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史学者:舞蹈美学上一种新的转型(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在美国西海岸旧金山市中心著名的旧金山歌剧院(San Francisco War Memorial Opera House)举行第四场演出,吸引了不少艺术界人士前来观赏。佛里曼先生(Dr. Jeff Friedman)曾经是舞蹈演员,也做过编舞,拥有博士学位,现从事舞蹈历史和舞蹈理论教学和研究,他在美国东部一所大学里教授舞蹈历史和舞蹈理论。佛里曼在观看神韵演出后表示,神韵呈现的舞蹈形式在美学上代表一种新的转型的出现。


佛里曼先生:“神韵呈现的舞蹈形式在美学上代表一种新的转型的出现。”

神韵呈现舞蹈美学上一种新的转型

佛里曼说:“在舞蹈历史上,神韵表演很有意思,有点像20世纪走向21世纪的一种转变。那种使用西方技术,在宏大的镜框式(Proscenium Stage)舞台的演出;其中大型投影天幕的启用,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视觉效果。”

他说:“神韵呈现的舞蹈形式在美学上代表一种新的转型的出现。这种转型对于学者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一台东方的表演在西方式的剧院、使用西方乐器,是很有意思的。这里有全球化的效果。我热衷于看到不同的艺术形式、演出规模的扩展、通过媒体接触观众,我看到的就是全球化的效果,通过全球的通讯,慢慢的扩展的非西方的艺术表演。”

神韵强调没有停顿的飘逸

佛里曼说,“神韵表演,特殊之点在于我以前一直在想象的,一种西方学家叫作‘流动(Flow)’的表现。对于流动,要叫我讲,有点与中国人说的‘气’有关;在舞蹈形式上说,有点像气的内在流动的一种外部表现。最后的一个舞蹈中飘带,流动中把舞蹈飘升到了更广的空域。”

“流动不是单单强调静态的亮相姿势,那种人可以摆出来的造型,而是强调流形、一种没有停顿的飘逸。还有,流动的表现男女有别,男子阳刚健拔、女子阴柔纤软;男女动作都不同,表情各异;这些都太有意思了。”

他说:“对于我来说,这种感受不同寻常,富有新意。”

表演精准到位、尽善尽美

佛里曼说,“我看到了神韵艺术团的排练严谨认真、一丝不苟(impeccably),神韵的表演精准到位,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境界。”

“神韵表演,实际上同样在造型上下了功夫。我是说,流动与造型相互媲美,像一种‘道’的平衡,这很重要;一种‘道’在舞蹈形式中的体现:流动与造型。”

“每个节目在结尾时都有一个亮相造型,像一幅画;这个亮相造型是顺着节目的流动,最后给整个舞蹈画上一个完美句号。这在编舞上是很标准的做法。”

在文化价值层面打开自我

佛里曼说,“我将要向学生们介绍神韵,特别是这种表演艺术的整体观、能够体现哲学价值和精神价值的艺术。在教学中,我也一直要求学生们,编出的舞蹈要具有意义、能够与世界沟通起来。”

“现代青年很自我中心,只关心自己,而对于周围世界和社会漠不关心,他们编的舞也往往只着重他们的内心感受。我常常鼓励他们试试自我以外的事物。神韵就是一个在文化价值层面,可以让他们打开自我的一个例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