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宋积威被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2008年12月12日,辽宁省东港市法院在东港看守所给大法弟子宋积威非法秘密判刑3年6个月。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有大法弟子赵桂琴。

宋积威,男,51岁,家住东港市大孤山镇,96年秋开始修炼大法。在修法轮大法之前他是每年都要住院的“病包子”。得法修炼后,疾病全好了,无病一身轻。个人精神变好了,生活环境变好了,工作更加认真了,而且不求名,不求利,人人都夸宋积威是个好人。

可是1999年7月20,法轮功开始遭受残酷迫害,亿万法轮功学员被置于灾难之中。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99年7月20日,宋积威去北京上访,向国家信访部门说明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孤山公安分局绑架到东港拘留所,拘留15天,勒索700元,并且抢走了6000多元的现金。自此以后,东港市公检法及孤山公安分局的恶人疯狂纠缠、骚扰宋积威,并以残忍的手段反复多次的迫害宋积威。以下简述宋积威被迫害的事实。

99年9月宋积威正在单位上班,孤山公安局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骗说要找他谈话,把他强行拉到孤山公安局,无任何理由,将宋积威与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一起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迫害40多天,宋积威又被勒索500元。

2000年3月,宋积威找孤山镇政府,东港市政法委,后找公安局政保科长王盛乙,向他要回了被抢走的6000元钱。王盛乙凶狠的说,“宋积威你等着,我就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没过几天,宋积威就被孤山公安分局肖学焕、周建伟等恶警绑架到公安分局。这时,有一个叫隋明信的恶警打电话说“人抓到了。”随后恶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去非法抄了宋积威的家。

宋积威被绑架到东港市看守所。恶警高智贤说,“你叫宋积威?这回你可倒霉了,我最恨法轮功。”而后毒打宋积威。打完后,把宋积威送进他管的监室。进去后,高智贤指使监室内在押犯人毒打宋积威,把宋积威脸都打得变了形,满嘴是血。然后,又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让宋积威长时间站马步脚跟离地,手臂伸直,起名叫“拍电报”。后得知,此事都是王盛乙一手导演的。

还有宋积威单位恶党书记张学德、孤山镇政府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姓宁的副书记也参与迫害。宋积威被非法关押了30天后放回家。2000年6月,因宋积威给其他学员一份经文,而被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又一次绑架,并非法劳教宋积威二年,送进丹东教养院。

丹东教养院的恶警用酷刑折磨宋积威:让他坐板儿,把腿伸直,不让动,一动就打,腿被迫害的都不会走路了。又让宋积威坐三角铁,坐在铁床边的三角铁上,把腿伸直,两脚之间夹上纸,纸掉了就打;拿打火机烧脚趾头;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要挺直,从早6:30分到晚9时;电棍电击全身,而且长时间电击,一根不够,就用多根电棍电击。用这些残忍的手段折磨宋积威,强迫宋积威放弃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而宋积威决不向邪恶妥协。

2001年8月,宋积威又被绑架到东港市政法委610办的洗脑班迫害1个月。

2001年11月,为了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宋积威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北京,流氓恶警、邪恶党徒和社会地痞在中共的操纵下,疯狂地抓捕法轮功学员,并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残酷的暴力。无论年老年幼,还是怀孕妇女,流氓暴徒没有一点人性。几乎几分钟就抓捕一车,其残忍程度目不忍睹。好人无处讲理,无奈宋积威在天安门前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绑架。而后又非法抄家,并把他妻子也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刑拘4个月才放回。宋积威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丹东教养院。

在丹东教养院,宋积威与其他大法弟子遭受教养院恶警的各种酷刑折磨:超强体力奴工、长时间电棍电击、关严管号、坐板儿、强迫看邪党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等。

2003年9月,丹东教养院又把宋积威以及其他20多名大法弟子转押到本溪威宁劳教所集体洗脑迫害。强行灌输恶党的歪理邪说,并酷刑摧残宋积威和其他大法弟子,恶警与恶人把大法弟子的腿双盘后捆住,再把人绑成球形,然后再坐上一个人,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还有一种酷刑手段:十几个人围着学员打骂侮辱,或把学员腿双盘上绑住,小腿之中再插进3~5公分厚,5~10公分宽的木板,一头由一个人踩住,另一个人穿高跟鞋,在学员的腿上碾踩。再有电棍反复电击全身;关笼子严管,时间长达2个多月。

