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章丘第二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1.大法弟子王兆华,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第二次本来是一年,临解教,又被邪恶的610加期半年。两次非法劳教中,王兆华都非常坚定地修炼大法。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所受的非人折磨明慧网已多次有过报道,其实王兆华所遭受的苦难远不止于此。

有一次老人说,挨打最厉害、最难受的有一次,被一个会武功的普教用胳膊肘捣在了心口上,当时差点把老人疼死。多少回,王兆华被邪恶的暴徒打得遍体鳞伤。普教都知道,王兆华老人挨打,一般是不吭声的,即使是这样,还常听到老人的惨叫声。老人的脸上经常伤痕累累。

经常见到王兆华被罚坐小板凳一坐一宿,第二天起床一看,还在那坐着。人们还经常见到包夹他的两个普教宋轻舟、聂鹏这两个地痞,没事就让老人背着他俩玩,从走廊这头背到那头,再背着另一个无赖回来。

王兆华老人的坚韧、善良使最邪恶的恶徒都为之佩服,一个经常殴打他的普教临近解教当众对王兆华说:我算服了你了!我算服了法轮功了!

2.大法弟子胡广传,不到六十岁,在邪恶的宣传栏上公开写上声明,坚定修炼,被恶人严管。临近解教,被恶徒王元宝殴打,胡广传以头撞墙抗议,恶警张玉华、王保华找他施压,胡广传又一次在车间以头撞柱。最后带着一头的血迹出了劳教所。

3.大法弟子任怀强,不到四十岁。两次被非法劳教,都非常坚定地修炼大法,被恶人关在了铁笼子里还高呼:“法轮大法好!”二零零八年三月份,在食堂被恶徒杨祝民(此恶徒来自东北,可能在德州至夏津一带活动,以收保护费为生,脖子上有一明显的刀疤)接连两次殴打,第二次普教大班长李希唯更是带着一帮恶徒追打任怀强,从餐厅里头一直打到外头。大法弟子多人看不下去,去劝阻,没想到邪恶成性的普教恶徒光天化日之下,在恶党“最法制”的地方——劳教所内,在众多的恶警围观下,在众多的摄像头的“摆设”底下,集体群殴大法弟子。多人被打伤。任怀强也因此被送到其它普教队。

3.大法弟子耿道虎,四十多岁,进劳教所以后坚决不写“三书”。恶警多次找他谈话,他都只给他们讲一件事:大法曾经救过他妻子的命,当时他的妻子已经是尿毒症晚期,是大法使他的妻子延续了生命,人不能忘恩负义。一直坐小板凳坐了半年。最近又被殴打,此事明慧网已有报道。

4.大法弟子郭家红,四十多岁,弟弟被恶人判刑七年,这一次又与哥哥一起被劳教。坚决不写三书,给恶人堂堂正正地讲理,恶人拿他几乎是没有办法,让他坐了半年多小板凳。以后一看实在怕他影响太大,把他送到普教队去了。

5.大法弟子陈丕贵,六十多岁,一位瘦瘦的、善良、单纯的老人。以前多次被恶人游街侮辱示众,精神上备受折磨。这次在劳教所内又屡遭迫害。一次在车间,恶警刘林找他谈话,陈丕贵老人当众高呼“法轮大法好!”吓破了胆的普教恶徒一拥齐上,把老人打倒在地,老人被捂着嘴,抬回了队部。恶警头目郑万新知道后凶性大发,亲自赤膊上阵把老人打的死去活来。

6.大法弟子张国栋,五十多岁,两次被非法劳教,每次都是三年。非常坚定修炼大法。一开始,张国栋被恶人挂在队部的厕所里三天三夜,又长时间被罚坐小板凳,并多次被刘振波等恶徒殴打,但张国栋依然坚定着自己的信仰。他经常乐乐呵呵地讲的一句话就是:没啥,三年一晃就过去。

7.大法弟子杨玉东,近七十岁了,在劳教所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曾经因对普教讲真相被恶人罚长时间面壁。后又因半夜炼功被严管,恶人找了一个全队最下流、最无耻的普教——蔡树涛来看管迫害老人。这个东西经常威逼老人拿钱给他打饭吃,还经常动手打老人,而且打得还非常的下流,不明着打,偷偷的打。最后把杨玉东老人迫害得出现了肺结核症状。恶人一看吓坏了,赶紧给送他回家去了。这个蔡树涛后来又开始包夹陈丕贵老人。

还有很多,不再详细列举了:

大法弟子董炳生,四十多岁,被劳教所豢养的打手杨祝民、李希唯等人多次殴打,曾经把茶杯口粗细的木棒打断。明慧网做过报道。

大法弟子魏延和,四十多岁,第一次被判刑四年,这一次又被劳教长时间的坐小板凳。

大法弟子谢天佑,四十多岁,两次被劳教。从进劳教所以后,一直坐小板凳。被恶人隔离看管。

大法弟子卢洪岳,四十多岁,两次被劳教。也是一直被恶人迫害。明慧网做过报道。

大法弟子李忠垒,四十多岁,进劳教所后非常坚定,曾经被恶人铐了三天三夜。

此外还有大法弟子张兴合、公丕敬、刘心武、林作英等都在劳教所中一直被严管,都曾经遭受过不同程度的迫害。

还有很多的迫害事件,因为消息闭塞,还没能被公开。不过三尺头上有神灵,即使人看不见,神也在看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