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

  • 给凌源市公安局王桂林的妻子的信

  • 告诉乡亲父老们真相:董连太是被恶警迫害致死的

  • 给凌源市公安局王桂林的妻子的信

    郭玉慧女士,你好。

    “在孩子母亲的祭日里,孩子趴在母亲坟前放声痛哭,久久不肯离开,那个仁义厚道、尊老爱幼、与世无争、口碑甚佳的母亲啊怎能把你唤回,怎能给你洗刷冤情,怎能把罪人绳之以法。… …”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怀着难以言表的心情写这封信,给你写信的原因,是不忍两个孩子的生活困苦,你知道吗?造成两个孩子的现状和你有关。请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十点左右,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及随行的五、六名警察,手里拿着手铐、棍棒非法闯入北炉乡大法弟子郭凤贤家中。晚十二点左右,凌源市国保大队队长王桂林及数十名警察破门而入,并绑架了胡艳荣等四十多名正在交流修炼体会的大法弟子。

    你看到了吧,上面有你的丈夫王桂林,你可能还不知道,在国际互联网的《恶人榜》上也有王桂林的名字。

    上文中的胡艳荣三天后被迫害致死,当时家属不同意尸检,恶警强行将家属隔离,在没有家属在场的情况下强行进行了尸检。并由政府部门亲自督促火化,这一切并不是对一个好人无辜惨死的悲悯,而是急于焚尸灭迹,掩盖直接杀人者应当承担的责任。公检法部门的执法人员,就是这样以流氓手段来对付这些无辜的百姓。

    胡艳荣离世后,留下一双未成年儿女,她的丈夫背着沉重的精神负担,外出打工维持全家的生计。家中只有八十岁的公爹,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儿子,十八岁的大孩子外出求学,全家人生活困苦难耐,失去了往日的笑语。母亲的突然离世,给两个孩子的心灵造成了无法形容的创伤。自母亲离开人世,他们遭受了无端的痛苦,尝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更让他们难过的是清清白白的母亲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在孩子母亲的祭日里,孩子趴在母亲坟前放声痛哭,久久不肯离开,那个仁义厚道、尊老爱幼、与世无争、口碑甚佳的母亲啊怎能把你唤回,怎能给你洗刷冤情,怎能把罪人绳之以法。

    写到这,我泪如雨下,悲怆无语……

    同样是母亲,你可能和我有同感,你可能也感受到我的笔是无法描绘出两个孩子的无助、恐惧、压力、痛苦。而使两个孩子陷入如此的困境,你丈夫是主要执行者与参与者。给你写信的目的是不希望你做一个不光彩的沉默者;应该制止你丈夫的罪行,否则知情而不制止,那与犯罪者是同样的罪行。

    相信你一定知道著名的“窦娥冤”这个典故。窦娥死后,当地大旱三年,蝗虫遍地。有人不解:冤杀窦娥的是那个县令,老天爷干嘛降灾于百姓呢?其实这不难理解,你想:窦娥的冤情谁人不知?而当县令冤杀她时,又有谁站在正义的立场上替她说句公道话?这种“沉默”不就是放任,纵容恶人吗?那还不遭天谴吗?

    你也知道作为一名司法部门的职员,一旦失去了对人的生命,对别人痛苦本该有的体恤,没有了罪恶感,他的行为将会对社会产生多大的危害。

    自去年八月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凌源市的法轮功学员有七八十人被非法绑架: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判刑、有的在看守所被迫害;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致死,这些丧尽天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的丈夫没和你说吧!你想想,每一学员都有亲属,这只是对七八十人的迫害吗?由于你丈夫的行为,给当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了多么巨大的痛苦和伤害。

    请你再看:
    【明慧网】2007年8月1日,辽宁凌源市公安局恶警杨明辉、王桂林、陈志、李政华等在凌源市北炉乡绑架42名大法弟子。其中胡艳荣在绑架迫害过程中死亡,李翠芝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恶警将其中9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5名大法弟子被送到邪恶黑窝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其中,24名大法弟子及家属遭到凌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桂林、副队长陈志、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及凌源市拘留所所长李东春的敲诈勒索,现金数额巨大。