2004年11月宋积威释放回家后,地方政府、街道、公安就不断地到他家骚扰,恐吓,跟踪宋积威。

2005年8月23日晚,他妻子和儿子被东港市国保大队王润龙为首十多名恶警绑架,暴力殴打。他们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摩托车等。不出示任何证件、证据。宋积威的儿子被拘留半个月,妻子王春被送进了马三家劳教所,宋积威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2007年8月1日下午1点多钟,在东港政法委指使、操纵下,东港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勾结孤山镇政府、孤山公安分局、孤山街道派出所,出动警察二十多人,开着辽FL3393黑色轿车、辽F0167警车和一台白色金杯海狮面包车,在孤山地区疯狂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而且非法抄家,比土匪还要凶残。法轮功学员潘长信、孙淑英夫妇的家住在二楼,十多个恶警和便衣,疯狂的砸门,另有一些人堵在楼口。恶警用梯子爬到二楼破窗而入,大吼大叫,根本不管自己的野蛮行径是否对楼区居民造成惊恐和骚扰。孙淑英和尹淑文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绑架。

8月2日,宋积威正在养鸡场干活,他们再次绑架了宋积威,一起被绑架的还有白金芳及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王润龙一伙的流氓撒野,毫无人性的表现,让当地百姓真正看到天灭中共的必然!

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辽宁本溪市威宁劳教所先后非法关押过1000多名大法学员,并使用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因所谓的“转化”率高,而受到邪党司法部门的“奖励”。在这里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来自省内外,不放弃信仰者迫害尤为严重。恶党为黑窝拨下上千万的专款来迫害法轮功。

2005年至2006年间,该黑窝又建了一栋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新楼。在这里,宋积威与其他大法弟子遭受着残酷的折磨。

在邪党的操控下,该劳教所使用各种酷刑来迫害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酷刑之一就是“抻床”:恶徒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用布条拧成的绳子将大法弟子四肢绑在他们自制的双人床上,将大法弟子的两条腿向两边劈开,劈到极限后固定到床上,再把两只胳膊用力 抻直后,成一字形固定在床上,手脚都用马蹄扣儿绑到床上(越动越紧)。除头和脖子能有点活动余地之外,全身都不能动。大、小便全在床上,24小时如此。他们给每个大法弟子使用这种酷刑时间长达一个月左右。在这种酷刑折磨下,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

2008年,东港市公安局与本溪劳教所合谋迫害宋积威。恶警利用这种酷刑折磨宋积威一个多月,但宋积威毅然坚定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为此,东港市公、检、法又与本溪劳教所合谋,于2008年9月底,将宋积威转押东港看守所。12月12日,东港市法院将宋积威非法秘判3年6个月。判刑地点在东港看守所。判完后也不通知家属,严密封锁消息,家属多次去法院追问,也不告诉,拒绝接见家属,而且楼内都不让进。过程如下:

2008年9月,东港市公安局将宋积威押回东港看守所,10月中旬家属得到消息。11月17日上午8点半左右,宋积威87岁的老父亲与亲属姐姐一起来到东港市公安局,找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哈合才。宋积威的老父亲要求哈合才释放儿子,并劝告他不要再去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告诉他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没有错,希望他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不要被中共邪党利用迫害法轮功。哈合才却冲着家人说:“行了,别讲了,我一个公安局长,能坐这儿听你们讲真相吗?你们知道中国刑法300条吗?”老父亲早就听说过“三百条”,它的内容是“利用邪教干扰破坏法律实施”,把它安到法轮功人身上,驴唇不对马嘴,那是陷害好人。老人说“我儿子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还能祛病健身,给人一个好身体,怎么能说成是邪教呢?”哈合才说:“你儿子发传单,贴标语,是反党,是反革命。反革命能不抓吗?”老人急得哭起来,“你太冤枉人了,谁都知道修大法的人是好人,怎么能把修心向善的好人说成是反革命呢?”

