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劳教所奴役生产的假货(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九日】

一、卫生筷子不卫生

入教队每天把工厂生产的一次性筷子装进包装袋。社会上的小吃摊、饭店使用的一次性筷子,就是在这样丝毫没有卫生保障的条件下,被劳教人员用脏乎乎的手沾着唾沫、淌着鼻涕、伴着尘土,在满是粉尘的地面上完成。可悲啊,这就是原本为了卫生、方便的一次性筷子。

曾在入教队装过筷子的小东(化名)说:“反正我出去绝不用一次性筷子,你不知道我们都是怎么干活的吗?夏天天热,满身是汗,有人故意恶意的往身上擦,满是汗液装进去;有一次我感冒了,淌着水鼻涕,我就连鼻涕涂在筷子上,给它装进去了。还有人穿着拖鞋,故意把筷子在脚趾间擦的脏乎乎的,再装进袋子里,包装好……哈哈哈……我是不敢用一次性筷子了……。”

二、做冒牌日本渔钩出口

二大队做渔钩、打卡,近期做了一批冒牌的日本渔钩,准备出口。制造商写着:全是日本字(内容见图一),售价:260元。其实,冒牌日本渔钩是在中共劳教所用血泪完成,欺骗国际社会。


图一

三、 大量印刷盗版书

从十二月二十三号开始,二大队停止渔钩生产,改造厂房,把外面私人老板和机器运进来,上印刷设备,印制盗版书,目前主要印刷《新华字典》,大批量生产,上百斤的数量。被关押的人员每天折纸3000份,用原始的竹片刮板,手工排页,标记对不齐,挨打受气,任务上不去,拳打脚踢。所谓的执法单位成了盗版书的印刷厂,一印就是几百万本。

这次印刷的字典连外包装的纸箱上都印着“商务印书馆,北京王府井大街36号,发行部电话65253913”。印刷的精美的带水印的扉页和版权页见图二。(本批图书有可能在半个月内走货,一月后换书印教辅资料。)


图二

和劳教所合作盗版印刷的是永年胶印厂,往所里运送纸张的小型集装箱汽车车牌号是“冀 D E 8079f。永年胶印厂地处永年县姚寨乡北中堡村,法人代表曹守华,除《新华字典》外,还有《牛津英汉词典》、各种中小学教辅用书。

廉价的投入、肮脏的交易、原始的生产、残忍的管理,中国特色的盗版教材工具书,堂而皇之的流入社会,牟取暴利。

四、文明执法外衣下的血腥迫害

在2008年奥运会召开前,在中共叫嚣的“人权最好的时期”,以“安保”为借口,把社会上的民主人士、维权上访人员、基督徒、法轮功学员等等善良无辜的人拘捕起来,非法劳教、判刑。这里记录的是邯郸劳教所的黑幕。

劳教所现有五个大队:入教队(现有人员30余人),特教队(现有50余人),一队(68人),二队(67人),行直大队(即伙房人员20名)。每个队除了暴力殴打等行为,被打的人员还要承受繁重的任务。入教队干活以装筷子为主,社会上的一次性卫生筷子就是在这里被极不卫生的满是污浊的双手包起来的。一队以前缝皮球,因有个学员割腕自杀,才不干了。二队以绑鱼钩、订花圈为主,队长规定的高高在上的任务数,大多数人完不成。为下面的班长大发淫威、施展拳脚提供了大好的机会。包括用棍子打、拳打脚踢、拿头往墙上撞、用手掴脸……因承受不了暴力殴打,发生了两起自杀事件,一次未遂。还有人吞食大把渔钩自残。暴戾种种,难以赘述……

从安保开始,6—9月不准接见。10月份开始接见,每月5、15号为普教接见日,每月10号为特教(法轮功)接见日。10月9日学员侯希臣的家里送来了10元的火腿,放到门岗处,不知被谁拿走偷吃。报告管理处,管理处调查未果说:“别找了,就当狗偷吃了。”为了更大限度的榨取学员的财物,劳教所内部设有小卖部。外面一元的东西,这里要两元,成倍的利润,还是伪劣产品,以次充好。因此,家里带来的食品、日用品(洗衣粉、洗衣液、蛋、肉之类)一律送不进来,称为“禁品”,还美其名曰:为学员安全负责。伙食更糟,长年馒头,每天三顿6个馍,星期六、日两顿饭四个馍。早饭玉米糊,晚饭大米汤,中午常年夏天是单调的冬瓜汤、冬天白菜汤。菜少的可怜,汤咸的要命。同他们墙上挂的国家伙食标准相差甚远,一半还达不到。这样粗劣的伙食,不少人吃不下就订饭,饭菜贵的惊人:一个鸡蛋一元,一份饼(3小片)二元……长年单调粗劣的伙食,造成好多人营养不良,指甲变形,体质虚弱。根据司法部、财政部(1995财字)137号文件规定,劳教人员每月伙食费为110元。其中粮食25公斤、蔬菜30公斤、肉1.5公斤、食用油1.5公斤、蛋、鱼、豆制品2公斤。实际上每月每人蔬菜连5斤都吃不到,肉连2两都没有,没有油水可言,标准连50元都达不到。

