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玉杰结节性甲状腺瘤复发 佳木斯劳教所仍不放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屈玉杰,已被迫害的咽喉部位结节性甲状腺瘤复发,肿瘤不断增大,且已变硬,连转头都很困难的严重情况下,佳木斯市委“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兼政法委书记贾更生、佳木斯郊区“六一零”、佳木斯清源社区与佳木斯劳教所之间却还在互相推诿,根本无视他人的安危与死活,仍不放人。

在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前,屈玉杰原为佳木斯市化学制药厂职工。屈玉杰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一直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纯净自己的心灵,与人为善,处处为他人着想。在家里,屈玉杰是一位标准的贤妻良母;在工作单位和社会上,屈玉杰是被大家公认的好人。屈玉杰的丈夫也修炼法轮功,他原在佳木斯啤酒厂工作。他们夫妇有一个天真可爱的男孩。在大法法理“真、善、忍”的不断归正下,一家人修心向善,其乐融融。

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法轮功遭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在这场已经历时九年多的迫害中,屈玉杰一家象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一样,也遭受了中共邪党残酷的迫害。屈玉杰所在工作单位——佳木斯市化学制药厂的领导被中共邪党的历次整人运动吓怕了,即使在充份见证了法轮功学员们高尚品行的情况下,仍是唯恐邪党阴毒的“连坐制”会牵连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他们配合邪恶对本单位所有法轮功学员搞了一次大清洗,强制他们放弃修炼,由于屈玉杰拒不配合,不向邪恶妥协,竟被厂保卫科监禁了两天两夜不准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屈玉杰与丈夫一同去北京依法上访,却遭到北京警察的野蛮绑架。屈玉杰夫妇在被非法遣返回佳木斯后,直接被送入佳木斯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其间他们随身携带的五千多元现金被佳木斯看守所所长隋某及其他恶警洗劫一空。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家人又被勒索了若干钱物之后,屈玉杰夫妇才得以释放回家。屈玉杰及其丈夫各自所在工作单位的领导因为害怕影响了他们所谓的前程,强行将他们夫妇二人双双开除公职。一家人的收入来源被邪党强行给截断了,原本丰衣足食的生活从此不在,几年来,他们只能靠打零工勉强维生。

然而,从那儿以后,居委会、派出所频频到家中骚扰,每天被强制到派出所“报到”一次、电话监控骚扰,家中再无宁日。

二零零零年七月,佳木斯市友谊路派出所片警钟强伙同佳木斯市永红公安分局警察,强行闯入屈玉杰家非法抄家,非法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录像带、录音带及放像机等物品。

二零零一年八月,佳木斯市“六一零”与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恶人相互勾结,将屈玉杰家楼前楼后团团包围,蹲坑多日,妄图将屈玉杰夫妇非法抓捕。在施行迫害未果的情况下,一天这伙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气急败坏的拿着铁锤、撬棍,施行强盗般的砸门撬锁,屈玉杰家的门镜被砸碎了,门锁被撬坏了,好端端的一扇铁门被砸的变了形……所幸,这群土匪终究未能破门而入,屈玉杰一家算是暂时躲过了此劫。但他们已无法在此继续生活下去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他们不得不搬离已居住了多年的家。

从此,一家人就是在颠沛流离的动荡生活中度过的。天真的孩子总是不解问妈妈:“我们没有做什么坏事呀,警察为什么要抓爸爸和妈妈这样的好人呢?”是啊,孩子幼小而又单纯的心灵怎么能理解的了中共邪党的凶残本性呢?!

二零零八年七月,屈玉杰在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等朋友之际,被尾随跟踪的多名警察绑架,随后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因屈玉杰的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家中只剩孩子一人,无人照管。而此前,在屈玉杰及亲属们的精心照料下,屈玉杰的婆婆因脑干出血,才从深度昏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刚刚出院不久。一听到儿媳被迫害的消息,老人的精神几近崩溃。屈玉杰的母亲得知女儿身陷囹圄的消息,忧思交加,病倒在床。可二位老人看着屈玉杰可怜的孩子,看看这个惨不忍睹、支离破碎的家,只得硬撑着病弱的身躯,三番五次的去地处郊区的劳教所,到邪党佳木斯市委“六一零”以及相关部门要人。

屈玉杰在未修炼之前,曾因患结节性甲状腺瘤而于一九九三年做过切除手术。根据发病规律,医院大夫曾对屈玉杰做过这样的推断:两三年后此病还会复发,但却不能再做手术了。后来,屈玉杰由于学炼了法轮功,此病不但没有复发,连其它疾病也全都不医而愈了。可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恶劣环境下,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是在被严密监控的高压下度过的,根本无法学法炼功,加之劳教所的饮食和居住条件极差,导致屈玉杰咽喉部位的结节性甲状腺瘤复发,肿瘤不断增大且已变硬,现在连转头都很困难。可邪党佳木斯市委“六一零”兼政法委书记贾更生、佳木斯郊区“六一零”、佳木斯清源社区与佳木斯劳教所之间互相推诿,仍不放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