    王桂林勒索24名大法弟子,勒索现金数额24.75万元。陈志勒索5名大法弟子,勒索现金6.95万元。李政华勒索5名大法弟子,勒索现金3.5万元。拘留所所长李东春勒索7名大法弟子,勒索现金8700元。

    王桂林、陈志、李政华、李东春4人在敲诈作案过程中,使用引诱、欺骗、打骂、恐吓、威逼关押和连续不断骚扰家属等卑劣手段逼迫交钱,甚至将北炉乡大榆树林村村民李翠芝迫害致精神失常,还逼迫敲诈其家属8000元钱。这四人敲诈的现金都没有任何手续以及收据。

    你看了这个报道,是不是也为你丈夫的行为感到气愤、可耻。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品行的恶劣,他对国家法律的价值却没有一丝的责任及道德,他对职业的神圣没有敬畏之心,反而凭借自己的权力行使不正当的行为。

    或许你用王桂林给你的钱买来食品和衣服,现在你知道那上面沾满了多少人的血泪!如果你早知道真相,我相信你也不敢用这些伤天害理的钱了。

    还有大法弟子郭凤贤被绑架,丈夫被迫流离失所,他们的家在无任何亲属在场的情况下,王桂林、陈志等拿着钥匙私自入室五次,藏在罐子里的一万多元的现金被掠走,手机等值钱的东西被抢走。院内的蔬菜被践踏的一片狼藉,沙发被拆开,做饭的大锅被从炉灶上拔出来,这个家被翻腾的破烂不堪,已经没有了“家”的样。被五次洗劫后,王桂林才把钥匙交给郭凤贤的亲属。以前一个干干净净、比较富裕之家就这样消失了。

    没有任何亲属在场,没有任何凭证,拿走私人财物,不给任何手续,王桂林的职业道德的堕落已到了何等的地步,一个执法者,象强盗一样行为,而他恰恰是保障国家法律的执行者。这种畸形现象,你说会不会葬送一个人、葬送一个民族!也许善良的你不相信这就是你丈夫的所为,但是事实真相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是无以掩盖的事实。我知道还有善心、人性的人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这种公然的野蛮暴行就发生我们身边。

    其实对王桂林的恶行,我只是说出几个案例,看看7、8两个月发生的事。

    7月7日,凌源市大法弟子刘信在凌钢西家属区被巡警绑架,现被劳教。

    7月11日,凌钢大法弟子王茂顺被绑架,摩托车被非法扣押,被恶警毒打后,致使王严重吐血,昏迷不醒,到凌钢医院说需3-4万元做手术,恶警谁都不肯签字,从医院溜走了。当晚恶警到王茂顺家非法抄家,后又到医院去骚扰。

    7月17日,八间房派出所李银等非法绑架大法弟子纪朋。

    7月22日,刀尔登镇大法弟子宫巨文、刘玉芹被绑架到凌源拘留所。同日佛爷洞乡大法弟子杨春福在家中被乡派出所绑架。同村的张甡金因修炼法轮功在凌源女儿家中遭绑架。

    7月29日,凌源大法弟子曹春芳被绑架。

    7月31日,大法弟子范振国、李秀芹分别被绑架。

    8月3日,河坎子乡大法弟子董祥外出打工,在凌源火车站检查出在包里有一本《转法轮》,被非法绑架。

    8月9日,小城子乡派出所绑架李桂芝母女;大法学员李亚军在火车站被非法绑架;佛爷洞乡恶警刘建军、赵润江、高秀春,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石风苹家中,正在午睡的石风苹被强行绑架;这些恶警还绑架了大法弟子李振。

    8月13日前后,宫巨辉被绑架,关押在市拘留所。

    8月19日,大法弟子柳春华外出打工,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曾被关押在凌源市拘留所。

    8月22日,河坎子乡大法弟子高志友,准备去沈阳取打工工资(因孩子开学交学费),在凌源市火车站被西窑派出所查身份证,随后被绑架到凌源市看守所迫害。他妻子于24日来看守所看望,被恶警拒绝。

    还有热水汤大法弟子唐继学被绑架,现被劳教。

    王桂林就是这些恶性事件的主要负责人。

    仅两个月,就有20多人被迫害,真是触目惊心啊,这令人窒息的消息,是不是让你感到异常的沉重,你也无法默认王桂林干的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只因为是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正常出行和居家生活都不能保证。不久的将来 ,当真相大白于天下时,王桂林就是首当其冲的替罪羊啊。不要说党叫干啥就干啥,其实那是顺着党的邪劲,达到自己的利益而行恶、而灭杀人性。特别是中共到了关键时刻,为了保护自己,连用过的工具都可以牺牲掉。文革结束时,全国军管干部810人被秘密枪决。

