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恶人王光强遭报身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

  • 重庆恶人王光强遭报身亡

  • 丹东汤池镇蒋立贵经常撕真相标语遭恶报死亡

  • 中学校长的可悲结局

  • 北京市政工程管理处工会干部恶报死亡

  • 鹿泉市获鹿镇七街大队治保主任遭恶报死亡

  • 常德市德山乡政法委书记和德山拘留所所长遭恶报

  • 重庆恶人王光强遭报身亡

    王光强,男,四十七岁,重庆市大足县龙水镇人。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间任中共邪党大足县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曾亲自组织全县一些原法轮功学员违心地“揭批”法轮功,办洗脑班等,非常邪恶,得到邪党的赏识,升为重庆市荣昌县县长,后又调重庆市委党校任秘书长,所到之处死心塌地紧跟邪党,终遭天谴,他于二零零八年底得不治之症死于某医院。

    我们在此真诚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步王光强的后尘,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丹东汤池镇蒋立贵经常撕真相标语遭恶报死亡

    辽宁省丹东市汤池镇接梨树村治保主任蒋立贵,自当治保主任以来不停的毁坏大法真相标语,大法弟子多次给他讲真相,他始终不知悔改,特别是奥运期间伙同当地司法监视恐吓大法弟子和骚扰大法弟子,还叫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去撕毁大法真相标语。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蒋立贵突然死亡,时年五十八岁。


    中学校长的可悲结局

    四川省某市的一名中学校长,在99年7月以前曾经认同法轮功好。他虽然没炼过,但他见证过法轮功的神奇功效。

    迫害开始,随着江氏恶党对法轮功诬陷打压愈演愈烈的时候,他对大法的态度逐渐转变,由开始的应付到后来彻底反目。明白真相的好人多次提醒劝阻他:不要配合恶党迫害大法,否则会遭恶报的。开始他说:“在我这个位置上不得不应付。”后来又说过:“我不反对,也不支持。”到最后他站在了中共的立场上,大肆攻击法轮大法。在大会上公开谩骂本校大法弟子,并指使其家人对大法弟子施压,致使有的家庭闹离婚,有的烧毁大法书籍,更有甚者,秘密上报黑名单,使部份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也给大法弟子的家人带来精神上的压力。在当地民众中造成恶劣的影响。

    前不久,事隔不到一年,他突患绝症——肝癌。发现病症仅一个月时间,便不治身亡。他在住院期间,知道病情后,吓得“天啊!地啊!”的喊叫。对着前来看望他的人们嚎啕大哭:“天啊!我咋个得这个病啊!”让在场的人都不忍心看下去。病来的很突然,刚一发现就是晚期。他才四十岁出头,事业上一帆风顺、春风得意。这突如其来的致命打击,换了谁也承受不了,他壮实的身体一下子就垮了,病情急剧恶化,省级医院对他的病也束手无策。他为了保命,还得忍受各种手术的痛苦,医疗器具给他造成遍身的伤痕,死相十分恐怖,惨不忍睹。

    人们啊,该清醒了!这样的例子在全国范围内已是屡见不鲜了,为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家人的安全,不要再去追随中共,违心地迫害好人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多听听大法弟子的劝告,看看《九评共产党》一书,退出恶党组织,将功补过。


    北京市政工程管理处工会干部恶报死亡

    二零零三年,北京市政工程管理处50余岁的工会干部赵克明离奇死亡。死前发高烧,查不出发高烧的原因,用尽各种手段仍然不退烧,短短几天就死了。赵生前酷爱爬山运动,几乎每周的休息日都去爬山,几乎爬遍北京周边的山。这么好的身体,没有任何征兆,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其实我们认为是有原因的。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很快市政工程管理处的小报上登出赵克明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写的是:市政工程管理处下属的泵站管理所一名叫林淑兰的职工因为炼法轮功不吃药,导致死亡。众所周知,林淑兰练的是香功,和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她一年医药费少说几千元。

    赵克明也许是为了迎合中共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诬陷,也许出于对法轮功的仇恨心理,总之是做了助纣为虐的错事,为自己的厄运埋下了伏笔。


    鹿泉市获鹿镇七街大队治保主任遭恶报死亡

    河北省鹿泉市获鹿镇七街大队治保主任雷建平卖力配合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不要配合邪党参与迫害,他不相信,现遭恶报,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死于心脏病。


    常德市德山乡政法委书记和德山拘留所所长遭恶报

    黄明华,湖南常德市德山乡政法委书记,男,53岁,于2008年2月11日(正月初五)早上上厕所时摔了一跤,然后又睡觉,睡觉中死亡。他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遭了恶报。

    张春发,男,51岁,原湖南常德德山拘留所所长,2008年4月上班吃饭喝酒后上厕所摔了一跤,在送医院途中死亡。他经手抓捕关押很多大法弟子,遭了恶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