这里主要记录在特教队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特教队又称专管队,专门迫害来自邯郸、邢台、衡水、沧州四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大队长葛庆习,指导员王志明,恶警高飞、左涛极其邪恶、疯狂。以“转化”、“写四书”为名毒打大法弟子。平时生活起居利用一帮普教(盗窃、打架、流氓)人员看管大法弟子。限制人身自由,不让互相说话,不得随意走动,上厕所打报告,洗漱时不得有别的班的人,“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帮普教,轻则骂,重则打,肆意侮辱、殴打法轮功学员。还有几个帮教犹大,更加邪恶。以尤玉芳为首的帮教(高金柱、郑新朝、张玉辰)与恶警高飞歪曲大法,公然骂大法、骂师父。尤玉芳动辄就建议管理处用踩、撕、烧师父像片、辱骂师父等手法进行所谓的考核,打骂学员更是首当其冲,在恶警面前媚态十足,在学员面前凶相毕露,好多整人的歪招邪法儿都是尤玉芳为恶警葛庆习出的。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晚,因衡水故城的老人孙立香(六十四岁、退休)因不写“四书”,被葛、尤刘带到五楼,用警棍殴打一个小时才下来,后背被打的淤黑。如此对待一个老人,禽兽不如。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六时许,恶警葛庆习、王志明叫上尤玉芳、刘士强(普教)把18日刚到的吴桥学员李万庆挟持到五楼,因李万庆不写“四书”,遭到葛、刘、王的毒打,用警棍打大小腿、背、肋,从六点直到夜里十二点多才回来。其间李万庆昏迷过四、五次,葛庆习有些害怕,尤玉芳却叫嚣说:“没事,我能让他清醒过来写“四书”。”足见尤的可恨、葛的可耻。

法轮功学员李秋生、徐凯,入所八、九个月以来,拒不写“四书”,被罚站了五个月,“奥运安保”前夕,葛叫上普教刘磊、刘士强等人,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李秋生,直到没电。后强制李秋生坐到地上,两腿伸直,四个普教踩到背上,“咔嚓”一声,头一下压到膝盖,人疼痛昏厥。而徐凯被打的屁股黑紫,不得坐卧,疼痛至极。

十二月十六号,孙立香把十多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声明交给王志明,被王志明、左涛殴打一顿……

这一桩桩、一件件发生在邯郸劳教所里的罪恶令人触目惊心,这里正在发生在披着文明执法外衣的高墙内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让人惨不忍睹,连最起码的生存都在受到威胁。

不能让阳光下的罪恶再延续,我们呼吁所有有良知的正义之士都来关注正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这场史无前例的镇压,关注所有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危险处境、关注邯郸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五、普通劳教人员的控诉

下面是邯郸劳教所的普教人员希望发给河北省司法厅厅长的一封信:

厅长:

你好!在你的管辖之下,在邯郸市劳教所,正在发生着一幕幕惨无人道的人间罪行。请听听我们的血泪控诉:

一、 队长利用入教队教育、减期收受贿赂。入教队蔡队长、王队长收受巨额财物、手机、笔记本电脑。二大队薛沛军队长滥用职权,收钱财达数万元,私设公堂作威作福,放纵班长打骂。

二、 滥用职权大发淫威。队长素质低,尤其二大队薛沛军满口脏话,侮辱学员人格,对眼皮底下的虐待残暴行为不闻不问,好多人被打伤,有的忍受不了自残、吞食大把渔钩、割腕自杀者比比皆是,打人者财物送上,逍遥无事,被打者反被加期。

三、 加班加点,不堪重负。2008年一年,做渔钩,给每人的任务往往加班干到半夜二、三点,干不完挨打,掴耳光,打的耳膜穿孔,打棍子,拳打脚踢,电击生殖器(特教队队长左涛经常这样干),有的阴部被踢伤,有的肋骨骨折。我们的劳教期就是一部血泪史。队长却包庇班长(打人者),骂我们干不完任务,只是说:“班长工作方法不当而已”。

四、 根据司法部、财政部(1995财字)137号文件规定,劳教人员每月伙食费为110元。可我们这里的伙食标准连50元都达不到。一个四季吃馍,每天6个馍,星期六、日两顿饭四个馍。夏天是冬瓜汤咸的要死,冬天白菜汤,辣的要命。这就是我们的伙食。早晚没有菜,肉半个月难见到一次,清汤淡水,漂着几个菜叶,我们饿呀!东西是可以买,一个鸡蛋一元,二元钱三小块饼,外面五、六角的方便面,这里一元钱。今年冬天不少人上火,便秘、便血。在这样长期营养不良的情况下还干着繁重的体力活,星期天也干,长年没有午休。今年过年听说只准休息大年初一一天,为的是赶制盗版的《新华字典》和《牛津英汉词典》,二大队队长薛沛军叫嚷:“让他们正月初一开始干活”!

五、 亲人想送食品不让送,为的是所里开设的小卖部更能榨取劳教人员的钱财。这里的物价比外面的贵一倍,还是假冒伪劣商品,以次充好。即使有的家属能够带来一些食品,也往往在中间某个环节丢失。

吃不好,任务重,精神压力大,经常挨打。三九天在外面吃饭,不让进屋(因屋子已经变成了厂房)。因金融危机。永年县胶印厂倒闭,与劳教所合作,干起了盗版书的勾当。我们苦啊,我们待遇猪狗不如,劳教所好似人间地狱。

今天,我们这些在痛苦煎熬中的劳教人员,秉承着一颗诚挚恳切的心,向省领导各级官员,申诉我们的遭遇,希望能得到对我们目前处境的关注,让我们也可以在法律的保障下做一个“人”。请救救我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