    不仅如此,人间的法庭之上,还有天理。有道是:“善恶有报”。你看:

    ──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已患癌症,日渐沉重,即将被接替。

    ──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兼监狱管理局局长郭建国,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该人现已遭天谴,病死狱中。

    ──原沈阳市皇姑公安分局局长周洪斌在职期间,卖命参与迫害法轮功,对生活上贪污腐化,此人已遭报应,去年因胃癌晚期死亡,时年五十三岁。

    我只举出恶报事实的冰山一角。希望你能帮助王桂林认清中共的邪恶,复苏理性与善良,停止作恶。

    可能你也清楚中共的历次运动迫害的都是好人,就连你的公爹,一中的校长白音仓在运动中也没能幸免。那样的好人,不贪不占,在文革中不也挨批了吗?每次运动的结果是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爱扭曲成仇恨,最终使整个社会道德体系的全面崩溃。在中共统治的五十年余里,各种运动残害了八千万人的生命,使无数家庭破碎,更为严重的是我们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被破坏殆尽。你说中共是不是一个邪灵魔教。

    快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吧,能让你认清中共邪灵魔教的真实面目,现在退出党(团、队)人数已达四千三百多万。贵州平塘“藏字石”惊人显现,石头上六个大字 “中国共产党亡”,预示着共产邪党的寿命已经到头了,这不是天机尽泄吗!

    法轮功学员深爱着自己的国家、民族,他们和每一个公民一样期盼着社会稳定、信仰自由、美好生活,但是他们更清楚这一切决不是依靠暴力、强权,是建立在道德基础之上的,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追求必将带来社会道德回升。拯救我们的民族,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站在正义的天平上。

    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行恶者的妻子,应如何去挽救自己的丈夫,让悲剧不再重演,这是你必须正确面对的问题,我们将继续关注你。

    请你守住人性中善良的一面,让正念主宰自己的行为。

    为你着想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


    告诉乡亲父老们真相:董连太是被恶警迫害致死的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早,亲友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按着农村的风俗将董连太的遗体入土了。在临咽最后一口气之前,董连太还有很多话要对亲人诉说,他瞪着眼睛、张着嘴,可是已经说不出来了,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六点四十分去世。他是带着冤屈离开的人世。

    长林子劳教所两个月折磨致死董连太

    董连太是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恶警迫害致死的。劳教所恶警酷刑折磨他,直至奄奄一息才放他回家。八天后,他就因酷刑造成的剧烈疼痛窒息而死。在死前的八天中,董连太曾说最担心的就是伤好了,又被抓回劳教所遭恶警折磨,可想而知那些恶徒对他的迫害之残忍。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晚七时左右,邻村赵炮屯村头恶徒何伟拦路劫持董连太,以带百余张真相传单为由,打电话恶意举报告发给政兴村干赵文华,董连太劝说何伟不要迫害好人,何伟称上面开会要打压法轮功,坚持不让董连太走,随后镇政府政法委书记陈超武、派出所恶警范子民、陈福彬乘车而来将董连太绑架走,当晚劫持到双城市公安局,连夜恶警范子民、陈超武、陈福彬破窗而入,非法抄了董连太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公安局根据百余张传单和大法书,将董连太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半个月,后非法判劳教两年,先送万家劳教所,后又送长林子劳教所,直至迫害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送回家,八天后死亡。

    董连太去世前揭露遭迫害实情

    董连太曾着重提到长林子劳教所的主要头目所长李某、科长陶某、队长郝某、管教王某、狱医等人在八月末对他的残酷迫害。只因董连太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按真、善、忍修炼是好人,法轮大法好,让他们停止迫害,这些毫无人性的恶警就给他上铁椅子,双手背铐,大腿固定、双脚铐住折磨他。所长李某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要叫董连太家破人亡。董连太被折磨实在承受不住时,要求检查身体,科长陶某竟端起一杯水泼在董连太脸上,把杯子又砸在董连太身上,紧接着就给董连太插管灌食,灌进去的东西从鼻子、嘴往出流,当拔出管子时鼻子、嘴都往出流血。

