),他们叫嚣说是派出所的,其中有一个叫刘森的,让办暂住证,有的在屋里翻大法书籍,并问了问在哪炼功和炼功情况。走时有一个人说借她的大法书看看,而另一人恐吓她,摘下她身上带的法轮章拿走了。

后来曾显东她们到松山区公安局反映情况,当时局长(姓汪,已退休,99年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答应要回法轮章,并让她不要再和别人说此事,而且说他还想炼,后来他留下《转法轮》并让曾显东给找来讲法录像带(99年7月20日前要回),其实是以此为借口为后来迫害找理由。

99年10月末,恶警再次到曾兆宽家骚扰抄家,抄走了师父法像,二女婿、三女儿、侄女、侄子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用棒子打,电棍电,并被敲诈勒索每人二百元。曾兆宽的大女儿因拒绝签字,而被非法关押进赤峰市看守所(园林路中段)。她在看守所里炼功,遭到看守所恶警的毒打、电棍击、吊铐,二十多天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来恶警经常到家骚扰。

2000年“两会”期间,曾兆宽的妻子、四个女儿进京上访(因不明真相的大法弟子家属举报,中途被劫持绑架),她们上访时借的800元钱和自身带的全部钱被恶警勒索。回来后在松山区公安局遭到国保大队长梁占廷的辱骂、拳打脚踢,恶警薛洪军的侮辱、电棍击。而后在赤峰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妻子和三个女儿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被迫干了一个星期活才放回,大女儿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向曾兆宽勒索400元,说是送大女儿劳教的费用,有一个恶警拿走了一个祖上留下来的古董花坛。

2000年4月25日前后和10月1日前后,当地派出所和政府跟踪至家里,每天派五、六人轮番在他家住,家人24小时被监控。开始时让全村人轮班管饭,后来村里人都骂,曾兆宽也不想给村里人添麻烦,就在自家吃。后来村支书记看不过去,才决定村委会买菜,前后估计有一个月的时间。而且白天恶警要知道曾兆宽家学员干什么,晚上这伙人在曾兆宽家打麻将到半夜;而曾兆宽家人白天到山上干农活,晚上很累,还要听乱七八糟的麻将声,干扰了他们家的正常生活和休息。夏天正农忙时节,政府人员却要给他们办洗脑班,被妻子严厉拒绝。此后,政府和派出所又在村里找了四、五家监控他们一家人,并扬言说已布下了天罗地网。

2001年,大女儿解教,恶人经常去家骚扰,个别不明真相的人受利益诱惑,经常举报他们家里人的行动,一个村民说过一个举报电话就可以得到300元。由于大女儿被他们认为是重点,所以她每次出门后市里的恶警都有跟踪,个别时候还背地里录像。11月底,一大法弟子家属(常人)给她打电话,说他妻子(被非法关)进(监狱)去了,不要到她家去,因电话被监控,这位家属据说被敲诈勒索5000元才放回。

2001年12月份左右赤峰市公安局、松山区公安局、红山区公安局、当地派出所去了四个车,将近二十人,其中有好几个武警,又去非法抄家,绑架了曾兆宽、大女儿、二女儿、女婿、三女儿、五女儿,非法关押在赤峰看守所。一个月后除大女儿外,都放回,并且被敲诈勒索3000元。说是到年底把大女儿也放回,家里人去找,也没放,又推脱说正月放回,也没放。相反在2002年3月份,当地派出所到曾兆宽家骗他们(有二女儿、女婿、三女儿、五女儿和曾兆宽本人)说到市里开个会,结果直接把他们送到松山区拘留所,第二天就被绑架到五原劳教所、呼市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大女儿被非法劳教三年。就在家里人6人被劳教,家里只有妻子季兰荣和二女儿家三、四岁的孩子,在那种生活更艰难的情况下,当地恶警还要继续迫害他们家,当时二女儿家里还种着大棚,菜急等着卖、饲料需加工,还养着好多乌鸡、猪。而妻子季兰荣没时间看孩子,只好让他奶奶家人接走,妻子每天只好来回走8公里的路、背上饲料到二女儿家喂鸡、猪。就这样还没两天,恶警诬陷她背着袋子放资料,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拳打脚踢、电棍电,晚上也没放,深夜她走脱流离失所,年底家人才接回。当时因全家都被绑架,二女儿家的鸡猪没人喂,鸡死的死,丢的丢,猪饿的自相残杀,惨相目不忍睹。后来邻居知道了,帮着喂了一个月。

在劳教所他们遭受了多次洗脑迫害、奴工劳动。曾兆宽因精神压力大,血压长期高达200多,2004年12月曾兆宽因脑溢血含冤离世。在呼市女劳教所的四姐妹,身上带的一点钱,都被劳教所给克扣成床单被罩钱,她们平时的生活用品都是大法弟子帮助买的,出所时,大法弟子们给凑够了路费,却被劳教所克扣成了劳教服钱(劳教服钱二百多,劳教服在解教前都被收回,再卖给新去的),恶警说是拿解教证就能坐上车,结果三姐妹被撵下火车,当天在火车站过了一宿,后来打电话找到了当地的大法弟子,借了钱才回到家。

现如今,这家人在邪党的“敏感日”,仍要受到当地(红山区文钟镇)综治办及恶警的骚扰,甚至劳教所的恶警也到他们家去骚扰。这几年来,他们家所遭受的迫害还不止这些,仅把知道的一些情况写了出来。

曾经参与迫害相关人员有(有很多不知道名字的) :
赤峰市610头子:杨春悦
原松山局局长:汪某
原国保大队长:梁占廷、张英(已恶报死亡)、徐国锋
国保大队恶警:薛洪军
松山区一所:汪景合、刘森
红山区国保大队长(蒙族,名字未知)
以下参与迫害的人员现都已调离,望知情者把其联系方式给予曝光
原派出所所长:于泉(家住红山区市里)
原派出所指导员:张耀华 恶警:王文
综治办:曲英辉
原赤峰市看守所所长:陈某 原赤峰市看守所恶警:马某、徐某、王某(女)、温某等

注:望对赤峰市看守所知情的广大同修,把原赤峰市看守所恶警的名字及联系方式以及恶警的恶行给予揭露曝光,以便更好的向他们讲清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