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桂东县大法弟子郭永波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2007年在长沙新开铺劳教,郭永波坚持修炼大法、讲真相。劳教人员舒勇在恶警的纵容下,带领一群人将郭手脚按住不能动弹,用拖把、臭袜子堵上嘴,一阵阵的拳打脚踢、乱棍齐下。郭永波被折磨的全身抽搐,呼吸困难,几次休克过去,口鼻鲜血直流,口肿的一个星期难以进食。劳教所又说郭永波有精神病,强行把他抬到医院,按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使身体与精神都急速恶化,行走困难,精神恍惚。

郭永波,42岁,湖南郴州桂东县普禾乡人,修炼法轮大法前,虽身处壮年,却久病缠身。十几年十二指肠溃疡,94年妻子又留下一婴孩而去,真是身心俱焚,人都不想活了。97年春,郭永波喜得大法,身心受益,沉疴愈,心灵净。真是生活充满活力。

然而,中共邪党就是害怕老百姓有好的信仰,99年7.20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0年郭永波向普禾乡书记王汉如写信,陈述大法的美好,痛斥中共对法律、人权、信仰自由的践踏,并希望当地政府正确对待法轮功。王指使乡派出所恶警郭正州、邓政仁将郭永波绑架迫害。恶警郭正州、邓政仁将大法弟子郭永波的一只手从肩膀脑后往下,另一只手从腋窝往上用手铐铐住,即“苏秦背剑”,用电棍电、烟头烫,拳脚、耳光齐下,整整折磨了一天,边施暴边叫骂:“要炼(法轮功)你就跑美国去,在中国连空气都是共产党的,共产党说不准炼就是不准炼”。

因郭永波坚持真理,坚持正信,被关入拘留所,家不知被抄了多少次,录音机、油印机被抄走。以后又四次被关进拘留所、看守所,并被敲诈了二百元。

2001年夏的一天,桂东县几十名大法弟子在大塘乡交流修炼体会,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里受尽折磨、侮辱,每天吃着猪都不吃的食物,还吃不饱。到了大冬天没被子盖,女学员连卫生纸都没有。还一直不准与亲朋好友见面,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连放风都不给。塞前乡扶启明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妻子邓清云被关一年六个月,被关期间家中的房屋要倒了,也不放人。李亮红被非法劳教。贝溪乡二十岁的女大法弟子郭丰华被关一年六个月,大塘乡张传烈、邓玉玢父女俩及郭艳平,新塘乡吴圣金、吴邦华(老人),沙田镇何礼堂被非法劳教。当时被非法关押、强行洗脑共200 人次。

2001年11月,警察明建铭、吴显亮、张腾、黄赋佳以郭永波散发真相资料为名,将其酷刑二天二夜,罚跪在小木棍上不准动,用手铐反铐“苏秦背剑”,中间还塞上二块红砖;又将人按倒在地,压向墙角,用电棍在脸上、身上电,直至电棍无电为止,再用拳脚、棍棒轮番折磨的死去活来,最后非法判刑三年。贝溪乡钟伟也被酷刑折磨,抢劫财物一万多元,非法劳教三年。

郭永波于2001年至2004年,在长沙监狱,因不承认迫害,不穿囚服、不戴胸卡,拒绝所谓的“劳动改造”,并坚持炼功,被前后三次共四个多月关在严管队的禁闭室,一餐的饭量分成二天吃,每天由犯人来罚站、罚坐十多个小时,搞所谓的“军训”,折磨的半死,从严管队出来时说话无力、骨瘦如柴、行走困难。

同样被关在长沙监狱的湘潭市50多岁的大法弟子刘春泉,因为不配合恶警张××下跪而被打,到严管队悬空吊在大铁门上昏死过去,还有那各种各样的体罚、侮辱、打骂,长期劳役到天亮。

郭永波2004年8月从长沙转到武陵监狱。这个监狱把大法弟子铐在铁门上,剥了鞋袜,在地板上泼上洗衣粉水,叫身体强悍的犯人用力推拉铁门,整个人随着铁门滑来拖去,一双脚被撞的青肿,脚掌、脚跟、脚趾鲜血直流,惨痛声不绝于耳。还有酷刑“铁牛耕地”,两手撑地,一人抬起双腿用手夹住往前推,人常常搞的头破血流。还有长期悬空吊铐至休克,烈日下的“军训”,“弯跳”,手段五花八门,目的只有一个,要你放弃信仰、写“保证”。

郭永波从监狱回到家乡,恶党乡政府人员又逼着写“保证”,被拒绝,就逼他哥哥、姐姐代写。邪党人员方亚辉、何冠峰、扶显钱来家骚扰、抄家,接连不断,若搜到真相资料,就又是打又是骂,最后连拖带拉抬上了车,带到乡政府。

郭永波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到广东东莞市打工。因讲真相、发《九评》,被东莞市南城派出所绑架至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后,桂东县610何小林、沙田派出所刘远正、普禾乡王小飞将郭铐往桂东洗脑班,途中抢走身份证、现金1100元,这些钱成了他们的额外收入。随后,610人员何小林将郭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何小林后来遭恶报患了癌症)。

郭永波2006年至2007年9月在长沙新开铺劳教遭迫害期间,劳教所七大队长期迫害法轮功弟子,主要恶警胡奇峰、窦湘林、尚杰、陈大勇、刘平亮、李××、毛伟、唐振华,除直接参与打、铐、电击大法弟子外,还指使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侮辱、罚站、罚坐、不准睡觉、拳打脚踢、电刑、逼迫抄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每个大法弟子至少被二人夹控,有的三个、四个劳教人员夹控。他们强制转化,各种手段无所不可用,随意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不准大法弟子有纸笔,不准上厕所。劳教所专门一层楼用于隔离用刑。有的在禁闭室一关几个月,一批劳教人员轮番折磨,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有的反复加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