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区洗脑班逼迫检举揭发的伎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海淀区的洗脑基地在北安河附近的核工业部疗养院。洗脑班办一个班的时间是三至五周,将每个大法学员单独分开,每天进行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洗脑迫害。一个大法学员由至少三个所谓的“教员”(其中两个骨干是已背叛大法的犹大,其他是常人,也是为了监视那两个犹大)负责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同时还有三个包夹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昼夜监视。每天花费在二千元以上,一个班按四周(4×7天)计算,每个班平均花费人民血汗钱5.6万元。

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是洗脑阶段,第二个是检举揭发阶段。

首先,由那些曾学过大法的犹大当教员做所谓的“教育转化”,即对大法学员进行洗脑。这些犹大由于曾学过大法,因此,对大法弟子的言谈举止和思维方式相当了解。他们通过多年的实践,积累了相当多的所谓“教育转化经验”,通过交谈能很快了解被迫害学员的思想状态,据此制定有针对性的转化策略。洗脑的目地是通过谎言和暴力,动摇你对大法的信念,进而逼迫你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达到摧毁修炼者的精神防线目地,为第二阶段逼迫你供出同修打基础。

第一阶段的洗脑迫害的细节,在以前的每日明慧上有所揭露,这次重点谈第二阶段,检举揭发。

有些学员因第一关没过好,即使是违心地转化,但放弃信仰对思想所产生的巨大冲击,以及出于对不起师父的万般羞愧,精神防线发生崩溃。在邪恶之徒的步步紧逼下,加上放不下对名利、人身自由的执著,从而神志不清地供出了同修,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他们这些险恶的招数,在敢于舍弃一切的大法弟子面前,根本不起作用。还有曾被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对他们这些手段早已了解。所以,邪恶之徒在这些学员身也得不到任何实质的东西。

对于向他们妥协的学员,他们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他们会继续逼迫你检举揭发同修,说什么这是衡量你是否转化的试金石。为了逼你说出同修,他们采取各种方法实施威逼利诱:

什么只要你检举出同修,他们对你以前的问题都不作处理,你可以安心地回家。

什么你的行动早被他们掌握的一清二楚,就看你自己能不能主动坦白、揭发。如果不坦白则严加处理。

他们还会对你一连几天进行围攻,围攻的方式主要是几个人轮番对你进行语言上的人身攻击,说你是什么假转化,若不交代出所有问题就别想回家。还不断地重复以上提到的诱骗说法,以此动摇你的意志。

《九评共产党》中早就说的明白,共产党迫害起他们自己人也同样是无情的,在延安整风时,不就有个老干部,曾被逼检举自己的同志,最后精神都崩溃了,拿起桌上的枪要自杀。

所以,不要以为你表示转化了,他们就会对你好。他们会步步紧逼,让你在心理上对他们真正地屈服,不但让你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而且要让你成为背叛同修,背叛大法的人,使你以后想从新修炼都不再有勇气。

你若说出哪怕是一个人,即使是这个人只与你有过一般交往,他们都要对此严加追问,力图从中找到蛛丝马迹,再扩大搜索范围。

而且,你要说出一个,他们会不断地逼迫你说出第二个、第三个……

所以,最干脆利落的方法就是一个人都不说,断了他们的念想,不管他们掌握什么线索,就守住这一点,也会给自己省去许多麻烦。

别以为你供出了同修,他们就会兑现所谓的承诺,放你回家,他们很有可能根据你自己的坦白将你劳教或判刑,这方面的教训相当多,也相当惨痛。所以,对邪恶的一切谎言都不要相信。常人中对共产恶党的逼供有这么一句名言: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所以说,在如此险恶的境地里,你内心对师、对法都要坚定,都不能有怀疑。无论处于多么劣势的境地,心理上都不能对邪恶屈服。只要信仰不倒,意志自然就会坚定,邪恶就钻不了你的空子。记住:绝不能给邪恶任何实质的东西,因为你的供词很可能就是他们判你刑的证据,也绝不能出卖同修。其实,邪恶已经告诉你了,什么是真转化,什么是假转化,转化的试金石是什么。

对那些妥协的人,他们还会拉你也当洗脑班的所谓教员,并骗你说,你只有答应做洗脑工作,才是真“转化”了。另外国保也会找你,要你做线人,你若供出了同修,他们就会以此要挟你。所以对那些毫发无损地从洗脑班出来的学员,我们应慎重地观察、了解一段时间。

海淀洗脑班有个犹大,在以前的明慧报道中曾出现过她的名字“海燕”,但没有她的姓,她姓闫,全名叫“闫海燕”,是北京市延庆县人,现在40岁左右,农村户口。具体情况如下:

闫海艳,女,四十一、二岁,曾经修炼过法轮功,原北京市延庆县二商售货员,她曾去北京上访,被劳教一年,劳教期间,在邪恶强大的压力、欺骗下向邪恶妥协,背叛大法并卖力协助恶警,摧残坚定修炼大法的弟子。期满释放后,被延庆和北京地区恶人操控,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开办后,她又被当作骨干使用。由于她能说会道,心狠手辣,把劳教所恶警对待大法弟子的酷刑毒招反过来用在大法弟子身上。2001年回到延庆后,又被当地恶人指使迫害大法弟子,其中包括几名教师,制造了流血事件,至今她仍在全国各地行恶。

她的情况以前明慧有过几次报道,最初邪悟的时候,当地有过多名大法弟子找她交谈,但无济其事,至今仍被恶党利用,并为邪党卖命。

闫海艳的丈夫郭安,在延庆邮局工作,儿子郭壮,十七、八岁,三口都曾经修炼过法轮功。

家庭住址:北京市延庆川北西区45号楼209室,宅电:010-6914753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9/185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