11月18日上午,宋积威的老父亲和家属来到东港市政法委,找到主管迫害法轮功610办公室主任孙成利。老人家说明来意,告诉他大法好,儿子没有罪,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要他放了儿子宋积威。孙成利横着脸说:“你儿子发传单,贴标语,反党。他是反革命,一定要判刑的,回去吧,不用再来了!”亲属说:“全世界都说大法好,唯有中共迫害法轮功。贴标语,发传单是揭露迫害真相,是为了救人,有什么错?法律给作恶的人判刑,怎么能给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判刑呢?”孙成利大吼:“你再说就把你弄到一个地方说道说道,查查你的底细,你到底是什么身份?”然后将老人和其亲属赶出了办公室。宋积威的老父亲从市政府出来后就病倒了。

当日下午,在受到孙成利和哈合财的恐吓、威胁和恶行对待后,宋积威的老父亲身体状态非常不好。亲属见老人实在太可怜了,而且宋积威仅仅因为信仰了“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得到一个好身体,就被迫害成这样,这个党太不讲法律了。姐姐将老人安顿一个地方休息,自己又独自去了公安局找王润龙要人。她向王润龙说明来意,告诉王润龙:“老人都快熬不住了。我们都知道宋积威是好人,而且自从他修大法以后,变得越来越好,所有亲属和朋友都夸他。你们不应该正邪不分去迫害这些好人。诚恳的希望你能站在公正的角度,以最起码的做人良知去对待法轮功学员,把宋积威放回家。”想不到,王润龙说出了和哈合才、孙成利一样的话:“宋积威贴标语,发传单,他反党,他是反革命,所以就抓他。你知道刑法300条吗?是这个党叫我们做的。”

姐姐更加感到公、检、法已经成了中共欺压百姓、迫害好人的工具了。而且这些被人利用的几乎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没有了良知和善念,被邪党驯服的象鹦鹉学舌一样。已经躺进了邪党的棺材里,却还不醒悟。姐姐耐心地说:“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是受法律保护的。贴标语,发传单也是符合法律的。那99年7.20以前法轮功没遭迫害的时候,怎么没有人去北京上访呢?怎么没有人发传单、贴标语呢?法轮大法教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这个党连做好人的权利都不能容忍,还制造谎言欺骗百姓,栽赃陷害法轮功,去北京上访就给抓起来,把那么多的好人都给抓进监狱,而且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都给扒出来牟取暴利,而这个党它不邪吗?!不恶吗?!老百姓找不到说理的地方,法轮功学员发传单,贴标语也是被这个党逼得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揭露的目的是为了澄清事实,为了老百姓不被谎言毒害,能分清正邪、善恶,大法弟子是在救人!你们把这些好人都给说成是反革命,把“真、善、忍”说成是邪教,不是你们在犯罪吗?!”王润龙无言以对,但仍旧拒绝放人。

11月17日,宋积威的老父亲及亲属从公安局出来后,接着又去了法院。家人要求见法院院长,门卫拦着不让进。后家人要求见“办案人”,门卫打电话找到法官王传文。宋积威的老父亲87岁,电话里听不清王传文说什么。王传文叫门卫接电话,门卫传达王传文的话说:“10天以后开庭,到时候法院会通知家属,有事到法庭上讲,把他们的电话号码留下。”家人把电话号码留给了门卫。12月16日上午9点10分,宋积威的老父亲及亲属又来到法院。门卫拦住家人,家人提出上个月王传文告诉开庭的事,门卫却一口否认,说没有此事。

12月17日上午9、30分,宋积威家人又来到法院,有消息说辛吉辉是办案人,因此家人要求见辛吉辉。门卫联系后,辛吉辉电话中回答:“法轮功的事儿不接待。”当日下午,家人再一次来到法院,在强烈要求下找到了辛吉辉。辛吉辉对家人说:“宋积威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轮功要推翻共产党,所以要给他判刑。”说完后将家属逼出了办公室。宋积威的老父亲流着眼泪离开了法院。老人感到公、检、法已经不是维护百姓利益、为百姓说公道话的地方,而是中共邪党用来维护独裁专制、迫害好人、欺压百姓的黑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