    三天后恶警才把他从铁椅子上放下来,并立马逼迫他吃饭,他根本咽不下去,恶警故意说:你不吃饭想饿死,我们也没有办法。在生不如死的熬过了一个夜晚,第二天,劳教所恶警把董连太关入结核病房和结核危重病人在一起,有意让他感染上结核细菌,致使他的病情越来越加重。

    还有一次,邪恶狱医给董连太灌食盐水,董连太胃里被盐水浸的受不了时,看着发白的盐水,董连太告诉狱医少放点盐,狱医反而又抓上一把盐放在正在灌的盐水中。

    董连太还说恶警给他灌芥末油,出狱的前两天,恶警再次给灌食盐水,折磨的他躺不下、睡不着,坐了一宿,折腾的很厉害,劳教所所有恶警、科长、所长、队长、管教、狱医等等监管他一宿,就这样把董连太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长林子劳教所恶警主动用车将奄奄一息的董连太送回单城镇,什么手续也不要。这一天劳教所就打来三次电话,上午打电话告诉家属到镇政府开证明到劳教所接人,中午又打来电话说不用去接人了,八月节前给送回去,没过一小时又打来电话告诉家属在单城镇等着接人,送董连太的车正在途中。家属觉得很奇怪,董连太已经被非法劳教两年,两个月就送回来了。当看到送回来戴着手铐身体极度虚弱的董连太,家属没多想,由于接人心切,当把董连太接回时,董连太学着管教的话说:怕活不过去今天晚上。

    董连太死前症状:五脏六腑、脊背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咳嗽吐出的痰象溃烂的肺子状物,腥臭气味大,体内象燃火一样,东北的天气已经变凉了,他要躺在屋内砖铺的地面上才舒服一点。说到这乡亲们是否可以想象和判断得出,死因是董连太被灌进浓盐水和芥末油呛入气管导致咳嗽、呼吸困难,然后投入结核病房被危重结核病人传染结核细菌,是死亡的其中一个原因,恶警是否下毒还待查。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中共邪党承诺奥运人权最好时期被恶警迫害的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撇下孤女寡母,她们不仅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精神极恐慌,还面对着生活上的巨大压力,家住两小间茅草房,使用面积不足三十平方,庭院无围墙、无大门,眼下又面临秋收和一些女人无法从事的体力劳动,女儿又小,她们母女面对的人生道路很艰难。

    迫害董连太的恶人名单

    董连太被迫害致死,长林子劳教所李所长、陶科长、郝队长、王管教、狱医要承担主要罪责,同时双城所有参与迫害者何伟、赵文华、范子民、陈福彬、陈超武、金婉智、佟会群等罪责难逃,没有你们当初的恶意举报、非法抓捕、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也决不存在今天的迫害致死。

    现长林子劳教所还关押九名大法弟子,其中四人被折磨致肺结核,请被关押的同修家属去劳教所要人、看人。

    望单城镇的父老乡亲要分清善恶,虽然董连太的遗体已经埋葬,但案情还没有了结,真相还没有大白天下,恶人还没有绳之以法,无论中共邪党何等疯狂,不要被一时的险恶所吓倒,坚持正义,为董连太被迫害致死鸣冤,共同将罪犯绳之以法。

    乡亲们,董连太自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一身顽疾不治而愈,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董连太为大法洗冤,曾三次进京上访,五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两次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多年来的迫害经济上也遭受很大的损失,造成家庭生活贫困,尽管如此,他对自己的生活要求很严,生活非常俭朴,穿戴朴素,到双城市内办事往返百余里地,舍不得花车费钱,无论冬季严寒下雪,夏日雨后道路泥泞、烈日炎炎,一辆自行车成了他的交通工具,无怨无恨,乐于帮助乡里乡亲,善待世人,把自己受益于大法中的美好告诉乡亲,愿乡亲们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把中共江氏流氓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本质告诉乡亲们,劝乡亲们赶快三退,脱离邪党,目地是不让乡亲们的生命在天灭中共大劫难中受祸及,他无论是散发真相传单还是面对世人讲真相,都是让老百姓明白真相,珍惜法轮大法救度众生的这一万古机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