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体育教师金宥峰遭冤狱五年被迫害致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大法弟子金宥峰,被非法关押五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被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属强烈要求和坚持下,于2008年端午节前才得以保外就医。金宥峰于2009年1月21日晚9点在牡丹江传染病医院经抢救无效而停止心跳。

金宥峰被迫害前
金宥峰被迫害前


金宥峰(2008年11月29日摄)

金宥峰(2009年1月19日摄)

金宥峰1999年9月上访,被单位邪党人员开除,后被非法劳教3年,在牡丹江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他妻子姜春梅为牡丹江师范学院公共外语讲师,多次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2003年10月22日,金宥峰及姜春梅再次被非法抓捕,而姜春梅当时在哺乳期,家中剩下7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不满15个月)。11月26日晚,被兴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押,家中的孩子被亲属接走。


2003年金宥峰被非法抓捕时,他的小儿子当时不满15个月。

当时金宥峰被劫持在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老虎凳”的酷刑迫害(凳子是有后靠背的,在靠背的中间有两个洞,凳面是方的,坐在上面腿正好垂下),金宥峰的手被背过去从洞中伸到后面用两副手铐铐着,恶警用刑时,突然用力将两脚向外拽,整个躯干和四肢几乎呈一个平面,这时恶警踩在身体上同时用手拽着头发。当时金宥峰全身出汗,感觉胳膊很粗很粗……一个刑警队长说:“没尝过刑警的滋味吧,以前只是在看守所。”

金宥峰被非法判刑13年,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他妻子姜春梅被非法判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金宥峰于20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遭受折磨,曾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开飞机”,被强行灌水。一入监就被强制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毛衣、毛裤、内衣,其余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

2004年9月4日,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金宥峰、高云翔、关连斌被关进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关小号的第二天他们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头堵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睡光板铺,没有被褥。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第二天出工时,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毒打一顿,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他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在长期的迫害中,金宥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左侧肺子全部丧失功能,右侧只剩一小部份,医生说已到晚期,生命垂危。金宥峰被非法关押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保外就医时,恶警强迫他写所谓的“三书”放弃自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他拒绝后,又被恶警送回监狱迫害。十个月后,2008年端午节前,生命垂危的金宥峰被保外就医一年(2008年06月06日至2009年06月05日)。

金宥峰被迫害致死,牡丹江监狱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不完全统计,以前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于军修、汪继国、宁军、李儒清、魏晓东、潘兴福、杜士良、孔祥柱、吴月庆等。参与的所有人员及相关单位和部门罪责难逃,必遭天谴与良心的审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