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花玉亮遭劳教迫害后被劫持在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山东省潍坊大法学员花玉亮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日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并没有获得自由回家,而是被劫持到了潍坊洗脑班。第二次在劳教所一年多的非法关押,使原本身强体壮的花玉亮身体严重受损,血压到了180以上。

花玉亮,男,30岁左右,原潍坊建行职工,住潍坊畜牧兽医学院。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杨志芳是山东潍坊畜牧兽医学院解剖生理学教师,夫妻俩人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待人诚恳善良,在单位里工作任劳任怨,努力尽责。杨志芳经常资助贫困学生钱和衣物,她除生小孩住院费用由学校报销以外,从未花过国家一分钱医药费。然而这种道德的升华和身心的健康都是她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

一九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后,他们夫妻不仅承受了妻离子散的痛苦,在劳教所、看守所等邪恶的地方也备受肉体精神的残酷摧残。花玉亮一九九九年底被非法劳教3年。自九九年十月开始,花玉亮先后在潍坊市劳教所(昌乐)、山东省劳教所(王村)受到邪恶的迫害三年,受到过毒打、电刑、关小号等残酷折磨,可谓九死一生。

在王村劳教所,十多名恶警(十多根电棍)对花玉亮实施电击迫害数次,每次都电击数小时;王村劳教所恶警将花玉亮铐在小号里的铁门上,一铐就是八十多天,腿肿了,脑袋木了……遭受的迫害手段极其残酷。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村劳教所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严管班”,用以关押从山东省各地绑架来的学员。花玉亮被非法关押在“严管班”,睡觉时都被戴着手铐。每次被警察单独提审回来之后,身体明显地被电棍电击过,几乎是脱去一层皮。有一次恶警为了使花玉亮放弃信仰,竟然毫无人性的将电棍捅入他的口中,致使他两腮肿起,无法吃饭。最后恶警使绝了招数,一个恶警队长领着10多个犹大,昼夜不停的反复灌输谬论,不让他睡觉,逼迫他罚站近30天。

花玉亮的妻子杨志芳,自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之后,也多次被非法关押,工作单位无理停发她工资数年,后来畜牧兽医学院里也还是给她临时工待遇。在邪恶的迫害压力之下,在异常艰难的生活面前,花玉亮工作单位潍坊市建设银行奎文支行积极配合江氏邪恶集团将花玉亮非法除名。二零零三年,花玉亮从劳教所出来后,没有了生活来源,就靠蹬三轮车拉货出苦力、摆地摊卖眼镜维持生计,小本经营,从零做起。后来在亲友的资助下,夫妻俩开了一个小店,经营眼镜和话吧(电话服务),生活艰难。但夫妻二人仍然坚定的修炼大法“真、善、忍”。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晚七时多,山东省潍坊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治安警察大队副大队长王荣军带领一帮恶警闯入大法弟子花玉亮家,将花玉亮、杨志芳夫妇绑架,同时将家中所有现金、存折、以及所有值钱的生活日用品被抢劫一空,只留下一个不满七岁的孩子。花玉亮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杨志芳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寿光看守所。后花玉亮又被第二次非法劳教。

现在花玉亮于八月十七日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持到了潍坊洗脑班。现在身体极度虚弱,血压到了180以上。邪恶的洗脑班头子傅进宾却视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为眼中钉,极其仇恨,恶狠狠的叫嚣“不转化就关到你们死!”

在此,再一次正告傅进宾之流,不要再充当江氏流氓集团的帮凶和打手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天理不容啊!当夜晚睡不着觉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吧,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有自己年迈的双亲需要孝敬,有年幼的儿女需要抚养;你们却惨无人道的剥夺他人也应该享有的人间温情与合家团圆的天伦之乐,以迫害他人、给他人带来无尽的痛苦为乐趣,天良丧尽啊!为了你们和家人的生命与未来,赶快停止做恶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